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时候:中国军队竟然如此过年

从前观回到茨竹坝炮阵地已经两天了,司务长老杜已把过节的菜谱定了出来。老杜问我是否可让战士们小少喝一点酒?我对他说可以喝酒庆贺但是要适量控制一下,不要喝得等来了战斗任务时都装不了炮弹。給每班发一瓶白酒和一瓶红酒,干部们分到各班和战士们一起共同度过1985年的最后一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天是1985年的最后一天了,茨竹坝炮阵地上没有炮击任务显得格外平静。下午,炊事班长老唐带领着炊事员和帮厨地战士们正在紧张地忙碌,为迎接元旦新年会餐准备着菜肴。我抽出时间挨个炮班转了转,和久违的本连战士们打了一个招呼。各工事里还算整洁,有不少战士在写家信和听音乐,也有的战士坐在床铺边上在看书,整体看全连战士们的情绪都还不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到连部的班房时,文书刘开来给我送来了一批信件还有一些慰问品。我开玩笑地问文书小刘没有追求的姑娘来信?文书刘开来红着脸笑(*^__^*) 嘻嘻地回答说:"哪有啊!"我诧异地说他:"你不是最可爱的人吗?"呵呵,就是真有这小家伙也不会告诉我的。小刘走后,我一歪身就倢到被子上读阅信件。有一封信是我的好友韶华来的,信中字字句句都充满了深情和友谊。其它几封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件,当中有中小学生写的,也有工作在各条战线上的青年朋友地来信,读后令人感到十分鼓舞。

晚上会餐开始,我和姜指导员一起到各班給战士们敬了酒,感谢战士们在战斗中的优异表现和对连队工作的支持,我代表全连干部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平安顺利!会餐结束后,战士们都互相串着工事,畅谈着对新的一年和战后美好未来地膧景。茨竹坝阵地上和老山前线的所有干部战士们,都在热烈期待着1986年新年零时时分的到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5、4、3、2---1",零点时分到了,1986年新的一年开始了!就在秒针跳过12时的一霎那,附近的阵地上"呯呯"地升起五颜六色的信号弹,把茨竹坝阵地照得像白天一样煞白。随后,步枪和冲锋枪的枪声如炒豆般响起。尽管上级对打枪有着严格规定,但此时此刻,谁还能去责怪我们的战士们呢!在老山和八里河东山的前沿阵地上,步兵弟兄们庆贺的方式比我们炮兵搞得更邪乎,他们的弹药不受控制,兴奋的战士们不用火炮发射,拿起六零炮弹和手榴弹直接往阵地下面摔去,众多的六零迫击炮弹和手榴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令对面阵地上的越军大吃一惊,还以为我军发起了新年攻势。当他们看到中国士兵是在朝天放枪时,他们一颗悬着的心才放到肚子里去,他们明白这是中国士兵在庆贺新年的到来。越军的新年和我们一样,在这种气氛下如果乘机袭击对方,那么作为一个真正的军人来说是很不人道的。因此,双方都心照不宣地没有向对方阵地射击,任由各自哨位阵地上的士兵扔手榴弹和迫击炮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山谷里回荡着礼炮般的炮弹爆炸声和对天而鸣的轻武器射击声,一串串的高射机枪曳光弹冲天而去,老山战场前沿和纵深各部队的阵地上一片沸腾!在祖国的西南边陲,我们的英雄战士们不能和祖国后方的人们那样在温暖的家中,其乐融融地围坐在电视机旁兴致勃勃地欣赏各种各样的精彩文艺节目。但是,我们在战斗在老山前线的将士们却能从中深深地体会到"辛苦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的道理,我们在隆隆地炮弹和手榴弹的爆炸声中感受到了一名祖国边防军人自身的真正价值。

枪炮嘶鸣,曳光辉映。我们全军指战员在这硝烟弥漫的老山战场送走了令人难忘的1985年;在轰鸣的枪炮声中迎来了充满胜利期望的1986年!

这就是一代老山前线边防军人的元旦新年之夜,这也是我们全体老山将士以他们特别的表达方式向祖国人民倾诉自己心中的爱国之情。难忘今宵,今宵难忘,老山之新年夜将永远记在我们每一个参战指战员的心里!

元旦新年的第一天,我还是早早起床活动了一下,经过昨晚一晚的折腾整个阵地上出奇地平静。洗刷完毕,卫生员早已把早饭准备好了。我吃了一个馒头喝了一碗稀饭,一顿新年早餐就这样对付过去。我吩咐卫生员告诉副连长可以按比例批准各班人员外出到茨竹坝街上买东西,午饭前一律归队。完后我又和司务长闲扯了一会,打开收音机听了一阵元旦新闻。看看快九点了,老杜说要到二营阵地上去会一下老乡就出去了。我想闲着没事还是去C连转一下看看老伙计杨指导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元旦上午的天气真好,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十分舒服。各个炮位上没有了炮击作战时的紧张气氛,阵地上除了游动地执勤哨兵,就是一些获假后到茨竹坝街上去的战士们,他们正三五一群地说笑着往B连连部方向走去。B连阵地下面有条小路通往镇子里,如果沿着阵地公路去茨竹坝要多走好几里路程,通常战士们都抄这条近路从山坡上下去。

老杨所住处的藏身之地,是在离连部帐篷几米远地一个油罐形猫耳洞里。里面就像舰艇上水兵们所住的水手仓一样,深深地覆盖在厚厚的土层下面防炮性能很好。谁知老安在当初修炮阵地时从哪搞来这么个东西,全营只有这么一件宝贝仅供老杨同志专用。从里面关上后,就是晚上有越军特工队来偷袭也没法进去,除非用塑胶炸药才能崩开。老杨待在这种保险柜子里,就是把全营都被抓走了也无法抓走他。里面很狭窄,只能支其一块铺板,关上闸门后感到很憋得慌。老杨和我是高中一个年级的老同学,当兵后他分在二营四连,后来保送到沈阳炮校政工队学习了三年。他回团后先在组织股当了一段干事,尔后下连和我共同在一个连里麽勺子,相互关系就象亲兄弟一样好。

连部帐篷里静悄悄地,只有B连卫生员小刘一个人在收拾着什么。他看到我进了帐篷喊了一声"连长!"连忙让座泡茶,他告诉我老杨还没有起床。王连长值班到前观去了,连里主要是老杨同志主持工作。看样子这小子昨晚又是打了一宿牌,我知道他爱打麻将。B连卫生员是个老兵,在参战前全营人员调整时我曾要把他调到我的身边来,可老杨同志死活不放天天找我嚰叽,什么"在他们连习惯了不愿走啊",凡是他能想到的词汇他都讲到了,中心意思是一旦火线出现伤情后,好有一个技术好的卫生员抢救,他的小尾巴往哪翘我甭看也知道。碍于老同学的狗屁面子只好放他一马,另换了他们连一个新培训的卫生员。好在那个卫生员也是我从安徽带回来的兵,只是实践经验要少一些。不过调到我连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医疗技术和工作表现都不错,我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老杨同志一会儿被小刘叫了起来,有一个月没有和老杨在一起聊天了。等他洗刷完毕,我俩就山南海北地扯了起来。话题大都是有关换防和部队回撤后的整编问题,以及全军各部队里的老乡们地作战情况。在我们军直单位有73年和76年两批同乡兵,另有84年的一批小同乡分在199师597团,我团连一级军政一把手大都是我的同乡,只有很少数的江苏兵。尤其是军直侦察连、工兵营、汽车连和通信营的同乡最多,有时他们也到我们阵地上来。B连四名连中有三人是我同乡,而在A连只有我一个人。我俩正聊着司务长林波回来了。林波家是我们团所在地淄川人,为人喜兴也很豪爽。他看我和老杨正聊得热乎,打了一个招呼就去忙活着准备午饭,还招呼阵地上的几个关系不错的老战友过来聚会。

不一会,C连政指郑培新和司务长王立平俩人及营部管理员吕文智过来了。我让小刘去山上把B连的徐副政指和副连长刘红星一起喊来,前者是同学,后者是我在C连是的老战友,可以说我营的连干基本上都与我的老连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大家能在元旦全部聚在一起穷乐一番,也是一个有意义的聚会。林波为大家做了几个菜进行聚餐。可惜刘营长不在阵地上,他到昆明治病去了。同乡加战友欢聚一堂共同祝贺新年的到来,这种气氛自然和平时聚会不同。大家都相互祝福在新的一年里诸事平安,圆满完成上级赋予的作战任务。随后,大家各自找对手单兵教练,我自然也是老杨他们这帮人的重点照顾对象。要讲马路新闻比起前沿观察所来说还是后方阵地上的小道消息多一些,真的假的笑谈都有我们权当下酒菜也正对胃口,战友们好久不在一起聚会气氛相当热烈。

其实,这时在越军的前沿阵地上还是响起了冷炮发射声。我们这些情意相投的老兵们却共同举起酒杯,在元旦佳节的笑谈中共同祝福祖国和家人新年平安。阵地上指战员们身在老山战场虽不及前沿弟兄们那样艰苦,但在节日里同样不能和家中亲人团聚还要随时经受着生死考验,每个人隐藏在心里的思乡之情早已被隆隆的炮声化作了满腔豪情。整编也好,撤军也好,做好每一天的阵地工作把手下的弟兄们平安不少地带回去,这就是我们这帮人当时最真实的想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元旦过后的第五天,我军前沿步兵再次与当面越军交火。茨竹坝上下炮声隆隆,整个老山前沿想释放烟火,越军阵地上爆烟火光连成一片。炊事班和连部人员送完开水后,都跑到了炮位后面观看火炮发射。他们看到窜上跳下的火炮发威似地喷火吐烟,一个个高兴地手舞足蹈,就这样我们开始了1986年的老山战区旱季作战。

随着战区天气的寒冷,我让司务长老杜带人在我们住的板房上面又搭上一层野战帐篷,以增加点板房的保温。太冷时,卫生员孙翼虎就搞上一桶炭火給大家取暖。由于我们的班房搭建在山的背面,防越军炮击是没有问题的,再说茨竹坝阵地还从未受到过越军的炮击。

云南的旱季不同于雨季,虽然不象雨季那样三天两头下雨,但每天早晨的阵地上也都是大雾弥漫。等大雾散去太阳出来后,地面就象是刚下过一场小雨湿漉漉的很泥泞。

这天,文书刘开来跑来问我说要不要做几个弹壳和平鸽留做纪念?他说团里和后勤都在忙乎着做这些,他已和后勤修理所的老乡联系好了只要有炮弹壳就给做几个。我知道团里为了接待来老山前线的各地慰问团,用各种型号的炮弹壳做了一些和平鸽工艺品送给他们作纪念。但团里对炮弹壳回收控制很严,前不久刚下文通知各单位要严格回收炮弹壳,凡少上缴一个炮弹壳就对该单位进行处罚。通知中规定:85MM弹壳每个160元;152MM等每个180元;单位罚款从短缺上缴弹壳单位的下拨经费中扣除。

恰巧,和我一起负责阵地射击指挥的老安副营长也来找我商量制作鸽子的事情。我想大家都想弄个和平鸽当纪念品这种想法很自然,但各连的家底都很薄也就是有四五千元的积蓄,留用几个炮弹壳被罚一大笔款去不划算。为防止弹壳的丢失,我特意让文书把各班的发射弹壳进行封存。我想起刚上阵地时全营进行火炮试射时,曾有一部分炮弹的涂膜钢弹壳未做弹药消耗统计。可一问老安阵地上还有没有?老安说嫌放在阵地上碍事都拉走了。他MD不用时遍地都是,要用时一个也难寻觅。前几天有个外单位的战士到我们团的阵地上来玩,临走时还把一个连队挂在阵地上当钟使用的炮弹壳顺走了,可见当时的炮弹壳是多么紧俏。

茨竹坝云海

正没办法时,我猛然想到在各班工事里可能还有一部分支铺板用的钢弹壳,便让文书去找一下,如有全部用原木换下来。一个床板下面得四个弹壳支撑,算一下全连也不会少的。

还好,各班除部分已被上缴全连还剩了不少。不交铜弹壳的罚款问题解决了,把这些钢弹壳换下铜弹壳上缴顶数。我让文书刘开来拉到修理所去,并说给他老乡留两个作为酬谢。他老乡办事也不错,还送了几把127高机弹壳做的拐杖给我们。别看几件不起眼的纪念品,制作时也会有流血牺牲的。听说我团修理所的一名技师在处理高机底火时,就曾被底火爆片炸伤过。而前沿的战士为在阵地周围找弹壳,也曾有被地雷伤过的事情发生。因此,在老山前线用弹壳制作的铜和平鸽、拐杖和老山兰成了当时闻名全国的老山战地三宝,即使是当年参战的官兵也不可能每人都能搞到一件,收藏价值很高。

二十四年前老山战场上的那个沸腾地元旦之夜令人终生难忘,二十四年前制作的战地纪念品今日犹存;用鲜血凝聚地老山精神仍然闪烁在每一个曾在老山前线参加过战斗的指战员们身上,我们英雄的团队正以新的战斗风貌仍然在那一面面硝烟熏染的战旗下阔步向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2009年春节即将来临之际,一个老山人谨向全体参加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的全体指战员致以亲切地节日问候,祝各位老山战友合家幸福万事如意!

本文内容于 2009-1-8 23:17:22 被hsf流星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