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年四季穿制服,一日三餐家常饭,这是原苏州吴县市渔政管理站阳澄湖分站站长李永元的生活写照。当他看着阳澄湖上养殖大闸蟹的蟹农们个个发财时,不禁心痒起来,最终竟侵吞国家资产300万元,创出“全国内湖渔港渔政贪污第一大案”。日前,李永元特大贪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经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移送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

“挤牙膏”交代出300万

2001年,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接到一份匿名举报材料,反映原吴县市渔政管理站阳澄湖分站站长李永元,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贪污250万元。

反贪人员翻出原吴县市所有渔政站的收费存根册,又侧面调查了实际围网养殖水面面积,两者相对照,发现上报水面面积竟然不及实际养殖水面的半数。随后,检察官到阳澄湖渔政分站调查时发现,李永元于2001年1月退居二线后,并没有向新任站长移交任何账目,李永元的嫌疑不断增大。

账册作为第一突破点,它的“蒸发”给侦查造成极大障碍。好在历年来的票据还在。反贪干警走遍了阳澄湖周边地区,取证400余份,最终使潜伏在阳澄湖中的“大鳄”浮出水面。

此时的李永元似乎感到了什么,对检察人员的行动格外“关心”。反贪局果断出击。2001年7月17日上午,反贪局几名侦查人员到阳澄湖渔政分站将会计带走调查。不出所料,李永元顿时乱了阵脚,检察官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跑进新站长办公室,瘫坐在沙发上哀声叹气:“完了,完了。”当天下午四点多,反贪干警再下阳澄湖找到李永元时,他已为自己准备了一包衣服和若干包降压片,一言不发踏上了警车。

面对检察官,李永元渐渐黔驴技穷。交代从几千元到2万,再到6万……随着审讯层层推进,李永元交代的贪污数额增加到了170万元。

7月18日,经过教育李的女儿,她先后三次共交出存款计230万元。随后在银行的配合下发现了李的另一笔50余万元存款。面对这些,他再也无法自圆其说,终于吐出了贪污300万元的全部犯罪事实。干警们再次奔赴李宅搜查,又追缴到李女儿交出的赃款存折30万元,搜出李藏在猪棚中的赃款存折50余万元。共追获赃款合计人民币300万元。

每年“小意思”就收好几万

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李永元的“门路”就是“靠水吃水”。每年的蟹季,李站长开始一一登船“造访”养殖户,临走时拎上三五斤上等蟹,提出要给上级领导“意思,意思”。当然,他是谁也不会去“意思”的,而是转身上农贸市场变为现钱。每年几万元的“横财”,成了他银行存折上可爱的阿拉伯数字。为了尽快敛财,李永元开始从收费上动脑筋。他到地摊上花2元钱买了一本收款凭证,在收取水面费及捕捞证、渔港证等费用操作过程中,收费时发票能不开就不开,能少开就少开。

养殖户转让水面,他巧立名目私设“过户费”;养殖面积他说多少就多少;签证费本应是200元,但到了这位李站长那里就变成了600~700元。渔民们只能忍气吞声;而渔政站内部工作人员因他是“一把手”,对他的贪赃枉法也无可奈何。

苏州反贪部门在案发后分析说,渔政分站是李永元的“独立王国”,李永元也成了单位里的“家长”、阳澄湖的“水霸”。1996年吴县市渔政站开始与下属阳澄湖分站订立“目标责任书”,李永元感到这是天赐良机,因为阳澄湖水面辽阔,蟹网星罗棋布,近几年养殖面积不断扩大,实际围养面积究竟多少,上面从没有人来核查过。于是他隐瞒16000亩的实际围网养殖面积,以7800亩围网面积制定了各种年度的收费报表向上级承报。这一进一出便是几十万的漏洞,也是他最有创意的贪污大手笔。

贪污的黑色通道被掘开后,大权独揽的李站长事必躬亲,收费更加卖力,他管这叫“双赢”。尽管李永元管辖着好几百个养殖户,但是他一个个都摸透捏清了,为了不让一个养殖户“漏网”,他会开着快艇单枪匹马追到船上收费;只要谁不按规定期限交费,他便会叫人插旗、拖网,让你围养的蟹统统跑光。

每年的九、十月份,是河蟹丰收季节,而十月份后到次年二、三月份却是李永元口袋丰盈的日子。他可以悠闲地坐在属于他一个人的办公室里,等待渔民上门交费。当前一个渔民刚走,李永元便趁势将钱放进他的办公桌抽屉里,等待下一个渔民的光顾。适逢春节或者赶集的日子,渔民们成群结队来交费,那钱可以塞满他整整一个抽屉,然后李永元便以自己的名义存入银行。最多的一次,他存入银行56万元。当然也有人对他的行径有所反映,但因他年年完成“目标责任制”,上级领导自然放心,也就懒得监督,反之各种荣誉称号纷至沓来。

敛得300万分文未花

巨贪李永元并不奢侈、张扬,有人甚至说他“某种程度倒很像‘葛朗台’”。他平时生活十分俭朴,早晨一碗泡饭和酱菜,一年四季常穿制服,从不乱花滥用。钱是他的命根子,亲戚问他借几万元买房子,晚了一点还,他就三天两头追着屁股讨。单位里值班打几圈牌,如果输了几块钱,他的脸能阴上整整一天。

当然,有关李站长的吝啬还有许多版本。应当说,李永元的家底不薄,检察机关在查案时,给他核算下来的家产有近70万元。而且他也不缺钱花。他费尽心思敛得300万元,一分钱都没花,不是他不会花,而是他不舍得花。他没有什么嗜好,最大的乐趣就是没事翻存折,看着阿拉伯数字不断递增心情愉悦。那么,他为什么要贪得无厌呢?他的“想法”很简单,第一是退休后过得舒畅点,第二是可以多留点给子孙。

正因如此,1998年2月,李永元以本站所有的一艘28匹雅马哈快艇,折价人民币2.8万元与养殖户周阿四的一艘75匹雅马哈半篷工作艇(价值人民币6万元)进行置换,李永元用单位公款支付给周阿四后,在他离职交接时瞒天过海,将6万元的快艇发票重复报销。就这样,李永元经过几年的巧取豪夺,从阳澄湖中“捞”走人民币300万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