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与欧美日不同,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是国内居民消费不足,导致企业出现产能绝对过剩,收缩规模,进入紧缩周期。




我国经济回暖,需要两大必备条件:就业率上升、资产品价格止跌。




就业率下降与资产品价格下跌导致居民财富缩水,是中国经济停滞的两大瓶颈。这两个瓶颈关系到居民的消费预期:如果就业率下降,居民不得不拿出存款用于日常生活,或者用于未来生活保障;而资产品价格下降,甚至股市与楼市价格下降到让投资者纸面财富变成对银行的实际亏损,此时居民就不得不减少消费还债,导致经济紧缩预期更加严重。




我国的就业形势非常严峻,这是消费紧缩的命门。导致国务院参事陈全生指出,在全球金融危机重压下,今年中国已有67万家小企业被迫关门,约有670万的“就业岗位蒸发”,高于此前统计的830万。不仅如此,本来应该成为消费中坚力量的毕业大学生成为失业一族,致使我国潜在失业率增加而消费景气下降。中国社会科学院日前发布的《社会蓝皮书》称,中国城镇失业率已经攀升到9.4%(比政府公布的截至三季度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0%的统计数据多出两倍),2009年610万名大学毕业生中就业困难的比例可能占到1/4。




城镇失业率上升,由此造成国内居民消费无法弥补出口下跌10%的缺口,进一步导致企业预期不佳减少投资,企业惜代,央行降息与贷款继续紧缩反常经济现象并存。




面对就业问题,有关方面提出企业不应轻易裁员,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和税务总局日前也联合发出通知,采取缓缴社会保险费等五大举措减轻企业负担。这些举措可以减少企业的财务成本,但并不能解决消费紧缩的要害问题。解决这一问题的惟一办法是增加就业,无论是积极财政政策也好,宽松货币政策也好,必须以增加就业为导向,罗斯福新政时期的公共工程,其中包含有就业指标。否则,积极财政政策虽然可以填补信贷紧缩的缺口,却无法传导为最终的消费增长。




与就业同样重要的,是不让消费者财富缩水,在这方面最需要警惕的是资产品价格下降,导致居民消费紧缩。2008年我国A股市场市值蒸发22万亿元人民币,不幸中的万幸是,我国资本市场没有使用杠杆效应,市值蒸发没有让大多数人成为负债一族忙于还债,但仍然存在真切的负面效应,人们不愿消费也不敢消费。典型的证据就是,无论央行怎么降息,躺在银行里的20万亿元人民币的居民存款就是没有减少。




泡沫退却,资产品价格下挫,但资产品价格如果下降到投资者的初始投资大幅缩水,人们将节衣缩食应对寒冬,尤其是房地产市场,人们手中的房产一旦跌到投资额以下,购房者会把自己打入“负翁”一族,想尽办法解决债务困扰,降不降息与投资者的决策关系不大。因此,在制订房地产政策时,以投资均价作为稳定的底线,十分必要。据预测,积极的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可以使购房人的成本可以下调到10%左右,相比而言,股市维稳,代价更大。




我国实行的积极财政政策可以用政策消费解决信贷螺旋式下挫,是及时之举,而要稳定经济,则需要进一步规定积极财政政策提高的就业人数,以及资产品价格的稳定底线,防止形成消费紧缩症,居民忙于存钱应对不时之需与房贷,从这个意义上说,就业增长与资产品价格的稳定是保障内需的左右两翼。


解放日报 2009-1-8——叶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