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


情况突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仅仅是刹那间的事,给他们三人一个措手不及,情急之下,李本一和陆有福两人反应极快,两人几乎同时开枪把他们身边两个还不知道是啥回事情的日本哨兵撂倒,他们三人随后跑出了一段距离,身后便传来两声“轰隆”的巨响。捆绑在松井武一身上的手雷爆炸了,随之而来的气浪同时把他们三人掀翻在地。爆炸的两颗手雷把松井武一送上了西天同时也引来了众多追赶他们的日本鬼子,周四海他们三人不敢恋战,边打边退,伺机寻找着突围的路线,子弹在他们的耳边“嗖嗖”的呼啸而过。突然,跑在前面的陆有福脚步一个踉跄一头栽倒在地上,周四海和李本一马上跑了过去把他扶了起来,李本一大声的对他说道:

“有福,你怎么啦,快跑啊!”

“连副,三排长,我大腿中弹啦……”陆有福痛苦的抚着大腿对他俩说。这时,他捂着受伤大腿的指缝间已渗透出鲜血。

“有福,由三排长扶着你,快跑,我断后。”周四海对他俩说完,见后面的敌人拼命的涌来,马上掏出了一颗手雷用牙咬掉拉环转身奋力的投向追赶过来的敌人……

追赶他们的敌人越来越多,有增无减,前方不远处已出现了听到枪声后跑来堵截他们的敌人,情况十分危急,周四海他们三人只得边打边退,随后,他们三人被包抄过来的鬼子逼进路边的一间竹子和茅草搭建的民房,他们在屋子里和外面的鬼子对峙着,敌人从四面八方猛扑过来,把他们藏身的房屋围得水泄不通,并不断的向屋里叽哩呱啦喊话。

“本一,这些狗日的在叫喊什么?”在屋里警惕观察屋外鬼子动静的周四海向李本一问道。

“鬼子叫我们缴械投降,就放我们一条生路,要不然就冲进来,格杀无论。”李本一对周四海翻译道。

“要我们投降?说他妈日本人的老B,日他鬼子的祖宗先人。”陆有福骂出了他们家乡最难听的脏话,他受伤的大腿在往外流血,裤子被染红了一大片,乘敌人还没有发起攻击的这一间隙,李本一蹲下身来把陆有福受伤的大腿包扎了一下。

包围他们三人的鬼子和他们隔屋僵峙着,日本鬼子还在屋外对他们喊话,周四海看了一下屋子四周,已被鬼子围得水泄不通,鬼子刚才对他们围追堵截,把他们逼进了这间屋子,他们三人已是无路可退,周四海万万也没有想到执行这次侦察任务,突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情况,竟然把他们三人推向死亡的境地,此时此刻他心想:自己父母早亡,自己死了也是无牵无挂,无所畏惧,却要叫自己的两个好兄弟──李本一和陆有福陪上他俩的性命,真是不应该啊!不由得心里愧疚和难过万分,他眼里噙满泪水走到李本一和陆有福身边拉着他俩的手难过的对他俩说道:“本一,有福,敌人已把我们堵在这间屋里,进退不得,看来是冲不出去啦,但我们三人不是贪生怕死之辈绝不当孬种,战死也不投降;自从参军扛枪的那一天起我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人生的结局都是一样,死是早晚都要发生的事,令我高兴和欣慰的是有你们两个好兄弟陪着共赴黄泉,我心里也没有遗憾,我这一生最高兴的事就是认识了你们两个好兄弟……”说到这里时,他眼里强忍着的泪水已夺眶而出,声音也有些沙哑。

他们现在所处的境地不言而喻,各自的心里都非常清楚,听他这样一说,李本一和陆有福眼里一下子也充满了泪水,生离死别近在咫尺,三个血性男儿紧紧的搂抱在一起,陆有福悲情的说:

“连副,三排长,自从参战打小鬼子以来,我已干掉了百把个狗日的小鬼子了,我死也值得,够本啦!只不过……我答应你们说要带你们到我的家乡世外桃源做客的事看来今生就实现不了啦!”

李本一此时也是泪流满面,他悲愤的说:

“老天瞎眼,看来今天就是我们兄弟三人的祭日,四海,我从日本跟父亲回来,到北平读大学认识了你,我们俩就没有分开过,我高兴认识了你,和你一起参军来前线打鬼子,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从来没有当过孬种,也从来没有怕死过,今天有你和有福陪着去死,我也是无怨无悔,……只不过我现在非常想念在四川成都美院的父亲和在日本的母亲以及双胞胎的弟弟,父母养了我一场,却不能在他们膝下尽孝,我……”李本一已呜咽得说不出话来,想他扛枪参战,却是要痛击来自自己出生的生活了十多年的日本强盗,打击的是生养母亲这个国家的侵略者,他和周四海在昆明参军时心里就有些犹豫不决,最后还是深明大义,参军来到前线,义无反顾扛起枪打狗日的小鬼子,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这是常人难以做到的。而今命悬一发,人之将死,他却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生养他多年的父母,这也是人之常情。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生离死别就在眼前,他们三人流出的眼泪是各自心中的真情流露,是他们三人视死如归前抛洒在人世间的珍贵之物,黄泉路上没有谁为他们送行,他们三人各自流淌的热泪就算作是为其他两人诀别这个人世而流出的吧。

此时,围在屋外的日本鬼子对他们的喊话已过了些时候,不见他们在屋里有何反应,便马上采取强攻之势,敌人密集的火力把他们三人打得抬不起头来,随后大门被鬼子的手雷炸飞,他们三人在屋里拼命抵抗,周四海和李本开枪朝屋外的鬼子还击,陆有福先后朝屋外扔出了两棵手雷,“轰!轰!”两声巨响,手雷在鬼子中间爆炸,七八个鬼子瞬间见了阎王,屋外的鬼子见他们顽强抵抗,射向屋里的子弹更猛烈了,正在这个时候,只见大门外“嗖嗖嗖”飞进来几颗冒着浓烟的催泪弹,接着又飞进来一颗毒气弹,一时间整个屋子烟雾腾腾,弥漫开来,烟子扑鼻呛人,熏人眼泪,更有一股令人昏眩的气味直逼他们鼻孔而来,他们三人一下子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接下来,他们三人已被毒气弹熏得昏死过去,随后他们三人被头戴防毒面具的日本鬼子拖出屋外,五花大绑的捆着丢在地上,小鬼子又从河里打来清水把他们三人一下子浇了个透湿,直至他们三人都苏醒过来。执行这次侦察任务,他们三人最后是在那丘被日本鬼子活捉。过后,又被小鬼子送到了在那丘修筑的牢房分别关押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