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爆发的以色列打击哈马斯的事件,聚焦了全世界的目光,可谓热点中的热点。我们今天在这里讨论这次事件,探讨诸方之得失,不能不提到另外一个重要角色——阿拉伯民族。在笔者看来,很多节点上的问题,只要我们把它还原到一个它本属的面上去理解,很不难理清事物的内在逻辑,进而找到问题的本质。在此,本人就相关话题进行展开,重点谈一下自己的看法,不足之处,还望广大中华网友多加指点和献言,促使共同进步。

一: 可悲的阿拉伯民族:

当今世界,阿拉伯族人在地理上以北非和中东为主要区位,分布于十多个大小国家,其中包括有伊朗、埃及、沙特阿拉伯等地区大国,也有包括有黎巴嫩、科威特、卡塔尔等中东小国。历史上,各大阿拉伯国家由于共同的文化传承和浓厚的血缘相亲,在面临共同的对外问题时,往往能够体现出很高的团结性。但是,当人类文明演化到了20世纪的中期,随着1947年11月联合国通过第181号巴勒斯坦分治决议,阿拉伯国家的民族团结问题从此走上了诡异多变的历史阶段,其中经历了团结与分裂的反复交替。

团结的阶段:

从1948年爆发第一次中东战争开始到1956年第二次中东战争结束这个阶段,面对战争强敌以色列和英法两大国,阿拉伯国家体现出来的立场是高度一致的。显然,这个阶段的阿拉伯国家高度团结。

在美苏争霸和冷战时期,从第三次中东战争开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直接和间接地分别背靠两大超级阵营——美国和苏联,开始了持续多年的争斗。依靠超级大国苏联提供的大力援助,广大阿拉伯国家共同参与了第三、四、五次中东战争。在苏联倒塌之前,阿拉伯国家在巴以问题上的立场高度一致,都以实际行动支持巴勒斯坦独立建国事业。所以,这个时期阿拉伯国家同样还是团结的。

分裂的阶段:

20世纪80年代末,超级大国苏联轰然倒塌,瞬间分崩离析。失去苏联靠山在背后的有力支持,面对巍然屹立且日显强大的美国等西方阵营一致支持的以色列,阿拉伯国家开始软了,出现了求和的趋势,内部意见的高度不统一,最终促使阿拉伯国家内部分裂成了求和与强硬两大派系。其中强硬派以伊朗、叙利、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甚至利比亚为代表。求和派则以沙特阿拉伯、埃及为代表,另外还包括众多的弱小的阿拉伯国家,例如科威特、巴林、卡塔尔等等。从此,以在巴以冲突问题上的分歧为标志,阿拉伯国家走上了分裂的道路,强硬派和主和派。

在大国势力激烈交锋、残酷博弈的大环境中,中小国家是很难单独存活的,尤其在那些涉及到大国重要利益,成为大国纷争焦点的热点地区。中东尤为如此。所以,无论是五次中东战争时期还是美苏争霸和冷战时期,再或者是历史的今天,中东国家都必须寻找世界上的大国作为靠山,以求生存和发展。这个是历史的规律。

结合当今中东诸国的国际外交形势,我们可以明显的发现其中的规律 。那就是 :以伊朗、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甚至可能的利比亚等等为代表,这些国家背靠的大国是中国与俄罗斯,也被人们成为阿拉伯的强硬派;以沙特阿拉伯、埃及、伊拉克等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为代表,这些国家背靠的大国是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发达国家,扣除以色列这些阿拉伯国家也被人们成为阿拉伯的求和派。所以很显然,通过历史规律与现实的结合,我们就很容易找到这次巴以冲突事件这个大局中的各大角色。其中有棋手中国和俄罗斯为一方,美国和欧洲大国为另一方;另外作为棋子的是伊朗、叙利亚及其附属下的次棋子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甚至还包括伊拉克的诸多抵抗势力,而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埃及等则是另一个棋手美国和次棋手欧洲大国手下的棋子。

所以如今巴以冲突,实质上是两个阵营中的一个棋手美国挑起纷争的议题,也就是出牌,另外一个阵营的棋手和棋子则要跟进和应对。就是这个意思。可令笔者感到奇怪的是,目前冲突形势进展到了这么一个有趣的阶段:在次棋子哈马斯被以色列严重打击和削弱的形势下,背后的棋子伊朗、叙利亚以及棋手中俄却出乎意料的反常,没有对哈马斯进行及时的有分量的输血,任凭对方阵营棋子大打出手。 当然伊叙中俄阵营应该有个前提,哈马斯棋子可以被打,但不能被打死。

伊叙中俄阵营的反常和平静,到底意味着什么 ?其背后的玄机是否预示着两大阵营的棋手在进行着一场大的交易?呵呵,形势的复杂,还需中华兄弟一起群力去点破。

但是,不管背后的真相如何,阿拉伯民族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作为世界大国棋子的命运,都是极难改变的 ?这难道不是阿拉伯民族的悲哀吗 ?

二:焦点中的哈马斯:

正如大家所观察到的,此次以色列对哈马斯进行的军事打击,是极为凶狠和彻底的。所以,此番冲突之后哈马斯原先的军事能力将遭受大幅度削弱这个是无疑的,但是不能将哈马斯军事力量上的损失看成是哈马斯的失败,至少当前还不能下这个定论。

哈马斯之所以能够在巴勒斯坦内部有自己的地位和空间,首先它是作为一支政治力量存在的,军事力量其生命的一个部分。另外一个更大的部分就是它的政治力量。所以从这个层面上去理解,我们就容易找到一个标准:衡量哈马斯及背靠阵营的成败,不能单纯地从军事力量的得失这个角度去判断,还要从另外一个更重要的战线去衡量,那就是政治势力的得失。

这就是笔者所提倡的标准:政治战场和军事战场两个标准衡量哈马斯在这次冲突中的成败。

军事战场:

这次以军打击哈马斯,力度是空前的,规模是庞大的,军事效果也是显著的。通过以军的这次行动,哈马斯的军事能力将遭受重大打击,严重削减,尽管其也取得了一些战果,但无法弥补军事上的巨大损失。这个方面的具体数据,相信大家从诸多新闻报道中不难找到。

从这个层面去理解,哈马斯在军事战场方面,无疑是暂时失意了。但,只能算是暂时失败。为什么 ?因为后续发展的趋势还没有呈现,其背后阵营的态度还没有定论。在经历这个事件后,其阵营是否会对哈马斯进行大规模军事援助?经历战火焚烧后的哈马斯,军事力量是否会变得比以军打击前更为强大 ?所以,在这些来自己方阵营的变量没有落实之前,哈马斯军事战场的得失,只能定论为:暂时的失意。

这个定论,就是笔者的主张。

政治战场:

自从以军对加沙进行地面进攻之后,巴勒斯坦民众的伤亡进一步加剧,人道主义危机进一步升级。有意思的是,位处两大阵营中的各国,尤其是求和派的阿拉伯国家政府,表态和反应是暧昧的。这个是政府的层面。其中蕴含的玄机,耐人寻味,为方便行文,我们姑且放一边。另外一个层面,就是民众特别是阿拉伯民众的反映。随着巴勒斯坦人民伤亡数字的进一步扩大,阿拉伯民众抗议以军暴行的呼声越演越烈,在各大阿拉伯国家,无论是强硬派还是求和派,纷纷上街游行,谴责以军的暴行,大有愤怒积累到极限即将最终爆发之势。另外,欧洲各大国家和世界其他部分国家的民众也纷纷通过上街游行等方式,谴责以色列。这个就是哈马斯政治战场当前面临的大环境。

从世界各国民众的抗议诉求去看,情况对哈马斯的政治战场是有利的。尤其是最近,哈马斯派人到埃及发表声明,声称有意跟以色列和谈,尽管在笔者看来假谈的成分居多,而且和谈能否最终取得实质进展还有待观察。但是,通过这次行动,哈马斯无疑多多少少给自己树立了一个爱和平的形象,欲将对手描绘成为巴勒斯坦民众悲剧的制造者。这对哈马斯博取世界民众尤其是阿拉伯民众的同情和支持,进而增强它在巴勒斯坦政坛的合法性和正当性,无疑又是一个有利的因素。

反观以色列的政治战场,国际舆论支持其通过武力在牺牲大批巴勒斯坦人民生命的前提下寻求自身安宁的方式,谴责的居多,支持的极少。

所以,哈马斯和以色列在政治战场上的博弈与得失,就当前的呈现出来的态势来看,应该是哈马斯胜多。当然,哈马斯的政治战场究竟是胜利还是失败了,最终还是要等到以后巴勒斯坦进行议会选举的结果出来后,方能定论。至于哈马斯政治战场上的收获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弥补军事战场上的暂时失意,这个还不好说,不仅要看它自身的努力,还要看两大阵营棋手及其他棋子的博弈结果。

身为阿拉伯民族一份子的哈马斯及其所属国家巴勒斯坦,无论如何都还始终是棋子。它的命运,不仅在于自己,还在于各大棋手和棋子。可悲啊。

三:巴以局势的后续发展:

巴以局势发展到最近,出现了几个新的信息。一个是哈马斯表示有意赴埃及与以色列进行和谈。另外一个是以法国总统萨科奇为首的欧洲努力穿梭,力图调停巴以双方之间的冲突,停止战争。再有就是美国总统布什和以色列政府,随后也就实现停火谈判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在这几个新因素的影响下,使得冲突给外界的感觉似乎已经接近尾声。巴以这次纷争的结局也似乎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由哈马斯“仍石头”,随后以色列还以“仍炸弹”的为开端的巴以冲突,到最后是以哈马斯跟以色列求和,并且在西方的“调和”下,最终使得哈马斯大幅削弱,以色列更加强势,而“调停”的西方也心满意足地得到了自己的想要的东西,而哈马斯背靠着的阵营则平静地接受这一现状。

但是,这个只是一种可能。因为在笔者眼里,哈马斯背靠阵营出乎意料地选择沉默,在这个沉默的答案没有最终浮出水面之前,就轻言上诉结局变成现实,似乎有点早。

总之,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包括哈马斯在内整个阿拉伯民族作为大国势力棋子的宿命是绝对不会因为这次冲突而得到改变的。

这就是阿拉伯民族的悲哀。

至于以色列在冲突中的得失如何?还请关心“天定”文章的网友继续关注笔者下次的论文:犹太,棋子的成败(巴以系列以色列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