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简述国民党交通警察部队(版主已阅)

摘要:国民党交通警察部队是抗战时期军统控制武装的延续。它隶属于国民政府交通部,却受军统(保密局)控制,是一支编制独特、装备精良的武装力量。在解放战争中,交通警察部队始终在各个战场与解放军交战,期间也有部分部队起义投向人民。


关键词:解放战争 国民党交通警察部队 军统 保密局




抗战胜利后,军统所属的大武装受到各方面的压力,面临着被裁减编遣的危险。为了应对这种不利的局面,戴笠利用“化整为零”的方法,将所控制的各种武装部队统一改编为隶属于国民政府交通部的交通警察部队。交通警察部队是解放战争时期军统(保密局)控制的规模最庞大的武装力量。


一、交通警察部队的组建


抗战期间,戴笠及其军统的权势已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位,由于其组织和权势的过分膨胀,自然招致来各方面的强烈反对。


抗战胜利后,中国共产党即提出了立即废止一党专政,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罢免贪官污吏和一切反动分子,惩办汉奸、废止特务机关的要求。代表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第三种力量,也发出了“民主统一、和平建国”的呼吁。他们共同代表了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愿望,因而得到了人民普遍拥护和支持。经过“重庆谈判”,国共双方确认了和平、民主、团结、统一的建国方针,并表示要长期合作,避免内战,建设独立、自由和富强的新中国。接下来,国民党代表张治中、共产党代表周恩来和美国代表马歇尔组成的军事最高三人小组,经过谈判在国共两党军队整编方面达成协议,其中国民党军队将由原有的380万减少到180万,编为90个师。大量军队被编遣,戴笠所控制的大批武装也难逃这一关。


在国民党内部,军政部长陈诚看到别动军及忠义救国军都是美械装备,企图把它并吞到他的嫡系部队,因而将这些武装列为第一批“复员裁军”的对象,令其开到指定地点集中,听候编遣,并规定自1946年2月份起停发该军的经费。其它一些军政要员,诸如陈立夫、陈果夫、邓文仪、康泽等人,出于各自的目的,也想趁机瓜分军统的势力。


为了应对这种不利的局面,戴笠设计出了“化整为零”的方案,并呈请蒋介石批准。不久,他与交通部张嘉王敖部长说定,要求在交通部成立一个交通警察总署来统驭全国铁路、公路的警务机构系统,并将本局的所有武装改编为交通警察部队。1946年3月1日,交通部交通警察总局在南京正式成立,下辖18个交通警察总队和1个直属大队。交通警察部队由军委会别动军、军委会忠义救国军、中美特种技术训练班、军委会交通巡查部队、汪伪税警总团等武装改编,总计7万余人。具体情况如下:


第1总队:由别动军第5纵队和华北先遣支队合编而成,总队长为刘宗舒。


第2总队:由别动军第2纵队和第11纵队合编而成,总队长为张绩武。


第3总队:由别动军第1纵队和第6纵队合编而成,总队长为李恺荣。


第4总队:由别动军第1纵队和一部和第3纵队合编而成,总队长为李穰。


第5总队:由别动军第4纵队江南行动总队和水上爆破大队合编而成,总队长为聂宗焕。


第6总队:由中美合作所第6班和第13班合编而成,总班长为汤毅生。


第7总队:由汪伪税警总团一部(抗战胜利后改编为别动军第13纵队)改编,总队长为熊剑东。


第8总队:由中美合作所第一班一部和交通巡查第1总队合编而成,总队长为甘炎庆。


第9总队:由交通巡查第8总队和第9总队合编而成,总队长为李敦宗。


第10总队:由中美合作所第1班一部改编,总队长为吉猛。


第11总队:由忠义救国军第1纵队改编,总队长为雷镇钟。


第12总队:由忠义救国军总部直属部改编,总队长为王春晖。


第13总队:由忠义救国军第2纵队改编,总队长为姜建中。


第14总队:由忠义救国军第3纵队改编,总队长为鲍步超。


第15总队:由汪伪税警总团一部(抗战胜利后改编为别动军第14纵队)改编,总队长为徐肇明。


第16总队:由交通巡查第5总队和第6总队合编而成,总队长为邝飞雄。


第17总队:由交通巡查第2总队、第3总队、第4总队和第7总队合编而成,总队长为李慎言。


第18总队:由中美合作所第6班、第7班、别动直属部队、交通巡查部队一部、汪伪船艇部队等合编而成,总队长为郭履洲。


直属大队,由交通巡查第1总队一部改编,大队长为周文新。


二、交通警察部队的编制、装备和隶属关系。


一个交通警察总队的编制相当于一个陆军加强团,一般下辖4个步兵大队和迫炮、平炮、通讯、特务4个直属中队。第18总队除此之外还别辖一个铁甲车大队、一个坦克车大队和一个炮艇大队。步兵大队相当于步兵营的编制,辖3个步兵中队和1个重机枪中队,中队以下为三三制,每班14个警员,整个总队约有3800余人。部队是精良的全美械装备。步兵中队配备冲野式步枪90支,轻机关枪9挺,六0步兵炮3门(原有掷弹筒的部队不配步炮),卡宾枪10支,冲锋机枪20支。重机关枪中队配备重机关枪4挺,步枪40支,卡宾枪10支,冲锋机枪20支。直属部队的配备是:特务中队步枪、卡宾枪、冲锋枪各30支,轻机关枪9挺,掷弹筒9个,平射炮中队一五重机关枪4挺,六0火箭炮4门,步枪、卡宾枪、冲锋机枪各20支,迫击炮中队八二迫炮6门,步枪40支,卡宾枪、冲锋枪各20支;通讯中队步枪、卡宾枪、冲锋机枪各20支,30-50瓦无线电收发报机2部,5瓦无线电收发报机5部,10-20门有线电话总机2部,手提式话机30部,10轮和6轮卡车6辆。分队长以上官佐还都配有五轮或六轮手枪,或德制10响或20响驳壳枪。


交通警察总队的总队部内设总队长一名,一般为少将军阶,也有个别上校军阶;副总队长一名,上校军阶,总队附一名,上校或中校军队。还设有政工、督察、军需、军械、军医、副官、书记七个室,主任一般为中校军阶。大队长一般是上校军阶,中队长也都是少校军阶。同其它武装相比,交通警察部队中官佐的军阶是较高的。


交通警察部队的官佐和警员大都接受过中美特种技术合作训练班和军统各种训练班的训练,在抗战期间还积累了一定的实战经验,再加上令人羡慕的全美械装备,为国民党其它武装部队所不及。由于它火力猛,机动灵活,战斗力机。被视为蒋介石的“袖珍王牌军”,并有“亲信之亲信,心腹之心腹”之美称。


交通警察部队名义上隶属于国民政府行政院交通部,所需经费由交通部拨付,但其一切内部行政、人事任免、调动、日常军事训练、指挥作战等权力,却由保密局来负责,而主、副食、衣服等补给品又由国防部负担。因此有人说交通警察部队是非驴非马的隶属关系。


交通警察总局首任局长吉章简,字夏迪,海南人,1900年生。黄埔军校第2期工兵科毕业,历任排长、连长、营长、津浦铁路护路大队长。宪兵第4团团长,上海保安总团少将总团长。抗战爆发后,由胡宗南保荐为甘肃省保安处处长,第80军副军长、新7军军长,成为胡宗南的亲信。1943年由戴笠调任为交通部交通巡查处处长。1946年成为交通警察总局首任中将局长。吉章简并非军统分子,因此不受戴笠的信任。戴笠死后,郑介民接管军统局,吉同郑都是海南人,同为黄埔二期,从此吉章简才开始掌权。




三、交通警察部队投入内战战场


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以重兵围攻孤立无援的中原解放区为突破口,展开了向全国各解放区的大举进攻。交通警察部队在此后不久,也陆续投入各个内战战场。


6月下旬,国民党集中15个旅约12万人企图首先攻占如臬、海安,尔后继续沿通榆公路和运河北犯,策应由徐州东进南下的国民党军会攻两淮。华中野战军先机制敌,于7月13日发起苏中战役。当月中旬,交通警察第7、11总队奉调北上驻守丁堰、林梓。8月21日,华中野战军集中11个步兵营和8个炮兵连围攻丁堰、林梓,战至22日夜,共歼其5个大队3000余人,第7总队总队长熊剑东阵亡。


1946年夏,交通警察第1、3、5、10、12、15总队陆续投入山东战场。9月份,成立“交警总局山东办事处”,副局长马志超兼办事处主任、郭墨涛任副主任。办事处的任务是:统一指挥在胶济铁路线上的6个交警总队,担任防守任务。1947年2月,第15总队在山被解放军胶东军区歼灭,总队长张古良、副总队长陈嵩伟均被俘虏。 山战争之后,第3、5、10、12总队先后放弃阵地撤往青岛。1948年3月,第1总队被全歼、总队长黄锡畴被俘。


交警部队投入东北战场的最初为第13、14总队。1947年6月,两个总队被改编为陆军第169师,隶属于第6军。1948年10月,第169师在辽西被歼灭,师长张羽仙被俘。1947年,交警第3总队从山东海运到东北。1948年2月在营口被全歼。


1946年夏,交警第8总队驻守山海关,1947年,第5、10、12总队先后调驻北宁铁路一线。1948年6月,第5、8总队在昌黎被东北野战军贺晋年部消灭,总队长周铭勋,李资深均被俘虏。1948年12月,第10总队在塘沽覆灭。仅有第12总队逃回上海。


鉴于交警部队在战场中屡屡被歼,蒋介石于1948年初撤掉了吉章简的局长职务,由周伟龙继任。


周伟龙,字道三,湖南湘乡人。1901年生,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曾入陆军大学学习。原为唐生智部的宪兵营长,后投靠军统,历任汉口警察局分局长,军统汉口站站长,复兴社特务处书记,军统上海区区长,忠义救国军总指挥、别动军总司令、国防部第一军法执行部主任。周伟龙到任后,进行了一些调整和改革,并成立了4个教导总队,重建了一些被歼灭的总队。1949年初,周伟龙因密谋起义而被捕,马志超升任局长。


马志超,字承武,甘肃平凉人,1903年生。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他到任后把周伟龙的亲信全部撤换,并成立了4个交通警察旅,指挥各总队作战。旅长分别为周文新、王春晖、杨遇春和鲍步超。


1949年4月,渡江战役爆发,交通总局机关撤至上海,集结上海的交警部队共有6个总队和2个大队。5月份汤恩伯成立上海市区守备兵团指挥部,以局长马志超为指挥官、副局长郭履洲为副指挥官,担任上海市区守备任务。至5月下旬上海解放、交警部队大部分被歼灭,少部分主动投降。10月中旬,交警第9总队在浙江舟山桃花岛被消灭。11月,交警管13、14、17、18总队先后在湖南被消灭。12月,在四川的交通部队继续被歼灭。1950年3月,残余的交警部队集中在福建改编为陆军第43、11、118师。至此,交通警察部队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四、交通警察部队中的几次起义


交通警察部队是军统武装的延续,其成员大都接受过各种训练,思想十分顽固。但在4年的解放战争中,却不断有交警部队认清形势,弃暗投明。从而也可以看出人民战争的正义性。


1946年7月,交警第15总队开抵胶东,驻防南泉车站。而此时第1大队大队长王一藩已经对国民党内战政策十分痛恨。王一藩,河北蓟县人,原系东北军军官。1939年投靠汪伪,历任伪警卫师第1团少校团附。伪中央税警学校干训班上校大队长,伪中央税警总团管3总队少将总队长兼上海市保安特务团团长。日军投降后,王一藩被国民政府任命为别动军上海行动总队第14纵队少将司令,继而任交警第15总队第1大队上校大队长。


1946年7月,部队开赴山东省,王一藩通过妹夫李华仆联系共产党待机起义。李华仆和上海地下党取得联系后立即向谭震林汇报了情况,中共华中分局派李华仆和朱进前往山东策动王一藩起义。8月10夜,王一藩率部400余人成功起义。不久,王一藩任胶东军区东海军分区副司令员,部队改编为胶东军区第6师第18团。


周伟龙任交警总局局长后,积极拥护程潜竞选副总统。程潜竞选失败,周伟龙对时局形势也越来越清,他的公馆每天都有客人来访,同中共高级干部李卓然的弟弟常常谈到深夜。程潜趋向革命后,周伟龙积极同他和唐生智联系,并将交警部队向湖南集中,拟成立一个兵团。1949年1月,蒋介石“引退”奉化,命周伟龙派两个加强总队承担任务,他却只派了两个急待整补的总队。同一时期,汤恩伯命令交警部队集中宁沪铁路一线,他又是尽力拖延。周伟龙的反常举动引起了国民党当局和保密局的怀疑。1949年2月`6日,周伟龙在上海秘密被捕。1950年在台湾新竹被杀。同时,周伟龙的亲信总队长邓季之、李雪华也在被捕后牺牲。周伟龙被捕后,张先正率领交警第1教导总队起义,改编为解放军江南地下第4军暂5师。1949年冬,第17、18总队在湖南先后放下武装投降。


1949年4月,交警第2、10、13总队驻守重庆。11月重庆国民党危在旦夕,交通警察总局命令3个总队合编为暂编交警第3师,由陈某任师长,部队在撤退中陈师长擅自离队,部队由参谋长何海峰负责。12月16日,暂编交警第3师和第16兵团驻扎一地,在兵团司令董宋衍的策动下,在什邡县举行起义。起义后交警部队编入第16兵团第301、302师。



本文内容于 2009-1-9 14:45:10 被szw1976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