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树林内外死气沉沉,没人再开一枪,西一欧针对吉野特攻队的二号方案就是:敌动我动,敌不动我不动。

吉野特攻队嗅到了不祥之感,自己在敌人突袭之下损失惨重,黑乎乎的雪夜谁也看不见谁,对方如此的沉着,极为罕见,双方谁多打一枪就会招来死亡,彼此打法相近、火力相同,剩下拼的就是忍耐和技巧,都在等突破口。

嗵,嗤----熟悉的破空声,嗵,嗤----,轰、轰,两声爆炸,不同的是,一个在林中,一个在林外。林中传来鬼子的闷哼,林外只有一个滚动声,那自然是西一欧。西一欧得手后赶紧滚动,即便如此,屁股后声仍尾随了两颗子弹,石头带人藏在隐蔽处打了三发子弹,同时身边的凤凰战士扔响了十几枚手榴弹,炸出剧响和雪泥,在此掩护下,又响起一片轻微的滚动声。鬼子那边不示弱,和凤凰战士互相投掷手雷、手榴弹,但相互之间距离稍远,都炸不着对方,仅用此手段来转移。西一欧心里像揣个小兔子一样,吓的心咚咚直跳,鬼子太他妈厉害了,自己是肉眼看到对方的位置打的炮,而鬼子仅是听他打炮的声音辨出自己的位置进行了还击。

西一欧惊魂未定,连退十几米,重重扑在格格身上,格格差点被他头碰晕:“当家的,嫩还在吧?”

“靠,不在还能说话吗?”

“俺觉得俺快死了!”格格晕天晕地。

“死不了,配合一下,嫩的嫁妆快办齐咧!”西一欧溜出树坑:“奶奶嘀干活,那个家伙真他娘厉害,光听声音就知道我在哪儿,幸好天黑,不然老子早完鸟。不过弟兄们还挺中,都能忍着不吭声。”

西一欧刚想到这儿,有人喊“1号,在吗?”听到嗵嗵两响,大喝:“快躲开,不要说话。”自己率先滚到一旁。

轰轰两炸,喊“1号”的发声处有人哼了声。

西一欧心里狂骂:真他娘的不吃夸,担心老子安危,让鬼子先要你的小命。

嗷、嗷,林中传来狗咬人的扑打声,西一欧暗叫:真是个好狗。随即,砰,从西边传来一枪,“啊!”林中有人大叫。

西一欧从方向上判断是张成那边开枪击中了林中的鬼子,顾不得多想,竖起掷弹筒凭感觉连续两发,轰轰,炸得林中一条腿飞起。西一欧打了几个滚:搞定!张成这小子终于反醒过来咧!

听听林中没有声响,恢复漆黑。西一欧打个唿哨:“三号方案。”双脚一踢,滚到格格躲的树坑里,树林里再没枪响。

西一欧对石头训练的人很满意,会配合。算算鬼子死的差不多了,不过哪怕只剩一个,也能让自己头疼三天了,那个副队长不知能不能过来。

流氓们采用的3号方案是用手榴弹威逼。手榴弹一个接一个炸响,林中一闪一闪,借着这闪光,看不到有人在动。格格摇摇头:“不知道还有没有活的鬼子。”

“武功高,怕菜刀;功夫强,架不住老子枪子儿多。冲吧!等到天亮,不定能来多少人抢黄金。”西一欧的手在颤,一想这么多黄金谁都眼红。大家都有此想法,已有凤凰战士在往前移动。

“你令都下了,还啰嗦个屁。”格格的声音也在颤。

五个凤凰战士扔出一排手榴弹,雪花、黑泥炸的林中一片狼籍,闪光一过,五人借着黑的一刹那,匍匐翻滚向前爬进。

林中没有反应,石头挥手扔出一颗手榴弹,剩下的人交替掩护,一排一排手榴弹炸响,凤凰战士不断推进。

手榴弹炸起的火光一闪一闪的,西一欧睁大眼睛,只看到那条野狗被惊的在林中乱跑、不见了,再看不到人,拍拍格格:“乖老婆,你呆好,我去亲自指挥。”

格格拽住他:“刚才多危险。等石头清扫完战场,你再去。”

“得了吧,为了嫩的嫁妆,俺得打头阵!不然咋向弟兄们开口要嫁妆。”西一欧拔出手枪爬出树坑,格格恨恨的虚砸了一下,跟在他后面,脸上甜丝丝的。

十几个凤凰战士呈扇面围过去,间距八九米,快将小树林半围住,仍是没有动静。

“靠!树林里的人死光了。”石头叫起来,语气激动,黄金就在眼前。

一半的人半蹲藏在树后,花机关疯狂扫射,另一半的人爬行。直至前方的人打来口哨,枪声停止,树林全被控制。

“靠!金子!”几个凤凰战士喜极跃起,拣拾黄金。

石头哈哈大笑:“发财啦!发财啦!”

西一欧站起身子:“靠,咋呼个屁!拣了宝贝快走。”

“是!”前方的人回答,石头放下背包,打开火折,扑扑,又亮起五六个火折。树林里光线好转,西一欧指挥:“别他娘的都拣,被人全端了都不知道。你们几个在东边警戒,你们几个在西边,快,其他人全上。张成,张成,你小子躲哪了,快过来,奶奶的。”

巴嗒,脖子上一凉,奶奶的,树上的雪掉老子衣领里了,回去得换换衣服。伸手一摸,粘糊糊,啥球东西,借着火光一看,是血,头皮发麻,靠:“树上有人!”

嗖,当啷,两声,树上掉下一支枪、一个白衣人和一颗冒着烟的手雷。西一欧被人猛的撞开,滚出四五米。白衣人正好掉到手雷上,轰,雷在白衣人身下炸开。哒哒哒哒,白衣人残破的身子被追过来的凤凰战士打成肉泥,所有的树上又被问候一遍,地上的死尸也被补了两枪。

西一欧被砸在地上,嘴里灌满泥雪,格格的香风从脑后袭来:“谢谢喽,老婆。”

格格狠狠敲他的后脑勺:“让你不听话。要不是老娘的飞镖,你的小命又挂鸟!”

“俺咋感谢嫩尼?老婆,嫩太重了,能不能先起来。”西一欧恳求,脑袋上又挨了一记,背上一轻,赶紧爬起,躲到大石后面。

石头跑过来看他俩没事,悬着的心落下。

西一欧问道:“刚才谁挨炸了?伤的咋样?”

石头答道:“一个兄弟怕你有失,多句嘴,挨了两炮,幸好地瓜雷延时七秒,有你提醒,只被弹片擦伤点皮。”

西一区点头:“加快搜索黄金!快!”石头赶紧布置。

格格凑到西一欧跟前:“老爷,你咋谢俺哪?今天俺可救了你两次。”

西一欧惊魂未定,做揖又点头:“本欧实在无以回报,愿卖身为奴。”

“呸!养你光闯祸还得操心。”格格双手抱在胸前,笑眯眯的:“俺知道你为了俺的嫁妆费了不少心,这样吧,救你两次,你将来答应我两件事,咱就扯平。”

“中!别说两件,十件一百件都中。”西一欧拍胸保证。

“来,拉勾。”格格勾住西一欧小指,“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西一欧嘿嘿笑道:“又来了!上拉勾,一个月搞定,这次拉勾只要半个月----唉哟!”头上挨了清脆的一响指。

西一欧不敢叫疼,大喊:“张成,你小子藏到啥时候?快滚出来!”

西边跑过来俩流氓:“1号,俺们警戒呢!”

“靠!咋只有你俩啦?张成那小子呢?”

哒哒哒哒,东方传来四声枪声,树林里火折几乎同时熄灭。

西一欧爬到地上纳闷儿:“靠,鬼子援兵来了?开枪也不至于离老子两三百米吧。奶奶的,准备战斗。”

十几个凤凰战士隐在树后、坑边,手榴弹摆在面前。

不多会儿,沙沙的脚步声走近:“1号,别开枪,是我!张成。”

“靠!死张成,吓死老子了!”西一欧放下掷弹筒。

树林里又亮起火光,张成抱着一部电台过来:“1号,俺抄后路整个宝贝。”

张成带人绕到白衣人后面堵住去路,想来个瓮中捉鳖,只堵住了两个鬼子伤兵,缴获了一部电台。

西一欧看着电台高兴,吉野特攻队一个班配备一部电台,通讯真他娘的畅通,俺啥时候能整成一个排一部就烧高香啦。

两拨人汇合,收拾的更快,盛黄金的麻袋有的被打坏改用背包,反正背包多的是。鬼子的十五支冲锋枪、六门掷弹筒照单全收。

西一欧看整的差不多,拔出大刀,砍下鬼子的胳膊:“当流氓是讲职业道德嘀,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蘸着血迹龙飞凤舞写了四个大字。一声令下,石头掩护、全体撤退,从另一条小路返回藏马地点,好马不走回头路,免得被人暗算。

骑上了马,大伙儿兴奋劲上来,掩饰不住对黄金的渴望。每个麻袋看着小,掂一掂少说有上百斤,怪不得吉野特攻队员背不动,折算下来,足有上千斤黄斤,总的算来那可是黄金万两哪!西一欧一看这哪儿成啊,把这些贪婪的家伙叫到跟前:“弟兄们,从现在起,这批黄货由格格保管,谁也不许动,谁也不许提一个字。”

“为啥?”流氓们希望变失望,有几个很不忿儿,心底的贪欲不断膨涨。

“这批黄金是三大山寨全体兄弟的,如果我存有私心贪污一个子儿,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西一欧先赌誓,将来格格的嫁妆是公事公办,不算私事,谅人不敢说三道四:“鬼子肯出动一个大队人马和这批杀人不眨眼的特攻队,可见对金货的重视。刚才你们也看见了,连军统的人都插上手。黄金谁都爱,但是要躲过这个风头,且不说日本人、军统的爪牙遍天下,只要一个人漏了口风,让各路土匪找上门,咱三个山寨五百多号兄弟的命就不是自己的了。”

凡是当土匪的人都知道杀人越货要避风,西一欧一番道理说的众人鸦雀无声,血淋淋的事实摆在前面,为了黄金,军统和第一批的人反目成仇、自相残杀,到头来白白死掉。

石头也被浇醒,语气森然:“弟兄们,金子是好货,也是祸根。现在哪怕把金子发给你们,你们也不敢花,花出去就能引来杀身大祸。为了你们自己好、为了山寨好,都要严守秘密,谁敢走漏消息、格杀勿论。我大石头保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绝不泄漏一个字,如有违誓,犹如此树。”一刀砍去,一棵碗口粗的树一断两截。石头的义气是出了名的,二十多人见此,纷纷发誓,连格格都起了誓。

“驾,绕道回山!”西一欧再度命令,二十多人喜滋滋消失在雪夜中,黄金迟早是自己的。

一双瓦蓝瓦蓝的眼睛眨了眨,悄悄跟上。

半个多小时后,一群白衣人在树林中寻找、收敛尸体,领头的白衣人眯缝着小眼,透出渗人的杀气,死死盯着地上四个淡淡的血字。

“八嘎!又是凤凰战士。”单拳击出,嘭嘭声响,一人合抱不过来的大树被打出小坑,任由手上血液涌出,枯枝败叶哗哗落下,双脚踩踏、疯狂的跺地上的血字,象要把地踩穿。

回到山上,已是后半夜,所有的黄金贴上封条放入格格屋内的密室,众人才散去。

清香早已准备好热水,西一欧泡个热水澡,嘿咻嘿咻到天快亮,才眯了会儿。听到格格起身练功,穿上衣服追出去,清香喊道:“哥,多穿点,多穿点。”

西一欧回头抿起嘴“模啊!”一声,跑的没影。

格格见西一欧跟在后面:“当家的,一大早不睡个懒觉,出来看雪景啊?”

西一欧接了一片雪花,陶醉的拥抱了下天空:“老婆,俺来练镖哩!”

格格怔了怔哈哈大笑:“哈哈哈哈!给你开个玩笑,当真啦!”

“俺发自心底、五个身子趴到地上,真心实意拜师!” 西一欧很日本味的鞠躬,头低下来不抬起:“靠你青蛙!拜托啦!”

格格拍拍他胳膊、踢踢他腿,很女人味儿地福了一福,半蹲不起:“靠你大爷青蛙!日头从北边出来了啊?俺怕你坚持不下来嘀青蛙。”

“中,肯定中,有嫩的栽培,我嘀大大嘀中嘀青蛙!”西一欧认真的低头哈腰,眼皮翻着格格。

格格嘻嘻直乐:“哟希!乖徒儿,试试吧青蛙!”

“师傅请头前走,我嘀后边跟嘀青蛙!”西一欧做揖。

“哟希,开始嘀青蛙!”格格跑向后山,“先跑10里地,做500个俯卧撑。”

“靠啊!死拉死拉嘀青蛙!”西一欧嘴里叫苦,脚下不慢,迎着雪花跑出去。

跑完10里地,俯卧撑做了20个,西一欧就撑不下去了,勉强咬牙坚持。

格格一脚踏在他屁股上:“算了,算了,算你小子心诚。”

西一欧站起来:“吃得苦中苦,才能睡女人!”

“呸!还掂记睡女人。”格格一记扫膛腿,西一欧仰天摔倒。

两人在雪中打闹,直到有巡山的流氓过来,才住手,格格装模作样的教,西一欧装模做样的学。西一欧的腕力不够,格格教他行气、借气运力,开学第一天,西一欧一口气学到9点也没学着啥真东西。

吃过饭,有人禀报,朱秋生带着人来接粮了。

西一欧、石头亲自迎下山,鸭子带领十几个游击队员推着独轮车挑着扁担,朱秋生走路不便骑着一匹小毛驴。

西一欧除了昨天答应的500斤小麦,额外多送100斤小米,请朱秋生上山叙话。朱秋生见盛情难却,打发鸭子先回去。

来到山上落坐,朱秋生借来纸笔,写了几句话,递给西一欧:“西大当家,我们部队有纪律,不拿百姓一针一线,我们现下有困难,这是借条,等筹到资金,一定奉还。”又从兜里掏出个布包:“还有,这是三伢子转给我的大洋,嫩太见外了,到我们那里作客,吃不饱、吃不好还付饭钱,让我们的脸往哪儿搁呀。”

西一欧用拳猛砸桌子,吓了朱秋生一跳:“老朱,你把我们中条山当啥啦?”

“咋了?”朱秋生不知哪里说错。

西一欧把借条拿起撕得粉碎,把布包塞到朱秋生口袋里:“送出去的礼物泼出去的水,哪有还回来的。你们抗日打鬼子,流血又流汗,我们山寨再难也不能让抗日英雄挨冻吃不饱肚子吧。”

朱秋生还是不受,西一欧笑嘻嘻的:“算是借我的行不?借条不用打了,有朝一日你们部队缓过劲儿再还嘛!”

朱秋生握住西一欧的手:“好吧!钱一定还,息照付!我们八路军纪律不能坏。”

“中!中!只要你收下,啥纪律都行。”西一欧吩咐清香上茶,使个眼色:“哎哟,我的腰咋这么疼?快,叫大姐出来招呼客人。”

清香跑到屋里把格格拽出来,格格恶狠狠的眼神能把西一欧剜死,转而笑向朱秋生,配上身上的白衣素裙,宛如雪里莲花:“哟----这不是朱好汉朱大连长吗?”

西一欧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可,母老虎真发情鸟,叫的太骚鸟。

朱秋生左手拄拐,双腿绷直,右手敬礼:“格当家好!”

西一欧又哎哟一声:“清香,今儿个早上,练功闪着腰了,快陪我去看大夫。朱连长,嫩稍坐一会儿,中午咱哥俩好好喝两盅。格格,好好招呼老朱,我去去就回。”

不等朱秋生说话,已被清香架着走出小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