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天很黑,雪夜中看不清东西,只觉得在前面七八十米的地方,呼喝不断,伴随着惨叫。

哗啦啦一阵碎响,像是啥东西掉在地上。

“金子,他们背的是黄金!”一个中国人大喊。

“杀了鬼子,夺回黄金,咱们平分。”有三个声音回应,语气兴奋。

“他们快不行了,杀了他们,咱们远走高飞。”第一个喊话的人说。

“好!”打斗更是猛烈。

鬼子那头一语不发,木棒破空、树木摇动、人身中掌的声音不停响起,“啊!”一声大叫,伴着叽里咕噜的日本话,定是鬼子受伤了,日本人终于开口,还是三四个人的声音。

周围的人听不懂,西一欧听的明白:“渡边君,你怎么啦?”

“我腿上中了一刀。”

“挺住,援军快到了。”

“你们怎么样?”

“不要管我们,杀了支那人,抢回黄金!”

暴喝连连,几个鬼子发疯般的冲击,形势立转,中国人的声音渐少,一分钟后,伴随着一个鬼子和一个中国人的呐喊,战场的打斗声消失了。

静静的树林只有沙沙的落雪,风在林子里倒不觉得很大,过了五分钟左右,扑的一声,一个打火机亮起。

微弱的光还是看不清。那边传来日本话,“队长,我走不了啦,为了帝国的利益,请您先走吧!”

“渡边,不要说啦。快收拾好黄金,我背你走。”队长回话。

悉悉籁籁的声音不断,像是在摸什么,打火机又亮了三个。西一欧借着打火机的光,总算看清有九个人影,穿的跟凤凰战士差不多,地上坐着三个,六个人在拾东西,叮当叮当的金属碰撞清脆悦耳,他们不是一个一个,而是一捧一捧往口袋里倒,黄闪闪的。

“靠!这么多黄金?”西一欧眼都不够使,再看地上,还有七个同样的麻袋,都不大:“里头难道是?”他不敢想了。

一会儿,六个鬼子整好麻袋,三个人背起地上的三个,剩下的三人背地上的八个麻袋,仍是叮叮当当。

“黄金,全是黄金!”西一欧心里狂跳,旁边的石头张大嘴狂喘气。

扑通,一个麻袋从一个鬼子背上掉下来:“队长,我背不动!”

“八嘎!”被称做队长的人转过身,他背上背着一个伤号:“快走,这是支那人的地盘,坚持下去,中村君,我们的秘密任务即将完成!”

西一欧脑子里过电似的反应,秘密任务?水户大佐带领一个大队称要完成秘密任务,近藤不二郎也说要完成秘密任务,运输黄金难道就是他们真正的秘密任务?如此说来,以抢粮作为幌子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计划。

“队长,我背上中了两刀,实在背不动。”中村声音平和,身子在颤抖。

队长放下伤员,掀起中村的衣服看看:“为了背黄金,我们能扔的都扔了,连枪都不要了,现在怎么办?怎么办?我们的任务怎么办?”

中村轻轻的说:“队长阁下,几个勇士受了重伤,不如把黄金藏起来,等候援军。副队长应该就在附近接应。”

“愚蠢!”队长发怒,“不要低估支那人的智慧。为了完成任务,我们白天休息、晚上行动,仍然被五股支那人追杀。”手指麻袋,“这是我们的任务,也是支那人的目标。不能停留。”

“队长,我们死了十几个勇士,不能半途而废!”坐在地上的伤员大喊,“大日本帝国天皇陛下万岁!”一刀插向自己小腹。

格格捂住嘴靠在西一欧肩上,西一欧搂住她腰,轻轻说:“乖,别怕,有我在。”

“渡边君!”几个人齐喝,声音悲凉。

“队长……不用管……我……”一头栽倒在地。

队长宽壮的身材站立,深施一躬:“渡边君,您是真正的勇士!”

其余几个鬼子一同鞠躬,在地上坐的鬼子扶树起来敬礼。

砰、砰、砰、砰,一阵手枪声从西边传来,三个鬼子倒地,五个鬼子敏捷的卧倒,连受伤的都很机灵,打火机只剩一个在雪地上闪着微光。

枪声砰砰啪啪,七个汉子分成两拨打的几个鬼子左右翻滚:“杀了他们!”

“咱立大功啦!”

啊的一声,一个汉子倒地,头上插了把刀,西一欧没见鬼子进攻,两方有二十多米的距离。

无影飞刀,太厉害鸟,西一欧嘴里发涩。

两边的人都伏在地上,枪在断断续续的响,有的人在换梭子,鬼子那边一直没声。

砰,砰,鬼子那边响起两枪,西边啊、啊两声,引得西边的枪声再度大响,鬼子那边还击,子弹从两个地方打出,西一欧瞧的清楚,鬼子藏的角度很刁,但手枪的威力不大,雪中影响准头,好在压制住了西边的进攻。嗖,一团雪打灭了打火机。树林陷入黑暗。

靠,鬼子还有手枪,老子差点上当,以为他们的枪全扔了,西一欧暗自警告自己,一定要忍住,一定要忍住。

两方的火力悬殊,打着打着,鬼子那边没声了。

“弟兄们上啊,鬼子没子弹了。”一个声音咋呼。

四个声音回应,两个一组。

西一欧在雪夜中看不见他们的举动,竖起耳朵细听。

猛听,嘭嘭的拳击声,偶尔伴有狗的撕拽叫声,砰砰几枪,一个鬼子轻轻的咒骂“他们有狗”。过了一会儿,又是几枪,恢复宁静。如此反复,半个小时后。火折闪动,一个人影飞快的滚到侧边,笃地,火折旁插了一柄短刀,估计是他点火照明,差点被飞刀射中。

西一欧隐约看到西边两个汉子躲在树后,一个汉子躲在土坑边,鬼子那方,除地上躺了几具毛绒绒的尸体,只有一个毛绒绒的鬼子在巨石后慢慢的包扎伤口,当然,从西一欧的角度能看到他们两方,而他们互相却看不到。西一欧估计是日本人长途负重奔跑,几番打斗、筋疲力尽,不如后来这七个人体力充沛,威风八面的吉野特攻队在作垂死挣扎。

一个汉子从树后扔出一截木棍,当的一响,从巨石后飞出一支匕首插住木棍钉在树上。砰砰,另一个汉子从树后照着匕首的出处连连开枪,巨石后的鬼子低头并不还击。扔棍的汉子翻滚纵跳,直扑巨石,树上雪团呼呼,一个掷向开枪的汉子,一个打向树下翻滚的汉子。枪声停止,持枪汉子揉眼倒退,树上的人如苍鹰展翅,一脚踹在树下汉子头上,骨头碎裂的声音吓得西一欧低下头。

在树坑藏着迟迟不动的汉子举枪便打。

巨石后的鬼子跃起:“队长小心!”抱着队长翻倒,砰砰砰,背上中了三枪。

队长宽大的身材灵蛇般蹿入雪窝,身后子弹一颗接一颗追着屁股撵。他左蹬右踢,在树后、坑边、野草堆出没,胳膊粗的小树在他借力之下不时喀嚓喀嚓断折,子弹总是擦身而过。

石头细细看着两方决斗,目前是二打一,鬼子那方就是吉野特攻队队长。

咔咔,树坑边的汉子子弹打光,吉野抓起一团雪扔向揉眼汉子面门,青蛙般弹向树坑,树坑里的汉子将手枪劈头砸向吉野,从腰中拔出匕首,贴身近战。

嘭嘭,两人手臂碰撞,腿脚交锋,身形都很利落。吉野打斗多时、体力不支,和对手打的旗鼓相当。

揉眼汉子眼睛恢复过来,双手握枪:“别动,你死定啦!”

打斗的两人身形转的太快,没有停止的意思,他无从瞄准,看看地上的麻袋,急不可耐、果断扣动扳机,砰砰砰就是三枪,两人同时倒地。

“高老二,你个王八蛋!”地上的汉子微弱的喊道。

高老二握枪直对着吉野:“蛇草,杀了日本人,黄金咱俩平分。”

蛇草喝道:“快开枪呀!再补两枪。”

高老二双手扣动扳机,咔咔,没子弹了。

蓦地吉野身子平移袭击蛇草,蛇草想翻身躲开,慢了一拍,只觉喉头发紧,已被吉野扣住。

吉野把蛇草挡在身前,背对着西一欧,身上沾着白雪很快变成深色,显然是中枪了,血液染的:“住手!”

高老二从后腰拔出匕首:“嘿嘿!想拖延时间,没门。”凶悍的鬼子已杀了十几个人,他才不会上当,当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你的朋友。”吉野东北话味很浓。

“蛇草,为了党国,你多担待点,清明老子给你烧纸。”高老二侧身要进击。

“卧槽泥马,高老二!”蛇草愤恨大骂。

吉野大口喘息:“有话好好说,这里的黄金我可以给你。”

高老二冷冷的看着吉野,瞅见吉野脚下的雪在变红,心中大喜,机会绝不可错过,脚步仍在慢慢移动:“少他娘的装蒜,老子杀光所有的人,躲到国外,谁也找不到,有这么多黄金,老子几辈子也吃不完。”

“日你奶奶,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军统也能把你揪出来。”蛇草大叫。

军统,他们是军统的人,西一欧对军统并不陌生,名震全国的特务机关。

“哈哈哈哈,来不及啦!兄弟,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认命吧。”高老二踢起一团雪,持刀刺向吉野。

蛇草只觉身子受力,轻飘飘迎向高老二的匕首,高老二毫无躲闪的意思,眼睁睁看着匕首插入自己胸中:“靠你……”

高老二拨开他尸体,再刺吉野,仅这一缓,吉野已冲近四五步,呼呼的拳风直击高老二脑袋,募地,一只野狗蹿出咬住吉野胳膊,那野狗劲力非凡,竟然撕咬着吉野,把他拖倒,高老二狂笑:“连狗都帮老子!该老子发财!”

高老二挺身去刺吉野,吉野甩开野狗,侧身急奔,西一欧瞧他的样子,步伐不稳、脚步沉重,而且被狗咬的右臂耷拉着,八成要玩完。

哒哒哒哒,冲锋枪响成一片,高老二胸前被打成血花,仰天而倒。野狗反应机敏,跃入灌木丛中不见了。

沙沙沙,从东边跳出十几个白衣人,两个手抓脚蹬爬上大树,剩下的人散向四周,路过中国人的尸体时,均是重重一脚,喀喇喀喇碎骨声不绝于耳。

看到四周无异,十几个人轻轻卧成一圈,围在林内,一动不动,隐藏的地方均是可攻可守,加上身上的白衣,极难发现。西一欧看罢,吉野特攻队夜战中配合同样默契,暗叹手下的凤凰战士还是差距太大。

火折灭了,打火机亮起,大树后,一个白衣人给吉野上药。

“队长阁下,二小队救援来迟,您受惊啦!”白衣人恭敬的低着头。

“田中君,谢谢您及时赶到,可惜四小队全体玉碎。”吉野口气沉痛,这都是德国教官一手调教、跟他建立功勋的帝国精英,“都怨我急着赶路,如果等到天黑再上路就不会被支那人发现了。”

“队长阁下,黄金安全,我们的勇士死也瞑目!”

“把他们的尸体都带上,我要好好安葬他们。近藤小队的尸体暂时运不出来。”

“什么?近藤队长不在这里?怎么少很多人?”田中抬头看四周的尸体。”

吉野叹口气:“我们的电台打坏,无法联系,不能告知你们情况。近藤队长等六人春节前已经殉国,我把他们埋在运城里面。水户大佐接应失败,第一小队在老爷沟全部阵亡,城里盘查太严,我们只好等机会出城,在前天晚上终于从运城撤出,大岛三郎和朝野俊树为掩护我们死在同蒲铁路旁,这些勇士为帝国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的遗体一定要带回国内,一会儿让中村君告诉你他们的埋尸地点。”他说的轻描淡写,田中脸上动容,为吉野胳膊、背上涂药、捆扎,旁边的特攻队员都听出先前必定发生了残酷的血战。

吉野左手轻轻的抚摸着短柄武士刀:“我们自从踏上支那土地,屡建奇功,杀死了数以百计的支那政府官员,摧毁了近百个支那军队指挥机关,为帝国征服支那奉献不朽功勋。偏偏在中条山丧失了一半的勇士,我对不起天皇陛下的期望,对不起各位勇士的家人!任务已经完成,田中君,以后拜托您啦!”扑,武士刀刺入小腹。

“队长!”田中呼喊。十几个白衣人齐喊,但都藏着不动。树上的两人也没有下来,只是张望。大有富士山崩于前而不慌乱。

西一欧用肘撞撞石头:“石头,好好学着点。”

石头点点头。

田中抱着吉野尸体,冷冷下令:“通信兵,发报,告知总部任务完成,吉野队长玉碎,请副队长速带人向我队靠拢。其他人背上勇士们的遗体和黄金,撤!”

“哈依!”

林中打火机又多几个,十几个鬼子忙碌起来,分出人手背尸体、找黄金、发报,都是手脚麻利、保持着半蹲姿态,随时应对突发事件,树上、树下只剩三个人警戒。

西一欧扭脸对石头:“机会来啦!”

石头凑过来:“干一票!”

西一欧点点头:“咱俩对付树上的鬼子,执行二号方案,听我命令动手,往后传。”

石头有些迟疑:“大掌柜,这些鬼子太牛叉,如果一次打不死,恐怕要吃亏。”

“记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张成他们离咱太远,通知不到!”

“那就看这小子知不知我心了。我打近的,你打远的。机会难得,快。”

“是!”

半分钟后,微弱的雪光中,一半人抬起枪口、一半人手持手榴弹。

西一欧拍拍格格,格格将一个雪团扔向东边无人区的大树,嘭的散开,砰砰,树上的两个鬼子率先发现大树有问题,开枪报警。

与树上的枪声几乎同时,哒哒哒哒、嗵嗵嗵嗵,七八串优美的火弧构成交叉火力洒向林中的鬼子,树上扑嗵掉下一人,地上倒下一片,暴烈的冲锋枪密集攻击、威力无比,仍有几个鬼子借着背上的尸体和树木掩护魔鬼般的速度趴下,毫不畏惧的朝西一欧等人冲过来,他们边开枪边冲,刹那间冲出二三十米,那种势头让西一欧吃惊不已,太他妈快了。但是鬼子头上随即飘来嘶嘶的声音,轰轰轰轰----七枚手榴弹相继爆炸,四五个鬼子发出惨叫。

石头等人一梭子突击之后,立即停下枪击,借着手榴弹的掩护,换弹匣、移动的声音轻轻响起。

轰轰,从树上扔下几枚地瓜雷,有的被树木挡住、有的在石头等人原先的开枪处炸开。

格格抱着西一欧滚了七八米:“笨蛋,十几丈都打不着。”

西一欧后悔:“操,早知道不把枪送给三伢子了,一支枪打的就是不准。老婆,你能不能下来,嫩太重了。”

“呸!”格格从西一欧身上滚下,拖着他往沟里翻。

啾啾,两颗子弹落在他俩身侧。石头嗵的还了一枪,树上的人掉下来,石头连忙急滚。轰,一枚掷榴弹在他开枪的地方炸开。

“好险哪!”西一欧躲在沟里趁爆炸的霎那看的清楚,树林里有一个身影跳到大石后,但是没见打掷榴弹的鬼子:“奶奶的,张成这小子在干啥?”

西一欧从背包里抽出掷弹筒:“老婆,你离我远点。”

“不行,我跟你在一块!”格格语气坚决。

“拜托啦,打一炮我就换地方,还有个掷弹筒手没瞅见,你在这儿影响我发挥!”

“少来!没我,你刚才早挂啦!”

“老婆,主要是你太好看,身上的香味让俺的心直跳。”

“呸!还贫嘴。”格格被西一欧推开,连爬了七八米,消失在树坑,西一欧才竖起掷弹筒。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