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去德国餐厅吃饭为何被特殊照顾


在去马克思故乡特里尔的路上,全程导游李参小姐含糊其辞地告诉我们:在特里尔下榻的酒店和其他酒店不一样,散团吃饭单独在一个餐厅,请各位谅解。


特里尔是一个很小的城市,除了我们知道的马克思,这里有一所著名的特里尔大学。我在这里遇见一个特里尔大学的中国女留学生,让她和同学给我写了个德文纸条:德国制造全自动机械表。


我们一行在导游介绍的华人商店里,三个人每人化千余欧元买了世界名表,一块表面缺了角,一块到12点时针分针不归一,我一路都在找“德奸”给我带路,也受不了同伴“男人要有块好表”的刺激。靠一句“杰姆瑞”(德国)化百余欧元,独自在没有一个黄脸的法兰克福鬼佬店弄了一块正宗柏林产的“都噶尔”表。回国除了网上找不见同品牌,但国内德国产的杂牌机械自动表都没有低于七八千的,起码证实了自己购物不是梦和特里尔人不骗人。


我们夜宿的是一个四星级酒店,我第二天很早就起来用早餐。德国星级酒店的早餐极其精美,这让我现在睡在老婆身边仍然魂牵梦绕。 餐厅和其他酒店一样布置的错落有致,让你感觉你是一部西方生活片优雅的男主角。


我步入餐厅熟练的挑拣好自己的早餐,刚刚落座,一个东方面孔的女孩疾步走了过来:


“对不起,先生,你是中国人吧?”在国外好像没有纯粹泪汪汪的搭腔,没等我搭腔,女孩紧接着说:“你是那个中国旅行团的吧,请你跟我到那边用餐好吗?”。


女孩带我到另一间餐厅,一个没有任何装饰、并排放着五六排简易长桌、连一束花都没有的狭小房间。尽管这些十米长的条桌铺着洁白的餐布,我眼前忽然浮起了二战集中营囚徒们吃饭的情景,似乎觉得它好像还是上世纪的遗物。


我问女孩:为什么非要叫我们在这里就餐?女孩板着职业的笑容说:那边是散客吃饭的地方,团队的人一般很吵闹,为了不打扰人家用餐,就专门设了这个地方。


中国人在公共场合吃饭喧嚣,是被人诟病的恶习。可这也是民族文化特点,中国人聚众吃饭社交的意义大于吃饭本身,叽叽喳喳是一种常态。中国老百姓四人以上吃饭鸦雀无声,那肯定是吃丧宴。你们西方人吃饭喜静,我们可没给你们把餐厅布置的跟停尸房似的吧。


我们一路都有人把手指放在唇上“嘘”,搞得我在到餐厅总有被人把尿的感觉。我在公众场合也很安静,但看见满街的东方游客肆无忌惮的放嗓言笑,我也不觉得有什么过分。

在欧洲的酒店我还没见过有中国员工。得知这个女孩是专门聘请来接待中国游客,想到满胡同来朝拜的东方面孔,心里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