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51.html


3.

周勇把摩托车驶进巡警队停车场,熄火下车,看一眼,莫杰和马胜利的车也已经停在车场里了,他取下头盔在车头挂好,向门口走去,大院里,是四个轱辘的车停放的,一辆中华轿车开了进来,在他身边刹住,电动窗玻璃落下,队里另外一台巡逻车的老大江涛的月亮脸出现。

“等我一会,有事找你!”他对周勇说,然后把车在一个空位停好,下车向等着的周勇走过来。

迎着周勇询问的目光,江涛递一根“中华”过来,看到对方摇摇头,于是自己点上。周勇“呵呵”笑着说:

“你够专一,开中华车,抽中华烟!”

江涛鼻孔里喷出一股烟,对他这个玩笑呵呵一笑,一边走一个问:

“你哥哥…嗯,应该是你外甥…找到医生了吗?”

一说到这个问题,原本脸上带笑的周勇不由得表情有些苦涩。他回答:“找是找到了,还是一个外国的专家,就是……”他苦笑着搓搓自己的拇指和食指,“就是钱的问题啊!”看一眼江涛,问:

“怎么?你有什么门路?都知道你是我们队里的‘小灵通’!”

“呵呵”江涛干笑两声,叹口气,说:“那我帮你们也留意一下!”他向周勇点点头,说:

“有消息通知你!我过去了!”说着自顾自的转身走了,剩下了周勇有些发愣的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摸不清楚这个“小灵通”到底什么意思。

走到告示板前,他看到了两张新帖的告示,一个是要求各组开展学习“****”,并要写出深刻体会的告示——他无奈的叹口气;不喜欢政治学习,是队里老大经常批评他的理由——另外一个却引起了他的兴趣:半个月后将要开始市局公安系统的散打比赛!

看到最后,他不由得嘀咕道:“第一名才拿到5000块?市局太小气了!至少要一万才有意思嘛!”

一说完,他就感觉到背后有人,而且对方的话马上传入了自己的耳朵:“就是有一万块的奖金,你就以为自己稳得第一名?不要忘记去年你才拿第三名,前两名全部是人家刑警队的!”

周勇转脸,“嘿嘿…”笑眉笑眼的对队长说:“那那个…去年比赛的时候我不是肠胃炎拉肚子都脱水了,身体才好,还没有调养完全就参加了!”

队长“哼”了一声,毫不留情的说:“我可记得,当时面对后来的第一名,某个人只支撑了5分钟不到就让我丢了白毛巾认输了!”

周勇老脸微红,说:“那那不是病体初愈嘛——”

队长锐利的双眼瞟一下这个自己的得力干将,也是最让自己挠头的老油条,问:“最近你很缺钱吗?怎么到处借钱?嗯…你外甥那边……”

说到了正经事,周勇收敛了自己有些赖皮的笑脸,轻叹一口气,说:“找到医生了,只是……手术费要30万!”

队长也轻叹了一口气,点点头,说:“嗯,队里开个会,给你外甥搞个募捐怎么样?”

想了一下,周勇摇摇头,说:“我哥哥不会接受的,他是个要强好面子的人!”他用感激的目光看一眼自己的队长,说:

“还是我自己借吧!这样我哥他比较能接受,毕竟,我们是一家人!”

“嗯,好吧!有什么,向队里说!”队长再次点点头,转身走了,马上又回头,犹豫了一下,说:

“我给你报名了,参加散打大赛!去年的第一名,市刑警队的唐伟…半年前牺牲了,在一次追捕逃犯的行动中!那个逃犯到现在还没有抓到!”说完,再次转身,走了!

“而——干嘛告诉我这些?”周勇觉得不对劲,很快就反应过来:也——老大,你该不会是说去年的第一名不参加比赛了,我就有机会获得第一名了吧?你不会是这样的意思吧?

看着队长的消失在楼道转角的背影,周勇摇摇头,在心里说:鄙视你,老大!

他没有想到转过了转角的队长也在同时在自己的嘴上轻轻拍了一下,低声道:你太没有血性了!不为自己牺牲的战友难过,反而因为去掉了一个强手,自己的单位更容易取得荣誉而开心!你是什么人啊?先鄙视自己一下!


“今天重点的巡逻点是飞鹅批发市场!汽车南站和周围的三大片出租屋区……”作为1130号巡逻车的头头,在发车前,周勇对自己的三个手下做了工作重点介绍。然后,他把文件夹合上,看一眼三个手下,问:

“都明白了吗?”

“明白!”三个人异口同声。

“拿装备,登车!”周勇一声令下。拿起了装备的三个人进了巡逻车发车车场上车。

“1130号巡逻车出发!”周勇拿起对讲机向指挥中心报告。

“可以出发,工作顺利!”指挥台回话的声音清脆而带点甜丝丝的感觉。

看到周勇放下了对讲机,踩油门让汽车加速的马胜利“呵呵和”的傻笑着说:“是那天我们看到的新来的!今天终于上岗了!声音还真甜真脆啊!”

平时这个家伙的话会得到老大的热烈回应,但是此刻,周勇却只是皱着眉头看一眼他,又把目光看向路的前方,不知道老大为什么臭着一张脸的马胜利马上闭嘴,专心的开车!


巡警的工作是车巡和步巡结合,此刻巡逻车开到了汽车南站,马胜利在平时他们停车的位置停下了车,四个人各自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装,下车开始步巡。

车站前站或者是在台阶上坐满了人,已经是快年底了,在这个城市打工的许多人已经置办好自己家的年货大包小包的准备随车带回家,也有更加多的人,希望趁着年边可以在做好自己本年度最后的一笔生意或者是订单,此刻全部都在这里等待这自己想要乘坐的车辆,准备奔向各自的目的地!

车站里有自己的服务人员,拿着大喇叭在一遍一遍的宣传:乘车不能携带的物品,什么什么车次还有空位,那个那个小朋友和自己的家长走丢,家长在那个门等待……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忙乱而显出一种生机勃勃!

周勇按照四人成队的条例走在最前面带着白手套的左手自然的摆动,右手则卡在武装带上,背后腰上别着64手枪的马胜利和莫杰也是一样的动作,只有胸前挎着79冲锋枪的李克一手握着枪把,一手扶在弹夹上,目光威严的和自己的同事在路上走过,那些拥挤的乘客不时的侧身让开一条道路,给巡警们通过。

周勇时不时会停下来,向某个乘客敬礼,要求对方出示身份证,然后他拿出别在腰上皮包中的掌上警务通核对,完毕以后在把身份证还给对方的时候,说一声“谢谢合作”,或者是点点头,而在他检查这些证件的时候,他背后的三个警察会用目光照顾到周围的动静。

从车站里走了出来,他们转入了半个月发生过命案的牛市巷——周勇的手握紧,又放松,继续带队向前走去,背后的马胜利也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只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他们还不能忘记或者是可以淡漠视之,对那个死在枪下的男人!

尤其是周勇,他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常常会想到自己的那一枪——他不是没有开过枪,但是,却是第一次用枪结束了一条活生生的生命;这个生命还有自己的孩子——他按照心理医生的建议,一直提醒自己:我是警察,对方是当场杀死了自己老婆,已经有些疯狂了的凶徒,我开枪,只是为了制止他进一步犯罪;而且,我救了他的小孩,一个可爱的小孩!

但是,这些建议和这些给自己的心理暗示,不能让他忘记一个事实:自己,在这里,杀死了一个叫“韦炳宽”的人!

会适应的!当他们终于通过了巷子的中段的时候,周勇对自己说:我会慢慢的淡漠这件事情的!

在和巷子里几户老居民交谈了几句以后,周勇带队原路返回。才走到巷口,就看到一个中年人拖着一个女人,一边走还一边用脚踢她,然后一抬头,就看到了眼前四个手里拿着警棍,手臂套着“110巡警”的警察!

男人连忙放开了掐住了女人脖子的手,辩解道:“我…我看到这个女人摔倒了,扶她起来……”

一下子失去了支撑的女人双手撑在地上,抬头看着眼前的警察,也连忙开口:“我…我是摔倒的…和…他没有关系!”说着,有些踉跄的站了起来一手微微的遮住了自己的嘴角,一手用袖口擦去了嘴角的血迹。

周勇本来就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眼熟,一看到这个动作,心里不由得重重的跳了一下,但是他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是用平和的声音说:

“麻烦你们把身份证拿出来!”

男人有些犹豫,更加多的是有些恼怒,他手伸进了怀里,但是嘴巴却还在叽里呱啦的:“我…我说了…我只是把…把这个女人扶起来…和…和她没有关系,怎么也要看身份证?”

女人却老老实实的拿出了身份证递了过来,有些苍老的脸上带着一些讨好的微笑,但是笑容却牵动了嘴角的伤口,不由得“嘶——”吸了一口气。

“谢谢你的配合!”已经看过了对方身份证的周勇把证件还给女人,手顺势拉低了一点自己大檐帽的帽檐,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却让他在心里感觉到一阵悲凉:为什么我要拉低帽檐?怕她认出我来吗?还是…为了不至于让她看到过去的同学…而感到尴尬?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对这个已经显得苍老的女人说:

“你可以走了!嗯...受伤了回去上点药……”最后几个字,低沉得他自己都听不清——自己的关心,对她有什么帮助?她还会在乎吗?周勇在心里苦笑着对自己说:看她一身艳俗的服装,脸上的残状,和故作风情万种的样子,就知道她现在在从事什么职业了——人家那些比她年轻漂亮的小姑娘都不敢在自己的家乡做这种职业,她呢?却就在这座生她养她的城市做这种职业!她还在乎吗?

在他眼睛里露出了沉思的时候,耳朵里听到了女人的声音:“谢谢同志!那.那我走,走了!”他抬起眼睛,已经看到女人转过了背,一瘸一拐的走得有些艰难,但是却是头也不回!

那边,马胜利也已经查过了男人的身份证,几句话把男人打发走了,看一眼脸色有些异常的老大,沉默了一下,说:“我们……”

周勇抬头,接口说:“继续工作!”


巡逻车到了飞鹅市场,再次停下进行步巡。

市场内,不时的有批发店的老板和几个巡警打招呼。

“周警官,来,到我这里喝口水……”

“呀,小马,今天怎么那么精神啊……

“这位帅哥警官贵姓啊?姓李啊?”

周勇和身后的三个巡警脸上带着笑容一路走了下去。其实,那么大的市场,维持治安,靠的还是市场里的保安,但是,周勇和他背后这三个警察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这里巡逻两圈,让这些做生意的老板看到他们身上的警服,让那些小贼大偷看到巡警身上的手枪冲锋枪电击棍这些装备,也是一种安定人心和威慑的手段!

他们的作用,就是用行动告诉大家:这里有巡警巡逻,这里的安全,我们来保障!


“无惊无险,又够钟点!”1130号巡逻车返回队部,在停车场停下,莫杰随口“赋诗”两句,以表兴奋。

“嗯,大家把今天的工作报告填好就下班!”作为老大的才不理会他话里似乎带着“我就盼着下班”的潜台词,说完了话无声的下车,向着楼上办公室走去。

下班已经两个多小时了,马胜利他们早就走了,但是把车开出了大队的周勇却在街心公园把车支起,丢两粒木糖醇到嘴里,无意识的时不时嚼两下。

去?还是不去?去了,又能怎么样呢?给钱给她?这样可以帮得了她?她又愿意要你帮忙吗?自己的外甥现在也等着找钱做手术,自己可以帮助她多少…….曾经,她是自己的初恋!曾经,自己以为她会过的幸福,但是,今天……当年,自己又是怎么伤了她的?她会原谅我吗?她应该不会原谅我的!因为当时她就一去无影踪了!我怎么找也找不到!

无数的问题,在周勇的脑袋里盘旋回绕,兜来转去,纠缠在一起,让他心乱如麻!

他手伸进了牛仔裤的后袋,手指摸到了一枚硬币。

硬币躺在他的手掌上,他吸了口气,说:“花在上,就去!”他手指一翻,硬币翻到了屈着的拇指上,拇指一弹,硬币直线升起,在空中翻滚,到达最高点,下落,“啪”,落在他掌心!

他看到了答案!是国徽在上!


当警察把身份证还给自己的时候,曾英已经认出了眼前这个人是谁,但是,她还是无言的接过了自己的身份证,无言的转身,离开!

被那个中年人打伤了的脚很疼,尤其是现在还要走那么远回到自己住的出租屋,脸上,也很疼,连笑一下,都疼的厉害!

他妈的,至于打那么厉害吗?不就是老娘在趁你洗澡的时候多拿了你钱包里的300块钱吗?你他妈的搞也搞过了,还想怎么样啊?

她恨恨的想着,又突然有点开心,笑容牵动了伤口,疼得她呻吟了一声,但是心里还是开心,因为,突然出现的警察,让那个男人没有搜到自己藏在胸罩里的300块,自己被打了一顿,也算是小赚了一笔,可以休息两天了!呵呵,我才30岁,可是我的腰,已经很疼了,不休息,腰就要断了似的!

应该高兴的,可是为什么我开心不起来?不就是被一个熟人看到自己的狼狈样子吗?又不是第一次!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现在开心不起来呢?她一遍一遍的回想着那个警察的动作,记忆在对方还了自己的身份证的时候却拉低了帽檐的那个动作上停顿。他认出我来了!他还认识我,还记得我!那时他是怎么说来着:他说他和我交往,他的朋友都笑话他,说我这个小结巴配不上他!

我是配不上他的!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而且,那个晚上,那个长毛,侮辱了我!我才是高中生啊!他居然都不放过我!我怎么还有脸和你见面?我怎么还配得上你呢?我只能转学,回到妈妈的老家……这样也好的,装作都没有认出对方!这样也好的……

嗯?脸上是什么?怎么湿湿的?还有点热?她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颊,看到了自己手上的液体。是眼泪?居然是眼泪?我怎么还会流眼泪?我不是已经忘记怎么流泪了吗?

曾英不顾自己嘴角的伤痛,突然痴痴的“哼哼哼”的笑了起来!眼泪,却在她的笑声中滚涌而下。

我居然还会流泪?她痴痴的对自己低语,脚下却没有停,一瘸一拐的向自己一个方向走去!我居然还会流泪?我以为,自从我发现我嫁错了老公以后,我的眼泪流干了呢……

终于到家了,她习惯性的站在电线杆背后,用袖口把自己脸上的泪水擦干,整理好自己的外套,才从电线杆背后走出,走到自己家门口,拿出钥匙,打开了铁锁,推开门的同时,她对屋子里喊:“妈妈,我回来了……”

声音清脆,没有一点结巴,就像一个出门远行回来,急着要见到妈妈的孩子那样的急切和依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