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一部:西州记事 第二十七章:邕州五日(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富贵接过下面卫兵递上来的一个火把,他火把举过自己的脑袋,冲下面众人喊到“各位兄弟,这里是独立师直属警卫营,我是营长卫富贵。大家认准我的脸。刚才带你们来的是我们营的卢连长。刚才卢连长在你们营里跟你们讲的话,你们是不是都有点动心啊?说不动心那是假的,给你财发,你说不要发,你难道是神仙,不食人间烟火?”底下有人嘿嘿笑起来。“刚才我们卢连长给诸位的承诺都不是假的。这两天我们警卫营是准备干一票大的买卖,但人手不够,所以邀大家一起发财。一会各连连长会把详细情况跟大家讲。我保证,在戒严期间,兄弟们只要严格按我的命令行事,保证大家有财发。另外,我们警卫营还有不少兵员缺额,各位这次好好干,我保你们有进警卫营的机会。”

听了富贵的话,底下这群邕州兵不仅相互交头接耳起来。精气神眼见有些活络了起来。

富贵也不再理底下人的想法,跳下石狮,把几个营连长招呼到过来,做了分配。老卢和大汉,先去队伍里挑了一部分人,补充齐自己的编制,随后剩下的人平分给短枪连和特务连。虽然编制上对人员进行了划分。但是针对这次特殊行动,富贵采取了特殊的功能编组的方法。愣子主要负责防区内的防务,书同在几个兄弟中,读书最多,主要负责登记造册、钱款收取以及安排押运队行程,秦三主要负责管理押运队,老卢主要是准备接待即将来到的客人,富贵居中协调,根据其他几人的随时变换的要求,不断调整、安排兵力配置,处理紧急事务。富贵规定在每个功能组中,相关的长官有绝对权威和责任。

把人员分配完,第一批生意就来了!



那几个邕州银行的伙计为了银子可是下了大力气,按照郑经理提供的名单上自己熟悉的一些人,分清责任后,四个兵护着一个伙计,分成八路,连夜挨个拜访了名单上的邕州士绅名流。期间口舌如簧,极力渲染如今邕州兵匪之可怕,以及警卫营确保安全之可靠。不少人看到那份空白的协议内容,第一个感觉就是啼笑皆非‘好么,一拨人扮黑脸,一下午来不断的勒索、敲诈;一拨人又扮红脸,晚上送来个让你大出血的什么保安协议。这些人不过都是一路货色---都是要钱。况且万一这是绑票呢,骗你掏了钱跟着他们跑,那不是羊入虎口么!

于是几路人跑了半夜,名单上五十多个人,也就十来个接受了协议。这还都是因为下午兵灾愈盛,有些街区,已经开始异常混乱。公然抢劫、强奸不时发生。这些人家不少人都受到勒索骚扰。因此一见平日里与其交往非浅的邕州银行出来做保,基于对邕州银行的信任,这些人就勉强答应下来尝试尝试。为此,这十几户大都选择是第一档的收费。

接到生意,富贵也不嫌生意小(八百大洋哦,还小)。迅速做了安排。为防止万一,卫富贵规定秦三最多同时派出六个押运队前去接人。防区内随时保持一个百人队的预备队。派出的每队由一名领头军官带领,其他人不论官职都算士兵,按照约定前往别人家中,护送相关人员。每队押运队携带不少于两挺机枪,军官另配信号枪一支,紧急关头发信号弹招呼援军。

第一批押运队出发前,富贵当众人面下令:今后出任务的每队人,按地址远近,士兵每一次任务都有五至十个大洋的分红,军官加两倍。人只要一送回,既发钱。而当天参与防区守卫的士兵,则每人每天十个大洋。一天一结。任务大家轮流执行。

命令一出,众人欢腾。士兵们各个兴奋异常,干劲充沛,恨不得一晚上把邕州富户全送到自己防区来。




天亮前,第一批客人终于陆续全安全接到防区内,安顿了下来。富贵专门请邕州银行的郑经理出面,挨户安抚众人。十四户人家尝试此协议,终于打消了大部分的疑虑。

不过中间还是出了些岔子。有几户见协议中有押运费用减半的条款。为了省钱,就没有要后面的各项服务,以为到了富贵的防区里,那里找不到吃的,找不到住的?!可是没想到人到了才发现,整个防区里几乎所有的空房都被警卫营租走了,出再高的价各类出售日用品的商铺都不敢与之交易。吃没的吃,住没得住。只好回到警卫营这里,一见老卢笑眯眯地递上来的价单一看,差点晕死过去,单租一间房,一天一百大洋,一碗不见米粒的稀粥,要两个大洋,一个鸡蛋要五个大洋…….拿着单子,几户家主一个劲冒冷汗,心想,做这事的还是人吗?一个大洋可以买近百个鸡蛋,你一转手就变成了五个大洋一个?做人是不是太黑了,太不厚道了!不仅想找老卢去理论,老卢头一扭,嘴一撇“爱买不买,又不是逼你买,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么!”就顶了回去。

没法子,只好找来郑经理去找卫富贵说和说和,富贵于是说“基于是警卫连的头批客人,情理上也是要优惠点,这样吧,已付的头款不算,这几家需要重新按协议一条龙套餐价格另外立即支付现款来”,几家还想来还还价,富贵斩钉立铁地说到“这已经很优惠了,你们不信单个买买看要花多少!后面再来人做如此事,我是一点也不优惠地。”几家人无奈拜服!

既然头批客人来的很轻松,卫富贵要大家趁热打铁,扩大战果,亲自前往十四家士绅住处,也不为别的,就是怂恿这些人在空白的协议背后写推荐,并且深挖这些人家的思想根源、关系网络,鼓动这些人给其亲朋好友发出推荐信件。这些人本就折腾了一夜,本想好好睡睡,可富贵摆出一副,不达目的不让睡觉的态势,赖在人家屋里不走。实在熬不过,这几家士绅每家都在空白协议后面写了推荐,盖了印签。又提供出了不少新的人家名单和推荐来。富贵如获至宝。于是下一批联系人员又派了出去。

现在富贵的协议是越发具备说服力了,有警卫营的大印,有卫富贵的签名大印,有邕州银行的作保和推荐,有十几个本地名流的推荐。富贵看着协议,心花怒放。“这都是钱呀!咦,这乡绅的推荐下面写了行啥字?”富贵奇到?细一看,不仅大笑了起来,只见写到“望各位兄台尽可能选一条龙价格,单点太贵!”

第二批人出去的效果就好了很多,不仅是因为协议里的推荐够硬实,而是天亮后,整个邕州都陷入了混乱。昨天牛刀小试的各队人马,一大早就开始大规模的行动,全城各家名流士绅商贾富户,都接到少则一个,多则数个队伍的要饷通牒,限定一日内,交出若干大洋换取平安。而冒县民团和一些散兵,则满大街的捋掠路人,私闯名宅,凌辱妇女。幸好昨天富贵的警卫营把阮仁毅发出的不许杀人放火的命令传达下去,否则这邕州城简直就能成了阿鼻地狱。仅一个上午,富贵就出了二十多次任务,随着每次任务回来,协议背后的推荐里就多了一个新的签名。

富贵派出的人签约越发高了起来。全天满城局势不断恶化,到中午的时候,昨夜第一批中没有签约的一些人家,也主动冒险派人出来,联系警卫营,要求帮忙押运人员财物。

富贵不仅有点惊诧这邕州城富户之多,本以为本城也就能有个几十户能支付的起自己价码,富贵打算宰完这批人,再降些价收一些其他人等。但没想到,一天不到,就超出了自己的预期。不仅好奇问了问邕州银行的郑经理,这才知道,这邕州地位之特殊,导致此地巨富商贾如云---其西临茶马商道,北临巴盐产地,旁边的西州等几个防区,自古来都是宝石、金银矿丰饶高产之地,因此在邕州形成方圆五百里范围内最大的钱货人集散中心。凭借强大的财力,此处历代商贾都大力经营政界,导致邕州城几百年来都人才汇集、货物充沛、财力雄厚。怪不得冒县民团那帮混蛋,死皮赖脸也要混进来分杯羹的原因了。

于是卫富贵放下心来,决心大干快上。于是光这天下午,富贵就亲自出了两次大的任务,每次都动用了一个连的兵力,朱大寒为此专门别出心裁地在一辆马车上固定了一挺重机枪,在押运队尾进行压阵,另有二十挺轻机枪同行,甚是拉风。而其他人除了随身携带枪弹,每人还别了根棍子,专打不长眼拦路的家伙。这两户人家都不简单,根本不要富贵他们提供马车,每家都自备有三十多辆大车出行,富贵这两单生意,每家就收了上万的费用,为此当这两路人到了防区内,富贵他们把一家安排进,警卫营租的唯一个整栋大宅中,还有一家,警卫营索性把在师部自住的所有房间都腾了出来给了那家人。

这两家人还真是了得,安顿下来后,直接以每人每天五十大洋每家雇佣了五名警卫。把富贵给乐的。

整个白天,富贵出动近五十队(次)人马,帐面金额收入近十万元。虽然好消息不断,但卫富贵可没有乐多久。傍晚的时候,一连串不好的消息汇总了过来。


实际上,从下午开始就不断的有人来反应情况了,尤其是出勤的押运队,从中午开始就经常发现,一些其他营的军士,或远或近的不断打量他们,甚至派人跟踪他们。一些二十人以下的小队甚至遭到数次民团兵痞的骚扰。更让卫富贵警觉的是,已经有士兵反映,不少其他部队的士兵,以找老乡的借口,不断的与自己的手下接触,旁敲侧击地了解富贵的行动计划。

天黑前,卫富贵紧急地召集了几个手下,聚在一起和议了一下,一致认为,留给警卫营没有太大风险执行护送任务的时间不多了,很大可能也就只剩下今天一个晚上。思付良久的卫富贵于是做了一个更大胆的计划。

富贵将本来同时最多出动六队人马执行押运任务的上限取消。尽可能多的派出押运队,为了解决人手问题。富贵更别出心裁地让愣子和老卢两人雇佣本地青壮做‘临时士兵’,抗着没有子弹的步枪,在辖区内装模做样一天,不用打仗,就可以拿十个大洋,还管饭。戒严解除就放回家。听到这消息,一些被戒严困在家中的人,都抢着跑来报名。一时间,就聚拢了两百多青壮。于是外围岗哨大量老兵被撤了回来,加强进了押运队。而这些青壮则被派到防区外围的房顶,街角里,在黑夜中窝在那里,远处只能隐约看见有晃动的人影和冷森的枪械。于是从外面看防区,不仅没有觉得防卫力量降低,反而让人感到人数又增加了。

在征兵、调整防务的同时,富贵专门和钱书同商量了具体押运措施。硬是让他两琢磨出一个人力使用效率最大化的作弊方法。略一试用,押运队的行动效率一下提高许多。方法很简单:首先严格要求每个押运队完成一次任务的时间,并且要求签约住户们在押运队到达后半小时内必须出发,否则要么押运队撤走,要么加付50%费用完成协议。

同时把城区划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域,每个区域设定一个集合点。每次在这个区域内,同一时间内同时投放三个以上押运队 。每个押运队接到客人后,按时迅速前往集结点汇合,几路合并成一个押运大队。 几个队合并后,其中有三成至五成的人手脱离大队,执行新的押运任务,由剩下的人把这个混合队伍押运回来。由于每个混合队伍的押运人手都大于任何一个单一协议中规定的人手,不属于违反协议行为。这种打擦边球、作弊、占小便宜的方式,当时就让不少人家都起了意见。不过押运队军士们可不管,什么都是一问三不知,问急了,就甩一句‘你找我们营长去,我只是执行命令。你要再有意见,你就别走,自己呆在家里’。

……


不过到了防区内,你再想找卫富贵?!好么!抱歉,反正这一夜是没有人成功的找到卫富贵的。



当卫富贵冒险大肆增派押运队‘抢钱’的时候。在城南的一处屋子里,几个人也在合计着抢钱的事宜。

冒县民团孙大官人为首的几个人,围着二旅长米强不断抱怨着,米强显然也有点烦这几人,听他们嘀咕个不停,气的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吵吵什么?虽然说这次阮师长摆了你们一刀,但是毕竟还是让你们分了杯羹不是?老子我拿了你的钱也没有白拿,在师长那里替你们说话,这次师长使计阴了程秉那小子,我不也提前知会了你们了?否则你这两天还不抓眼瞎!”

孙大官人一看米强脸色不是很好看,跟边上一众人使个眼色,自己陪着笑,小心的说着“米旅长,您别误会,我们可没有对您有什么想法的。我们来这里也快两天了,捞也是捞了一些,可是城里那些真正的富户商贾可还没有真正动到几个。我也听说,米旅长你的防区里不少人家给了您饷银。但您之前没有跟他们打过交道,你是不知道这邕州之富。虽说乡下里,一个三代同堂的富农一年赚个三四百大洋,不是太难的事,但是您要知道,在邕州城里,尤其那些顶尖的富户家里,这点钱说不准还不够人家一天花销的呢!”

“哦?”米强听孙大官人如此说,不仅来了好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