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8年开始的经济历史宏大叙事结构的转变,将会告诉人们:次贷危机后,全球化正在面临一次倒退。


经济学家在研究贷危机最有害的杠杆工具时,忽略了一个事实:信息的同步传播,是一种心理的杠杆放大工具,并迅速加重了民族主义情绪在面对全球化时的权重。


过去五六个月的全球经济体博弈中,这种心理效应快速转化成意识形态:开放收缩了,自由收缩了,合作收缩了;退税提高了,壁垒加固了,补贴增多了;谈判意识形态话了,开放重商主义化了,政治路线左翼化了。


1月20日奥巴马上台后,美国民主党的对外经济政策中,会不会和亚洲打起贸易战是一个重点话题。无论是民主党的路线基础还是美国当下的政治需要,保救业的战略一定会对来自中国和亚洲的出口施以重拳。当下的贸易战情绪恐怕比1980年代的美日贸易战更为浓厚。几天前,美国外长保尔森已经把次贷危机的根源,矛头指向中国等亚洲国家的高储蓄率。这与几个月前焦头料额的保尔森求救于亚洲主权财富基金时的情形完全不同。


西方的自由主义者与亚洲的重商主义者开始各说各话了,这已经给对方发出了信号:我将要收缩,我将要保守。每个国家在现在,都可以不受任何意识指控而打出刺激经济的旗帜,中国的4万亿计划,美国的第二轮7750亿美元计划,德国的第二轮600亿欧元计划。各国央行在2009年春天还有最后的降息武器与空间。


从北美到欧洲,拯救经济的手法惊人地一致,但利益体之间的裂缝却越来越大。


以最近的天然气之争为例。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天然气之争看似只是一个前苏联阵营留下的一个冷战式尾巴,真相却在于美国次贷危机的后期连环影响。我们可以看看这件事情后面的真正推手是什么。


几周前,俄罗斯牵手一些国家成立了“天然气欧佩克”,意图通过垄断通往欧洲国家的天然气价格,维持俄罗斯的能源经济利益。以它的地缘政治与军事实力,再加上天然气这一能源武器,俄罗斯可以把自己在金融危机中的损失让欧洲来埋单,就像美国用美元贬值让亚洲为它埋单一样。


再往前看,今年全球油价从147元高空坠落到40元后,过于依赖石油财富的俄罗斯经济受到了一次重创石油的损失得让天然气来弥补。这种强硬的冷战式手法,已经把经济问题地缘政治化了。俄罗斯减少乌克兰过境的天然气,变相关掉东欧部分国家的天然气输出,令一些小国甚至处于全国紧急状态。如果把几年前的颜色革命和这次的乌克兰截气事件结合起来看,问题可能更严重。对此,俄罗斯《晨报》的文章甚至夸张地惊呼,乌克兰截留俄国过境的天然气,将会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评论员、次贷危机最冷静的观察家之一,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呼吁,实用主义手法也许是救经济的好办法,但如果这时,各国的政治大佬们都戴上意识形态的眼镜,问题将会越来越复杂。马丁·沃尔夫也许忘记了,全球化也像钟摆一样,每隔一个历史时期就要“反动”一下自己的轨迹。


19世纪末,英国的商业主义曾经带动了一次规模最为宏大的全球化运动,尤其是自1870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资本、商品与移民的开放,整体上提高了那样一个时代全球化受益地区人们的生活水平。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欧美世界都在猛烈收缩。1930年美国的《史穆德—哈利法》(Smoot—Hawley Bill),将关税平均水平提高到60%,美国那样一个自由市场色彩浓厚的国家用如此的手法封闭国门,令欧洲国家竞相仿效。全球化的这次大倒退伴随着各国为经济问题的争吵、报复进而演变为世界大战。


上个世纪50年代,二战的结束与西欧、日本等新型经济体的飞扬只是一段二三十年的时光。学者们发现,自1980年代后期,美国的自由贸易政策已经不断收紧,与日本、中国大打贸易战。欧洲的对外贸易政策轨迹也如出一辙。


华尔街的这次大失败最坏的结果是全球金融改革因噎废食。实际上,消极保守主义已经在经济和政治上双双当家。从俄乌天然气之争到欧美已经开始发起的贸易战,我有理由对于未来悲观。全球化从欧美发起到现在只有中国和印度在呼应,这样一个低潮期开始后,人们有理由对于未来悲观,但愿不要出现1930年代式的那种倒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