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



朱能,字士弘,怀远人,父亲乃是燕王贴身护卫,父亲退休后,袭父职,现下任燕王护卫副千户,洪武二十二年,追随朱棣远征漠北,战功赫赫,所以备受燕王朱棣的赏识,与千户张玉被朱棣视为左右手。

朱能最爱吃这悦来酒店的烤鸭,肥而不腻,外焦里嫰,再加上甜面酱、春饼和葱丝,实在美味的可以。(不知后来的全聚德烤鸭店,跟他有没有什么关系?)

朱能心情放松下来,腿上也就愈加疼痛。郑寅记得身上带有王景宏从探测艇上弄下来的一些药,便掏了出来,一看果然有一种药叫“止血生筋粉”。便对朱能道:“朱将军,瞧你,以后千万别再这般霸道了,不然没准哪天把胯下那话儿也搞丢了,就跟我这太监一样了。来吧,把你的裤子脱下来吧,我给你疗伤。”

朱能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般精致的塑料瓶瓶罐罐,上面还写着许多小蝌蚪文。不过尽管胯下疼得火烧火燎,他还是看着郑寅,摇摇头,表示不相信他还会治病。

“你脱不脱?不脱就拉倒,等流血化脓了,把你这条腿锯掉,看你还逞强。”

朱能听说要把腿锯掉,心里有点害怕,没了一条腿,还怎么打仗啊。想到这儿,只好咬咬牙,无奈的解开裤带。

鲜血染红了内衣,伤口离腿根只差四五厘米而已,准头稍差一丁点儿,便宣告朱能成为“朱无能”了。看到这样,郑寅不好意思的对朱能道:“朱大哥,小弟先赔不是了。”

“要不说你们阉人都是娘们儿呢,磨磨唧唧作甚,只管上药便是。我最恨男非男女非女的人了。”朱能大声说道。

郑寅听了心中不是滋味,自己这会儿还是男人,倘若进了燕王府,不知道还能不能守住这点儿命根?

郑寅打开瓶盖,把药粉轻轻洒在伤口处,直至匀匀铺了一层,这才直起身子。他心中也扑腾扑腾敲鼓,不知道这药效如何?不是有那么句话吗:不看广告看疗效。这军中药品果然非同凡响,虽然药的名字很简洁,就叫“止血生筋粉”,而且也不见有什么电视广告,报纸宣传,更不是什么名牌。但是药效却出奇的好,刚洒上药粉,血流立刻止住,便是一丝也不再浸透出来。

朱能感到腿上一丝清凉袭过,竟然一点不疼了,顿时对眼前这个马三宝刮目相看起来,他低头看看伤口,发现只这么一会功夫,竟然叩痂已毕,药粉把血吸干,已然硬硬的成了一层。他高兴的对郑寅道:“三宝兄弟,不想你还会这一手,哥哥算是服了。这种神药不知哪里有卖的,军中伤亡千万,倘若有了这神药,岂非更好?”这么一会儿就称兄道弟了。

郑寅一听,心说:“哪里有卖的?六百年后都没卖的,只有部队上才配这药,你让我上哪里去找?不行,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千万不能传扬,不然人们都来求老子治病,怎么办?老百姓还好说,不给就是,倘若朱棣那老小子来要,我不给行吗?”想到这儿,他故作神秘状,俯身贴到朱能耳边道:“朱大哥有所不知,这药乃是小弟偶遇仙人所赐,只有这么一点点儿,用完了就没啦。若非小弟至亲,我是不会拿出来的。今日与大哥相见,不想误伤大哥,这才拿来给你用的,可千千万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啊。”说完还不放心的扫视了周围的七八个士兵一遍。

朱能听了,对郑寅的好感倍增,能把如此珍贵的“神药”拿来为自己疗伤,照三宝兄弟所说,已是把自己当作至亲了。

朱能是一个勇敢单纯善良的人,所以想别人也和自己一样善良纯真!他哪知道郑寅心里的花花肠子。

当即拍拍郑寅的肩膀道:“兄弟放心便是,这些都是哥哥的心腹,他们谁都不会说出去的,我再把这两个店家杀掉,嘿嘿,死人自然是不会说话的,便再也不会有人泄露风声了。” 悦来酒店的老板听了,目瞪口呆,朱大爷说话算话,要说也是,保守秘密的最好办法,就是把知道秘密的人全部杀掉。想到自己的脑袋要搬家,老板的裤子不知不觉被温热的液体浸透。口中尚自不停嘟哝道:“小的不说,小的绝对不说,打死我也不说……”

朱能踢了地上的破桌子一脚,把刀狠狠的劈在桌子上,瞪着大环眼对小二和老板道:“我咋相信你们不会说出去?”

老板听到朱大爷松了活口,扑嗵又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小人愿以一家性命担保,倘若有半点风、风声是从小的口里走漏的,那么小的全家甘愿受死。”到底是奸商,一句话把周围的人都置在可疑范围之内,也为自己将来留下退路。

朱能道:“少拿你们一家的狗命来做挡箭牌,马兄弟,我看还是一刀砍了,省的后患。” 郑寅看火候已到,便扯住朱能的手道:“大哥说的这么清楚,我想他们自会守口如瓶了,是不是呀?”

大家听了立即拼命点头。

倒好,一枪开过,郑寅成了大家心目中的英雄。

酒宴重新摆上,大家开怀畅饮。饭罢,朱能等人前面引路,带着郑寅和林子宣向燕王府而去。

外面空气新鲜,空气中没有一点点汽车尾气的异味,更没有扬尘扬沙的灰蒙蒙气象。街上人流稀落,也不似电视上所演,仿佛古代的城市中不是集市就是庙会。朱能骑上他的大青马,和郑寅并辔在明朝的北京大街上缓缓而行,所有的兵丁,亦步亦趋紧跟其后。

朱能用马鞭指点着,这是旧元的中书省,那是南薰坊,然后是枢密院等等。燕京城大路宽阔,丽正门前主街宽达28米之多,其他主干街道也有25米上下,由于人少,更是显的路面宽畅无比。

不多时,已经来到枢密院雕梁画栋的衙门前,朱能滚鞍下马,对郑寅道:“三宝兄弟,前面就是皇城红门,我等要下马而行了。”

早有士兵上来接过朱能和郑寅手中的马缰,将马牵走,朱能的手下,则与那守卫十分熟悉的打着招呼。

然后他们向西迤逦而行。皇城与都城相比又是一番景致,一路上,松柏高耸,槐杨间植,两边的房屋多是红砖绿瓦,精致非常,帝王风范已是隐约可辨。

又一道大门,虽说不如大红门高大,但也是庄严肃穆。大门上一块匾额,上书“东华门”,这三个字,即使是繁体的,郑寅也认识。已经有身着高级官服的士兵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要一一查验腰牌,即使是很熟悉的人,仍然严查不误。当郑寅把蓝玉给自己的腰牌递过去时,守卫仔细的端详着郑寅,围着他转了三圈,然后对朱能道:“朱大人,这马三宝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呢?”

朱能的大嗓门一声能传十里,他应道:“莫说王大人你没见过,就连我见了都不敢认呢。这三宝兄弟,乃皇上赐给燕王殿下的内臣,十二岁从云南入宫,赐给燕王后,燕王把他留置南京王府内了,今番有圣旨传来,这才特地从南京赶来。我与他在十几年前见过一面,不想他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容貌更是如此魁伟,我都差点儿认不出来了呢。”

“原来如此,既然朱大人认识,一切好说。不过,马公公,殿下此刻正在大明殿接待高丽的御史大夫李大人,且待我先去通禀一声,如何?”

“快去,快去,我们在这里等着便是。”朱能应道。

想到要见到朱棣了,郑寅心情十分的激动和紧张,在燕王面前,自己会不会露馅儿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