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5日,丹尼斯·布莱尔被确定为美国新国家情报总监,而这位前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中国通”。分析人士认为,对他的提名意味着美新政府将遵循与中国加强合作和沟通的路线。


事实上,无论是太平洋司令部的情报和作战部门还是研究机构,都有一群活跃的“中国通”,他们不仅直接决定太平洋美军与中国的军事交流,还影响美国国防部对华的总体战略。


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太平洋司令部与中国军方的交流日益升温。在五角大楼挑选太平洋司令人选时,是否对中国有一定的了解、从事过与中国有一定关联程度的工作,成为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和标准。


自1996年以来,约瑟夫·普吕厄、丹尼斯·布莱尔、托马斯·法戈、威廉·法伦、蒂莫西·基廷先后担任过太平洋司令部司令,他们不但越来越重视中国,而且对中国的了解程度也在不断加深。


本报综合报道


普吕厄


最早提议建军事热线


普吕厄1996年担任太平洋美军总司令,统领包括第七舰队在内的10万官兵,1999年3月离职卸任。普吕厄在担任太平洋美军总司令期间,7次访问中国,对中国有较完整的认识。2008年4月10日,对于中美两军交流的历史而言,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这一天,两国防长使用刚刚建立的国防部直通电话进行了首次通话,这标志着中美之间的军事热线交流机制正式启动。而最初提议在中美之间建立军事热线的人正是普吕厄。


1999年,57岁的普吕厄成为美国派驻中国的第7任美国驻华大使。在上任当天,他就通过一名懂中文的发言人宣布,美国新任驻华大使决定舍弃先前使用的中文姓名“普吕厄”,改名为“普理赫”。“普理赫”极力主张与中国“接触”。


布莱尔


“与中国为敌不明智”


布莱尔与中国打交道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在担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期间,他经历了中国驻南联盟使馆被炸、南海撞机等一度令中美关系紧张的事件。2001年布莱尔担任司令时,美国发生“9·11”事件,他为此专门访问中国,推进了中美两国的情报交流。


熟悉中国事务的布莱尔,在中美军事关系问题上属于“接触派”。


布莱尔在任和退役期间,多次驳斥所谓的“中国军事威胁论”。他曾经对媒体说:“从军事技术和战略来说,中国与美国应该有20至30年的差距。中国军队眼下还不是美军的对手,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也不会是美军的对手。”


一次,在谈到中美关系时,布莱尔曾说:“我们之间可以利用对话、联络等和平手段来解决一切。与13亿中国人对抗,是不明智、不理智的,因为那意味着世界毁灭的来临。”


法戈


“中国通”多次访华


2002年3月21日,托马斯·法戈接替布莱尔出任美军太平洋军区总司令,执掌这一全世界最关键地区的军印。


法戈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通”。他曾夸耀说,他家两代都与亚太地区渊源很深。其父老法戈曾驻防过日本,到过香港28次。法戈本人除在日本居住过外,军官学校毕业后第一次随舰出航就是前往香港等地。


法戈上将可谓是中国的“常客”:2000年七八月间,时任太平洋舰队司令的法戈曾率导弹巡洋舰访问青岛;2002年12月,升任太平洋总司令的法戈访问北京,并且与梁光烈、李肇星等举行了会面。随后,还到成都、南京、上海、宁波访问,与相关军区的解放军高级将领会面。


法戈认为,世界正在改变,重心已经转移到亚太地区,该地区应是美国海军未来主力所在。


法伦


崇尚孙子的


“伐交”思想


2005年就任太平洋司令部最高长官的威廉·法伦在了解中国和研究中国上,比他的前任走得更远。上任之初,他就主动提出访问中国。他的第一次访问,为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访华铺路;他的第二次访问,促成了中国首次派出军事观察团观摩美军演习。法伦任内,还大力促成了中美海军首次海上搜救演习。《华盛顿时报》“五角圈内”专栏称,美国军界和外交界一些人给法伦贴上了“对华接触派”的标签。


他曾发表过一篇学习《孙子兵法》的心得。从文中可以看出,法伦十分崇尚孙子的“伐交”思想。“我的女儿在中国做生意。她经常到中国,也经常谈论中国。”在进行自我介绍时,法伦并不掩饰自己对中国的好奇。“我想知道这里发生的事以及人们在想什么。”


法伦2006年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尽管美国对中国作为一个潜在军事对手越来越关注,但中美关系“往好的方面发展的潜力巨大”,而且两国间在战略上的敌对是可以避免的。“发展两国军事关系会有很大的好处。”他说,“我们有许多共同利益。”


同时,作为美国军方代表,法伦也不承认美国会遏制中国的崛起——“这简直是胡说八道。”在担任太平洋战区司令期间,法伦顶着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和自己手下一群年轻鹰派军官们的压力,一直坚持与中国军方扩大接触,并因此受到美国军方内部和国会的不少非议。


基廷


了解中国“从用筷子做起”


2007年3月26日,美国海军四星上将蒂莫西·基廷正式就任太平洋司令部成立60年以来的第23任司令。如今,在与中国方面多次打交道后,基廷也正在成为一名“中国通”。


自被提名为太平洋司令部司令那天起,基廷就开始加紧对中国的研究,恶补“中国课”。他和夫人一直在勤学苦练使用筷子,看到他用筷子的滑稽相,朋友们都大笑不已,基廷却认真地说:“想领略中国美食,就得学会使用筷子;想跟中国人打交道并让对方有亲切感,就要从用筷子做起。”


基廷还预先从北方司令部挑选懂中文、了解中国文化的军官带到太平洋司令部,任命为自己的助手,并利用私人关系遍寻“中国通”,向他们了解与中国军人有关的信息。


外交头脑“灵光”的基廷,是美国军界中有名的偏重“接触”的人士。他的口头禅是:“中美两军越是了解对方的意图,发生意外冲突的危险性就越低。”


2007年5月,基廷就任不到两个月就首次访华。基廷在记者采访会上一露面,就用中文向在座的中外记者大声说“你好”,声称中美两军的各项交流活动是“促进了解和增强友谊”的重要过程,希望中美军事热线早日开通。基廷更直言不讳:“我们不愿意在航母领域出现不必要的紧张。如果中国选择研制航母的话,我们愿意在他们的要求下,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基廷的这些话当即被不少分析人士视为美国处理对华军事关系的“最强音”,当然也招致了美国国内对华强硬派的批评。


2008年1月16日,基廷一行抵达广州进行访问,这是他就任以来第二次访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