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访日中国人被德国同事赞时的感受:不是滋味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这回去日本出差是因为原来准备去的人临时有事去不了,公司叫我去替一下。出发前被告知这是一个“简单任务”的美差,去做一个公司在中国区营运的简要介绍,就一小时,稿子和幻灯片别人都已经准备好了,我到时只要照着念就可以。让我去替是因为我对日常营运比较熟,会上别人如有问到细节我可以直接回答。


出发前把报告和幻灯片拿来看了几遍,原只是想熟悉一下内容,但是一看就觉得有问题。整篇全是“大量的投入”、“惊人的增长”、“巨大的潜力”之类的形容词,却没有用足够具体的数据来佐证。


虽然公司在中国区的发展一直是独领风骚这是事实,可是如果不引用具体数字,那些词就是空洞的。出发前我也有想过要提这事,可是又觉得公司只是让我去念一下稿子,我好像也不该去挑刺多事,所以就没说什么。


到了日本以后才真的发现不妙。我的发言被安排在第三天,头两天坐在下面听公司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介绍他们的营运,虽然他们的成长业绩大都不如中国区这么亮丽,可是人家的报告都有详实的数据、例子,和各种分析图表,指出问题和今后的对策,都是很实实在在的。


再读读自己带来的这一份,明显觉得虚浮粗糙,通篇的虚话和空话,怎么可能让公司里其他同事对我们中国区的业绩有真正的了解呢?


一下决心,得罪人就得罪人吧。打电话回国,跟头直接说准备好的报告不能用,得重新准备,当然也说明了理由。头既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说让我自己看着办。


我拿定主意自己重新搞一份报告。先去跟会务组的人说把我的发言改到最后一天,这样我就争取到了几天的时间,还包括一个周末。那几天真是豁上了,白天开会,晚上弄发言稿,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好在我对公司营运的基本面大都清楚,自己手头上就有不少第一手数据;


而且在公司做了这么多年了,人缘也熟,有不太清楚的地方,就直接从日本打电话回国找具体的业务经办人员问,别人也都很给我面子,甚至在周末还特意跑办公室去为我去找数据文档。在公司里平时和大家保持好关系,关键时候求人帮忙才能有回应呢。


牺牲了好几天的睡眠和一整个周末,从最后结果看还是很值得的。所有与会的同事都觉得我的介绍很精彩、吸引人,(美菜也是在那天过来夸赞我,后来我们就成了好朋友)。当然,我觉得首先应该说是中国区的业绩本身就很不错,然后才是我准备得充分。


在公司这些年,基本上可以说我是看着它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报告里和后面回答问题的部分,既有明确的数据佐证,也有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业务实例。自己觉得可以称得上既完整又生动,看得出,每个人都被吸引住了。


报告结束时,那天会议的主持人,一个来自德国的同事,赞扬了我做的报告精彩有质量,然后却画蛇添足地加了句:“It is just like Japanese quality(它就如同日本的质量)”。


当时会场上担任同步翻译的美菜故意的漏掉了那句话没有翻译,但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我还是听明白了,当时的反应就是笑容凝结是在脸上。其实这句赞扬的话我要是在中国听见大概也会很开心的,可是这是在日本开会,此话出自一个德国人之口,还当着会场里那么多来自好多国家的同事的面,让人听了真不是滋味。


尽管我当时心里也在努力替他解释,想他可能也就是在赞扬的同时借机奉承一下东道主而已,但还是觉得这话好不顺耳,因为如果要解读的话,其言下之意不就是在说中国人通常是不可能做得这么好的吗?


那天是会议报告的最后一天,接下来休会一天,然后是参观和研讨等其他议程。那天结束的时候,大家都想去轻松一下,有人提议晚上都去六本木泡吧喝酒,那位德国同事问我去不去,我其实也想去放松玩一次,但是实在是太缺睡眠了,困得不行,就跟他解释说最近几天因为赶着修改报告,没睡够觉,就不去玩了。


没想到他竟又冒出来一句:“You really work like Japanese (你工作起来真像日本人)”。我平时一般不会把不高兴流露在脸上,可是人困乏的时候情绪就会不好,当时就看着他冲了一句:“I would be happier if you praise me in a different way (你要是换一种方法夸我,我会更开心)”,这回轮到这位德国老兄笑容凝结在脸上了,说完我就走开了。


回到酒店差不多睡了一整天,幸好第二天是休会,总算吧欠下的觉给补回来了。醒来后又想起前一天和那个德国同事的对话,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过分了,就算人家赞扬的方式有点不恰当;


但毕竟是赞扬啊,何况他很可能是无心的,不应该那样去冲人家,就打算再遇到的时候给人表个歉意。不过后来再去开会的时候就没有在看到他,别人说他有急事提前离会了。


回来中国后这件事我差不多忘记了,本来也就不是什么大事。没想到前几天突然收到了这位德国同事发来的一份不算太长的email,他真是一个很认真的人,显然没有忘记这件事,特意来解释一下,大意是说他当时说的话后来想想确是有些失礼了;


但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请我相信他只是想赞扬,同时也是出于对于会议的日本东道主的礼貌,没有别的意思,原来想当面解释一下的,但因为有另外的事情不得不提前离开,所以没能有机会。


他还在email里解释说,在德国有一个很普遍的说法:“日本是亚洲的德国”,德国人一向对于自己的工作态度和质量有很高的自豪感,自然就认为在亚洲称赞别人的“工作像日本人”是一种很高的赞誉。


他没有到过中国,以前对于中国的了解只是看电视和报纸,很抽象的,这次在日本开会的收获之一就是我做的那个关于公司在中国的营运报告,让他有种很真切的感受。


我当天就回复了一个email,不打不相识,这样也算在公司里又交上了一个新的朋友。做人真的不必太在意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对于别人一句半句的话也不用过分去解读,重要的是认认真真地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就会赢得别人的尊敬,一个人是这样,一个民族也同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