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企业公关预算折射民企的无奈

山东聊城新奥燃气的一份公关预算表被“好事之徒”公布在网上,这份预算,与众不同的在于详细地列出了“公关”对象针对的具体的政府官员,从市委书记、市长到具体的科长、科员,凡是与该公司业务相关的部门和企业负责人都名列其中,网民们有惊讶于所涉地方官员的灰色收入的,也有怒骂官员贪腐的,我倒不由同情起民营企业的生存艰难来。


事实上,像这样的公关预算,估计每一家企业都有。假如没有,这种企业基本上做不大。这就是中国目前绝大部分城市真实的营商环境。既是“中国特色”,也是“中国国情”。其中固然有中华民族“礼尚往来”,讲究人情世故的成份,但如此巨额的公关预算,换成企业的产品,或者销售利润,会是怎样一个巨大的数目。例如山东聊城的新奥燃气,一个地级市的公司,一年的公关费用就要一百多万,新奥燃气在全国又有多少个这样的城市?最令人吃惊的是,企业的工作做得非常细,公关对象非常明确而具体,都是要害部门和重点客户,我甚至想到,会有许许多多的企业都会将这份公关预算保存下来作为将来作企业预算的教材。


记得在2002年,我曾经在河北采访过新奥燃气的老总王玉锁,他在采访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谈到民营企业的发展太需要政府的支持,尤其是燃气这种原属国家垄断的能源型企业,生存空间犹为狭小。因为经营的每一步都离不开政府各部门的支持。管道必须经过市政部门,如果你在一个城市,没有得到市政部门的支持,根本就没有生存可能。


六年过去,我们从新奥属下的一个小小的下属公司,看到一个民营企业在取得和维护政府关系方面所付出的巨大成本依然如此之高。这仅仅是一个民营企业的缩影,换一个行业,换一家企业,我们不难想像,企业的财务预算都得留出这样一份钱。尽管这样的事实一直都存在,而且存在于任何一家有一定实力和规模的民营企业。当然,我们也完全可以想像,国有企业更不在话下,预算也许更大,只是因为管理的原因,他们倒不必如此精确地做出涉及官员姓名的预算表。而新奥燃气是一家上市公司,有着规范的财务制度。这件事的公开,就如窗户纸一下被捅破了,一定会让很多公众有的放氏地产生联想,人们甚至会进一步计算出一个市委书记、一个市长,或者一个普通的科员,只要手中掌管着一些权力,他每年可以从企业得到多少好处。网络上曝光这份公关预算,我更加担心新奥燃气在山东聊城的生存了,也许因为这份文件的曝光,会使山东聊城的官方蒙羞,让新奥公司有口难辩。也许今后聊城的地方政府再也不敢关照新奥燃气了,也许企业将撤换该公司的负责人,最坏的结果,新奥燃气也许要从聊城把业务撤出。


客观地说,好在这仅仅是一份预算,因为是暂未发生的事,不能因此追究某些官员的责任。通过这份预算,政府应该看到自己工作改进的方向。在眼前全国各级政府都在想方设法促进经济发展,减轻企业负担,拉动内需的时候,是否更需要反省在创造企业营商环境方面的所作所为?是否更需要检讨创造良好投资环境,促进企业发展方面的实质工作?该认错的应该是相关政府领导,他们是否已经习惯了企业做这样慷慨的预算,他们是否明白企业为了生存与发展,如此这般实属无奈?如果山东聊城的相关负责人不恼羞成怒,反而从中反思,将会是聊城市委、市政府最高明的公关。


我们的社会,和媒体,应该宽容并理解相关民营企业作出这份公关预算的苦衷,倒是更应该督促各级政府改进工作,把行政许可做到实处,等到哪一天,民营企业不必作出这样直接针对具体官员的公关预算时,相信民营企业会发展得更好,纳税会更多,政府的收入也更丰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