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


第六十五节

梁毅和王洪刚进屋,几个胆子大的兵也跟在屁股后面。屋内外一片寂静,没有人吭声。石虎没有发觉,仍是继续整理自己的包裹,他把背包绳拉得嗡嗡作响,和女人哭啼的声音一样幽怨。

石虎把自己的被子捆小方块,抡起带子,把背包套在自己的背后,又弯腰拎起部队配发的迷彩包,起身,转头,准备出去。突然发现背后站着参谋长和后勤处长,还有龚排长等一大帮弟兄。他愣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

“首长!”石虎丢掉包,连忙挺胸敬礼。

“你想干什么?” 梁毅一改平日和蔼的态度,咄咄逼人的责问石虎。

“我…我正准备找你!”石虎头一回瞧见参谋长这么严厉,慌神了,不敢迎视首长的眼睛。他不自然地整理整理胸前的挂包带,态度非常尴尬。

“找我干什么!” 梁毅又是一声厉喝。声音非常大,震得屋子嗡嗡作响。

大伙看见参谋长暴跳如雷,都屏声息气不敢吭声。屋子内一片寂静。

石虎涨红脸,顿时语塞。

“石虎!我说你这么大的个人了!当兵都快两年,也应该知道部队的纪律!有什么事情,有什么困难首先要和自己的直接领导汇报!你这样跳开警卫排,就去找首长,这样是不对的!”王洪刚看着梁毅板着个脸,阴沉得如山雨爆发之势,知道情况不妙,首长这回真生气了,他压制住内心对石虎的不满,想缓解一下紧张的空气,便转移话题,为石虎开脱罪责。

没想到王洪刚的话刚说完,梁毅便爆发了。

“王处长,你给我闭嘴!石虎… 我问你!你把铺盖都卷走了,你想干嘛?” 梁毅虎视眈眈地盯着石虎,仿佛石虎是他嘴中的猎物,想把石虎一口吞掉。

石虎承受着参谋长冷冷的眼神,表情由惊异转为尴尬,再由尴尬变成害羞,最后成为镇定和从容。他似乎经过很长时间的思索和考虑,早已预料到现在的这种情况。

“首长!我…我想…回去!”石虎迎接着首长逼人的寒光,下定决心,终于把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什么?回去?哈哈哈---” 梁毅被石虎不着边际的话气得浑身发抖,他仰头大笑。想用这种笑声来发泄心中对石虎的不满。很长时间了,梁毅一直关注着石虎,而石虎让他屡屡失望。就是这个石虎,刚刚让人对他抱有信心,现在他突然来这一下子,则把人们对他的期望敲打的所剩无几。所以,梁毅的笑声带有多种意图,有悲观失望,有愤怒和不满,更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石虎!我怕你糊涂了!你回那里去?这里就是你的部队!你能到那里去?你是一个军人啊!决不能使小性子!要遵守部队的纪律啊!” 王洪刚一看情况越来越糟糕,连忙提醒石虎不要执迷不悟。

“王处长!我要回农场去!那里才是我的工作岗位!”石虎面对两位首长的呵斥,丝毫没有惊慌,相反,还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地将自己想要去的地方说出来。

“什么?”梁毅和王洪刚大吃一惊,不约而同的问道。

所有人惊呆了。没想到石虎仍要回到那个与猪为伴的养殖场。在他们看来,石虎是疯了。

然而,石虎没有疯。回到农场是他深思熟虑后的结果。自从石虎亲眼目睹了战友对他的一片热忱之后,他更加想到,只有回到农场才对得起部队的战友,才对得起首长对他的照顾,才对得起班长对他的谆谆教诲。班长曾经说过:士兵就是一颗潜伏的子弹。军人不管身处何地,只要保持一种蓄势待发、高度警惕的状态,就一定会迎来出击的机会。从前,他非常渴望能当一名威武的哨兵,手握钢枪站在哨位上。可自从班长牺牲以后,那种急切和浮躁的心情慢慢被消磨光。他觉得,班长用自己的行为为他上了一场生动的课,一名养猪的士兵照样可以成为伟大的英雄!伴随着长时间的体验,他慢慢了解到这些警卫排的真正的军事实力,与他们交手几次后,他忽然为自己是农场的士兵而豪壮起来。农场有两个兵,作为班长的李古力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捍卫了誓言!而他呢?石虎认为自己是农场唯一的士兵,应该去延续班长的梦想,追赶班长的脚步,去体现士兵的荣光!而不是依靠别人的帮助,去达到自己的目的,那样是一种耻辱!这些念头,在某些人的眼里,可能是不可思议,但是石虎的确是这么想的。石虎深刻记住了班长的讲话,更记住了班长给他买枪!如果想把班长记在心底,最切实有效的办法就是回到农场!回到那个他和班长朝夕相处的地方,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士兵,等待出击的机会。

屋子里的人呆立着,寂静许久后,梁毅打破了沉闷。

“石虎,你不是调到警卫排里吗?这可是支队党委的意见啊!你不能违反上级的命令,知道吗?别胡闹了,快把背包放下!”石虎的回答如一颗子弹射到梁毅最柔软的角落,刹那之间,梁毅的语气变得无限温情。此时此刻,梁毅是感慨万分,他没到一个小小的士兵,貌不出众的士兵,刚刚受到打击的士兵竟然有着这样钢铁般的信念。在这一瞬间,他仿佛理解了石虎,理解到这位小兵最单纯最崇高的梦想。很多年了,从未见过这样顽强执着的士兵。

“报告首长!我一直是农场的士兵!只不过班长牺牲后,你们怕我出事,才会安排到这里!现在我已经度过了这场难关!我想我该归队了!只有我才可以把那些猪喂好!你们就相信我吧!我--- 我什么事都没有!呵呵!”石虎瞧出了首长和战友们对他的担心,他信誓旦旦,向他们保证。

“这个----” 梁毅看着石虎坦诚的笑容,答不上话来。的确是这样,把石虎安排在警卫排,就是上级给他的照顾。

“参谋长!就让他回去吧!唉!”王洪刚长叹一口气,眼睛一闪一闪,又出来打圆场。很多年前,李古力也是像这样向他保证:只有我,才可以把这些猪喂好!他从石虎的身上,仿佛看到了李古力的影子。

毅梁在屋子里徘徊几圈,艰难地抉择。终于,咬咬牙,把手在空中猛挥一下。

“走吧走吧!”梁毅转身,面对雪白的墙壁,艰难的下达命令。

围观的龚排长和那些战友顿时呆若木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