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法国第一大报《费加罗》在首页醒目位置刊登了2009年全球救市规模排名:美国以8500亿美元高居第一,中国以5860亿美元(约4万亿人民币)紧其后。欧盟和日本分别以2540亿美元和2500亿美元名列第三和第四。


至于其他新兴经济体如俄罗斯、巴西、印度、南非都无缘此榜。在世界的印象中,全球各大经济体中如美国、欧盟、日本和中国,中国向来是敬排末席甚至难得一提。


况且相对于工业化早已完成上百年的西方,尚处于工业化中期的中国仅救市的绝对数就已经跃居世界第二,实是质的飞跃。


显然,在这场漫延全球的经济危机下,救自己就是救世界,谁投入的资金最多,谁对全球的贡献就越大,谁在全球的地位就越重。这也难怪《费加罗》报对中国此举展示出少见的赞赏和肯定。


其次,这个排名是依据国际汇率而不是实际购买力。谁都清楚,一美元在美国和一美元在中国的效应是完全不一样的。而根据2007年国际货币组织和世界银行按照购买力平价的评估,中国国内生产总值都是高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


美元与人民币的汇率之比约为1:3。如按此汇率,中国的救市资金将高达1.3万亿美元,是美国、欧盟和日本三者的总和!


第三,西方国家的救市资金大多用于虚拟经济。如这场危机的肇事者房地产、投资银行、保险公司以及受连累的股市、商业银行等。但是正是这些领域的贪婪与缺乏监管才酿成了危害全球的危机。


对于这些早已超越道德底线的行业,真的是值的救助吗?且看,美国最大的保险业国际集团(AIG),一拿到政府提供的850亿美元救助资金——这是用于解决危机的纳税人的钱,全体高管立即去加利福尼亚州豪华海滩度假胜地疗养,花费超过44万美元。


法国储蓄银行在经济危机愈演越烈、法国政府也想尽办法拿出巨资救市之际,居然于2008年10月仍然进行投机和炒作,妄想火中取栗,结果巨亏6亿欧元!事发之后,三大高管不得不引咎辞职。可以说西方处于一种两难境地:对这些虚拟经济的主体既不得不救,又担心打了水漂,被“度假掉”,被再度“投机掉”。


而中国四万亿救市方案绝大多数用于实体经济,如2万亿是铁路建设。再就是用于四川震后重建、医疗保险、扶持农业等,效果和风险是西方完全不可相比的。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救市方案国内外一片叫好,而西方的救市方案则充满了争议和抗议:毕竟有谁会心平气和的接受一个救助不思悔改、不知反思的肇事者而不是受害者的方案呢?


第四,西方国家或者由于高福利或者由于超前消费,国库早已空空。因此资金大多依靠发行债券。2007年,法国总理费永就公开宣布由于高福利造成的巨额赤字,“法国财政处于破产状态”!


现在法国的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已接近欧盟3%警戒线(中国2007年仅0.8%)。这也是为什么《费加罗》报严厉批评欧盟救市努力是畏头畏尾,甚至这个宣布的2540亿美元救市方案能够在2009年兑现的仅三分之一强。其实并不是欧盟缺乏勇气,缺乏的是资金而已。再看美国,仅三亿人口的美国负债居然高达十一万亿美元!人均三万六千多美元,而美国人均年收入也不过三万六千多美元!负债率都已超过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时期。如果不是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美国也早已破产。


现在美国五十个州中有四十四个州由于金融危机而陷入赤字困局,需出售公路和公园等资产来应对。而中国的四万亿资金,不仅有连年高速增长的财政收入做为后盾,更仅占中国近两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不到四分之一。


更令西方望尘莫及的是,中国地方不仅不需要中央政府扶持,相反自己的配套资金已达10万亿元人民币!


正如西方所公认的哪样,中国虽然一方面是这次经济危机的无辜受害者,承担了全球化的风险成本,但另一方面更是受益者。这种效果非常类似于1997年的东南亚经济危机。


正是在那次危机中,中国由于坚持人民币不贬值而确立的负责任的形象,不仅使人民币取得了地区性货币的主导性,更帮助中国提前确立了在亚洲经济大国的地位!


而此次全球经济危机,又给了中国变身为世界新经济玩家的机遇和人民币跻身世界货币的舞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