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感慨:回家的火车票真是一票难求(图

我有一个农民工朋友,他与妻子来上海打工6年,只回去过6次家,五一、十一加起来4次,春节2次,2007年准备回去的,可南方雪灾动不了身。2006年因为工地赶进度,他们主动没有回家,2004年一票难求,只有他买到了票,而工友老乡也买到了一张,于是他们成全了他俩回家的梦……我们在电视里、报纸上、网络中亲眼目睹了春节前后农民工返乡求票的种种悲喜的景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太多太多如“两名四十多岁的夫妇因赶不上火车,在站台上大哭起来,他们背着厚重的行李,眼神无助,只会在哭,看着火车远走,却追不上”的无可奈何。那种无奈,是不可以用言语说出来的。票是从票贩子那高价买来的,但退票的时候只能退回票面的小部分。金钱没有了,但家还是不能回去,打工一年,就是想着过年要回家去,为的就是一家团圆。离开自己的家,外来谋生,就是想生活过得更好,过年了,存了一年的钱要回家去了,但却因赶不上火车而不能回家。


回家过年,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这是许多外来打工者的都期望的事。大家都要回家过年,大家都想得到一张回家的火车票,票就是有这么多,但却不能满足潮水般渴求回家的人。为了得到一张回家的车票,许多人在为找票打起了持久战,无论多辛苦,都是想得到一张回家的车票。


春节逼近,人们习惯见面都问一句话,“订上了票吗?”回家过年的人望穿秋水却一票难得;如临大敌的运输部门焦头烂额却难抚民心;偷偷摸摸的“黄牛党”无孔不入却屡禁不止。混乱的春运市场显现独一无二的“中国特色”,春节变成了“春劫”。方寸大小的火车票再次成为数以亿计旅客瞩目的焦点,一些“身经百战”的乘客,对节前买票难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但你起得再早、赶得再前,也会常常遇到“刚开卖就没票”的尴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面这张图是一位网友制作的,一步一步告诉着我们火车票是怎么流失的。每年的春运,旅客怨声载道,政府束手无策,只得不断用加开临时客车这种流费资源的方式,来缓解矛盾。通过这张图,我们能够清晰看到,车票的发行由各铁路局票务中心根据本局开行的列车制定售票计划,售票分为预售和当日售出.出售点为始发站窗口,有客运业务的中间站和各大中城市代售点.看似透明简单的流程,那么是谁在倒票?背后有哪些利益链?


在始发站车票不紧张的时候,不会有什么倒票团伙出现(黄牛党),这时只有一小部份票贩子在窗口或代售点上倒卖热门票(如广州,深圳,北京,重庆等地的坐号,卧铺).这些票贩子能生存下来,与他们的利益链(铁路公安)有着直接的利害关系.风声来时,这些票贩会把一些新加入的成员出卖给铁路公安,为他们创造政绩;这样铁路公安人员即查处了票贩,又控制了一些不规范的售票点。


售票点倒票是铁路圈内不公开的秘密.而一些售票点与掌控发行票额的某人关系密切,这种密切是在利益支配下的.当该发行人在操作发行时间时,会将主机电脑调快两分钟,两分钟的时间足够他们的下线拿到足够的票额,这样就会造成窗口票源流失.


中间站的票额是固定的(由铁路局票务中心定点投放).掌握这些票源的是票务公司经理(客运主任).这些定投票一般都是热门线路票,数量本来就少.就是这些少得可怜的票却变成了这些经理们(或站长)送人情,拉关系,捞好处的资源.客流不紧时,可以将票放进窗口或让票贩子买去倒卖.


窗口的工作人员懂得惜售,没有好处,哪怕这张票废了,也不会在开车前一分钟卖出.中间站公安人员利用车票紧张时候,会向车站索取一定量的热门车票交与票贩子倒卖,所以,对于票贩子的行为只要不是上一级领导发现或新闻媒体曝光是不会查处的.06_07年铁路部门在春运弄了个实名制,并派出了稽查人员,最后不也是一地鸡毛?


从以上分析中,相信大家对铁路到底是怎样的一票难求应该明白了.



本文内容于 2009-1-9 19:20:14 被81武警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