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51.html


一大早的,周勇开了借朋友的海狮箱式车来接了自己的哥哥一家向火车站开去,随行的,还有一个特聘的医生。

在火车站,一下车,就碰上了两个另外组的巡警,他们上来问周勇有什么要帮忙的,周勇也不客气,叫了他们和自己的哥哥,四个人把外甥连人带轮椅抬上了没有斜坡通道的台阶,在抬上了候车室——周勇在放下轮椅的时候,心里叹口气,说:花了上百万扩建了这个西南铁路交通枢纽站,就是没有设计个方便特殊认识的便道——道谢过后,大家在贵宾休息等着了——这里,倒有斜坡可以直接推轮椅到列车门口,先于贵宾室外的旅客上车——这个优先的全力,是花了15块一个人买的——上车倒是不担心了,因为去上海的列车是新设计的车厢,门口宽大,和站台刚好齐平,而外甥和他爸爸已经医生的卧铺都在最低下。

半个小时后,三个人上了火车,周勇扶着似乎有些感冒而全身有点发烫,人也昏沉沉的嫂子出了车站,上了自己看来的车,不由分说,先把嫂子载到医院看了医生拿了药,才回到哥哥家,安顿好嫂子,这才把车开了回去还。

换回自己摩托车的周勇在江滨路停下——十分钟前,小柳打了电话来问候,知道宁宁已经上了火车——走进花店,向员工点点头,里间的小柳已经迎了出来。

“不好意思,不能去送他们!”小柳给周勇满上茶,坐下的时候带着歉意说。

周勇左右看了一下,点点头,说:“和上次来的时候比,似乎少了两三个人。都回家过年了吧?”他拿起茶,嗅一下,这次是清香的花茶,他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听小柳说道:

“是啊,休假了三个!可是这段时间也是结婚做花车花篮什么的最好的时候!一下子我这里还真手忙脚乱的,我自己也要亲自动手!这不,客人才走!”

周勇笑一下,说:“一样的,我们现在也是全部不批准休假,连队长都亲自跟车上街巡逻了!”他把半杯花茶喝下,说:

“那个…好像我只知道你叫小柳……”

“其实我姓肖,肖柳!和小柳也差不多,叫起来!”肖柳弯着眉眼微笑着说:“这样也不错的啊,到了100岁,还是被人家叫‘小柳’!”

周勇想起自己组里的人叫自己“老大”,可是实际上自己在家里却是弟弟,不由得失笑一下,拿起了茶壶给对方和自己倒了茶,才开口说:

“嗯,100岁啊,我可不希望活那么久!再说了,我们常年在街上巡逻,这个工业城市的空气不好,我想,我也活不到100岁!”说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太灰色了,急忙接着道:

“嗯,再说了,活到100岁,可能我的重孙会叫我‘老不死’的,那可伤自尊啊!”

“呵呵呵”肖柳笑出了声音来,两个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半个上午,然后,看看没有什么客人了,周勇请客,和肖柳一起出去吃了个午饭。

当自己告别肖柳去上班的时候,都还是没有机会能够问她,为什么才见了两面,你就对我那么坦白了呢。

但是,他知道,自己和这个女人交谈的时候,自己有一种愉悦的心情,而对方,无疑的,也有和自己一样的心情。


一个下午,在汽车站和火车站就抓了5个小偷,两个卖黄牛票的,对这些家伙围追堵截的四个巡警在下班前都已经累的双脚发麻,气喘如牛。尤其是组里唯一的女孩子,刘丽已经是花容失色,月貌无光了。

但是,在抓小偷的时候,她也表现出了自己的机智:一个被抓住的小偷大喊大叫的说警察打人啊警察打人啊,引得许多人起哄的时候,她指着路边的一个监视视频对周围起哄的人大声说:看到了吗?那里有个监视视频,刚才小偷偷东西的情形,110指挥中心那里全部可以通过它在电脑显示屏那里实时看到,刚才巡警抓小偷的经过,同样也可以看到!你们在一边为了小偷起哄的人,更加可以看到!不想被110巡警抓回去的话,就马上散开,而且散开的时候,还要检查一下你们的钱包手机,还在不在身上!

听了女巡警的话,人群散开了一些,有人马上检查自己的口袋,这一检查,有两个人叫了起来:我的钱包和车票……

一个想趁乱溜走的小偷早被周勇给盯着了,上去一个擒拿中的抓腕反别,小偷已经被拿住了,莫杰在他身上直接搜出了钱包!

一群人散去,上了车的周勇对这个新成员赞许的说:“好样的!”

马胜利扭头回来,有些腼腆的说:“嗨,比我才上岗的时候厉害哦!”看样子,被这个女孩子拒绝后,他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至少看上去是好了。

刘丽笑眯眯的接受大家的夸奖,然后对莫杰说:“莫杰哥哥,你说刘丽妹妹今天表现那么棒,你是不是要请客啊?”说完,还对人家眨了眨眼睛。

莫杰作出一副被电晕了的样子,呻吟一声,作出豪迈的样子,说:“好吧,那就3块5一碗的螺丝粉,每个人可以加个一块钱的蛋!满足了吧?”

车里三个人极有默契的发出了一个声音:“切——”


凌晨下了班,换了便装的四个人一起到了夜市摊,才是凌晨一点的夜市摊正是这个城市最热闹的时刻,走了几摊终于找到了空位,作为老大的周勇被当作“镇桌之宝”在好不容易找到的位置上占住,三个家伙就去点烧烤去了,然后就时不时的听到被宰的莫杰发出哀号声:

“不是吧?这个好贵,点这么多……”

“没有吧?这个老大不喜欢吃的,别点了吧……”

“喂,你吃得了那么多吗?再说了,会长脂肪的哦……”

看着他们在笑闹着,一天以来的辛苦和工作后的劳累,让周勇觉得今天过的很充实,很满足。他拿出手机想给嫂子打个电话,但是看了下时间,还是收起了手机。

“宁宁做了手术,应该会好起来的!会成为一个能跑能跳能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的正常小孩了!”想着今天送了他们上火车,哥哥和嫂子他们脸上的带着希望的表情,周勇只觉得心里,也充满了希望。

15岁那年,妈妈去世,对妈妈思虑过度的爸爸也身体衰弱了下来,一个原本温暖幸福的家,一下子,变得很冷清了,从前也和自己一样调皮,喜欢用大哥的身份压住自己的小男孩,也在霎那间成熟了,担负起了家长的责任。

兄弟两个,都上了警校,住进了集体宿舍,爸爸也因为要人照顾而再次结婚。但是,兄弟两个和后母却不亲热,这个家,在他们的眼中也回不到过去的感觉了。

工作以后,周勇更加多的时间是住在集体宿舍里,一直到哥哥和嫂子结婚,他才在哥哥的家里找到了“家”的感觉,也因此,他对自己的大嫂,是带着一种对姐姐和对母亲一样的亲热和依恋,而对自己的外甥,也是疼爱有加!

所以,当哥哥和嫂子为了宁宁的病愁白了头发,还算年轻的脸上也出现了愁苦的皱纹,他,作为这个家的一份子,也在心里充满了压抑和悲伤。这样的压抑和悲伤,只有当他在工作的时候,在和自己每天要相处8个小时的组员在一起笑着闹着的时候,才会略微消失,略微让他开心。但是,平时,他却不会让自己的情绪表露在自己的部下面前,为了掩饰,他用嘻嘻哈哈来代替了愁苦!

那边三个家伙嘻嘻哈哈的点好了东西走过来了,这边,老板也放下了一扎啤酒,等大家一坐下,周勇直接拿了筷子“砰砰砰砰”开了四瓶啤酒,把第一次和自己组里的同伴吃饭的刘丽看的眼睛大都大了,连连问“也,你怎么开,你怎么开的”,把个被宰得哀号连连的莫杰把啤酒在四个杯子里倒满,杯子往刘丽手里一塞,说:

“这算什么?今天为了照顾你我们才用杯子喝啤酒,要不老大还可以给你表演一口气不断‘吹’干一瓶啤酒呢!”

刘丽满怀渴望的目光看向周勇,还没有说话,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一口气‘吹’一瓶,这么厉害是谁呢?”

大家转头,看到背后四个穿着制服的执勤110巡警。周勇笑着和其中一个脸圆的像个满月似的巡警打招呼:

“哟,是江组长!宵夜时间呢?一起坐?”

城中区1230号巡逻车组长江涛挥挥手,叫自己的组员找了空位坐下,拿出自己的烟递给身边的莫杰散了一圈,自己拿了个一次性杯子,自己拿了酒瓶就给自己倒了一杯,“咕咚,咕咚”两下,一杯下肚,又倒了一杯,“咕咕”又是两口喝完,“哈——”的直起身哈出酒气,这才开口问:

“你外甥今天去上海了吧?”

“啊,是的!”虽然有些奇怪,这个在队里被人称为“小灵通”的人是怎么知道自己哥哥已经带了外甥去上海的,但是周勇还是点头回答,然后再次招呼他:

“坐会?”

江涛把手里空了的一次性杯捏扁随手丢下,说:“执勤呢,就不在你们这边坐了!”说着摇摇手,先前放下的中华烟也不拿,过去他组员那边了,一坐下,就有组员把一份炒粉递了给他,他埋头吃了起来,然后下面的几份炒粉才由组员吃了。

1230号巡逻车的巡警吃东西速度倒也不慢,稀里哗啦吃完喝口热汤,江涛在那边向周勇摇手告别,走向了自己的巡逻车,一个他的组员拉开了中门,手垫在门框上免得组长碰头,他弯下有些不便的肥腰,上了车,组员“哗啦”一声给他拉上了门,自己这才上了车头副手座,巡逻车开走了。

莫杰向旁边吐一口烟,说:“哇,好气派啊!中华烟,有手下专门开门!”手指一弹,只抽了两口的洁白香烟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落在阴沟里了。

周勇没有说什么,只是拿起了杯子,大家一起举杯,“喝——”喊一声,气氛有重新热烈了起来。但是桌面上的那包中华烟,却没有人在去动了!

周勇有些惊讶的发现这个看起来很清纯的女孩子刘丽,居然是个能喝之人,已经三瓶啤酒下肚,居然还什么事情都没有,正在让马胜利教她螃蟹码,而莫杰则在一边埋头苦干,然后终于被刻苦学习的刘丽发现,一筷子过去,打开了莫杰准备伸向烤茄子的“魔爪”,瞪着他,说:“你不许吃,这是点给组长的!组长喜欢吃烤茄子!”

莫杰梗着脖子说:“我也喜欢吃烤茄子!”

“你不许吃……”刘丽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莫杰突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刘丽,看得小女孩有些发毛,问:“你干什么?看本小姐漂亮也不用这样看啊?我插爆你眼珠啊——”

一看对方筷子要插过来了,莫杰连忙把身体后倾,“呵呵呵呵”的奸笑着说:“你怎么会知道老大喜欢吃烤茄子啊?你打的什么主意?”

已经意识到有可能火会上身的周勇已经拿起了酒杯准备把水搅浑了的,可是没有想到心直口快的莫杰居然这么快,马上就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果然,刘丽一下子愣住了,被这个家伙的问题给问得!而马胜利的目光,也看向了她!

周勇知道自己不得不出手了。他把举起了的杯子往桌子中间一送,说:“举杯,喝完快点吃!我嫂子病了,明天我还要起早去哥哥那边呢!”

“喝喝喝——”莫杰再笨,也知道自己踢爆了一个不应该踢爆的地雷,连忙也举杯,马胜利看着目光闪烁的刘丽,心里叹口气,也举起了杯子,只有刘丽,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抬眼看向周勇,准备把自己的心里话就说出来,却看到了对方制止的目光。她呆了一下,终于也举起了杯子。

四个杯子在空中相碰,大家一口干了杯中的酒。

但是,接下来的气氛,完全接不上刚才的那样热烈了。三个人低头有些尴尬的吃着眼前的东西,又喝了几杯,只有莫杰一个人无言的“苦干”,把剩下的东西基本消灭掉了,大家终于散了,各自坐了出租车回家。

在车上,周勇挠挠头,无奈的叹口气,说:“这叫什么事啊……”手机响起,他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是刘丽的号码。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今天的烤茄子,我是专门点给你的!但是,我只是对你有好感,只是有好感哦!你不要以为我是那么快就喜欢你!就是这样,完了!拜拜,晚安!”话筒里传来了对方又快又急的声音,然后挂断了。

周勇拿着手机,呆了一下,对自己说:“嗯,应该是小姑娘说的酒话!她喝了起码有四瓶,应该是醉了!明天,明天酒醒了,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也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把手机收进口袋,吸了一下鼻子,闭上了眼睛。


而另外一架出租车上,马胜利紧紧的闭着自己的嘴巴,心里却是叹了一口气,又接着叹口气,然后,对自己说:当初我还奇怪呢,为什么她居然会问到老大喜欢吃什么,原来她喜欢的是老大啊!唉,女人啊,还真会骗人啊!唉——

怀里的手机在震动,他拿出手机看一眼,按下了接听键。

“兄弟……”那边的莫杰才一开口,他马上打断了他的话,说:“不用安慰我!”他叹口气,说:

“最多3天,不,不,一个礼拜,我就可以接受了!这几天,你不要安慰我,也不要理我就可以了!”说完,他挂了电话,又叹了口气,才把手机放回怀里。

“看来,明天要去找下何师傅了!我的‘小宝贝’也好多天没有运动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