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8年12月26日,余发海来沪参加“2008年度十大真情人物”颁奖。



□晨报记者 崔建栋


下决心为142位烈士找家乡、寻亲人,凭借动人事迹享誉全国,刚刚在沪获得“2008年度十大真情人物”称号的生活版“谷子地”——余发海(编者注:另有报道称名为余法海),于去年12月27日离开这座对他给予崇高敬意的城市。令老英雄吃惊的是,当天在浦东机场安检时,他竟然险遭“喝尿”的窘境。而这一幕意外,至今让他深感委屈,在回到湖北赤壁市多日后,无法释怀的他选择向晨报说出心里话。


原来当天余发海在经过机场安检通道时,女安检员查出两瓶液体物品。当老余告之其中一瓶是自己的尿样后,他竟听到对方要求自己当场“喝一口”。所幸,老余携带相关病例才免了“品尿”之苦。原本期待他载誉归乡的亲属、同事获悉老余的尴尬遭遇后,无不愤懑不已,老余要求这名女安检员向他道歉,并保留人格名誉及精神损害诉讼维权。


上海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机场方面对此高度重视,通过调查发现,“安检喝尿”风波是女安检员将“尿”误听为“饮料”导致的误会,在执行有关规定的过程中,工作人员态度并无不妥。目前,余发海已委托记者核实现场录像。


[事件回放]


女安检要求:“要么你喝一口? ”


根据余发海的回忆,事件发生在浦东国际机场T1国内出发安检区2号通道。


去年12月26日,余发海在沪参加东方卫视举行的“2008年度十大真情人物”颁奖盛典。次日中午,他准备与同行来沪的老伴前往浦东机场,搭乘东航MU2504次航班返回武汉。


当余发海接受例行安检时,一名女安检员拦住了他。余发海被告知,随身的行李内有液态物品,女安检员根据有关规定要求开包检查,发现包里有两个标有计量格的500毫升透明塑料杯,其中装载不同的液体。余发海解释道,其中一杯是白开水,准备中午候机时服药丸用。


女安检员随后询问,另一杯约为100毫升的淡黄色液体是什么?余发海回答:“这是尿。”“要么你喝一口?”女安检的回答让余发海顿时傻了眼,连忙解释自己是名肾移植重症患者,需要对饮水量和排尿量分别计量。余发海猜想,也许女安检员怀疑这尿液可能是什么化学药物。不过,她可以要求自己将其倒掉,没必要让自己直接“喝一口”,而且自己明明告知对方杯中是尿,女安检员这样的回答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僵持期间,另一名男安检员请余发海出示能够证实病情的相关证明。余发海连忙从包里找出随身携带的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给他做肾移植手术的病历,在仔细核查后,男安检员才让余发海通过。


他是“真情人物”,帮90位烈士找到亲人


余发海,赤壁市公安局副局级侦查员,他的人生履历,使他被公众称为电影《集结号》中“谷子地”的生活版人物。


记者从余发海所在单位了解到,他是湖北省赤壁市公安局58岁老侦查员。2005年7月,该局在湘鄂赣边区的羊楼洞村扶贫时,发现该村16组老营盘茶山上有片烈士墓,单位派老余去考察后才知共有142位烈士,涉及24省118县,在荒凉悲壮的墓地沉睡了半个多世纪不为人知。


余发海决定为142位烈士找家乡、寻亲人。4年多来,他历经艰辛坚持不懈,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目前已经找到21省82县市90位烈士的亲人。


此次正式来沪参加“2008年度真情人物”颁奖盛典,也是老余首次乘坐飞机。


对于在浦东机场的遭遇,余发海说,他是位老民警,当过派出所所长,理应遵守和维护航空安全,“我当时穿的是一件毛领警服冬袄,没有佩戴警衔。”但女安检员当时的口吻是有失理性和职业道德的,“实在难以接受”。[机场回复]


女安检将“尿”误听为“饮料”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部分国内出发安检口进行实地采访。每条安检线约有6名穿着制服的安检人员在进行流水操作,分别承担核对、传送行李包、全身安检、扫描监控等具体工作。记者看到,当部分乘客携带液体物品过安检时,都会被劝阻,在解释相关规定后将液体倒进一旁的塑料桶,随后将容器归还给乘客。整个过程中,安检员的态度比较温和,乘客也非常配合。


记者注意到,每隔几个安检通道入口,就竖着一块约高2.5米的白色巨幅告示板,上面用中英文分别写着国家民航总局去年3月14日发布的《关于禁止旅客随身携带液态物品乘坐国内航班的公告》(禁液令)。


浦东机场国内安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安检员在执行“禁液令”遇到不理解时,往往会遵循先向乘客耐心解释说明,并将情况报告值班领导,由值班领导负责具体处理。一般情况下,安检员会建议乘客采用放弃、托运、暂存液态物品的方法。


在了解余发海的遭遇后,上海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高度重视,立刻安排专人调查。


昨天下午5时许,机场方面向晨报提供了一份基本的情况说明:当时,负责开箱的女安检员姓张,她从余发海包中取出两瓶液体后发现,其中一瓶为无色透明状,另一瓶为疑似饮料的淡黄色液体,当女安检员询问余发海时,他正把登机牌衔在嘴里,语音含混地进行了回答。


由于现场环境嘈杂,旅客口齿不清,女安检员误听为“饮料”,于是告知旅客“饮料呀?要么你喝一口”。并立即告知余发海“禁液令”的规定,让其自行处理。当余发海将登机牌取下后强调,这是自已肾移植用于化验的小便时,女安检员当即请示了安检分队长。在核查病例后,考虑到余发海的实际情况,同意其将尿液随身携带。机场方面表示,以上对话及现场处理情况皆有现场实时录像予以证明。


记者随后向余发海证实,当时他为了要穿上刚刚安检时脱下的冬袄,的确曾把登机牌含在嘴里。最终过安检时,自己也的确将尿液带进登机休息处,并在上飞机前最后一次排泄后将尿液倒在厕所。目前,余发海已委托晨报记者仔细查看机场方面提供的现场录像资料,若录像资料能完整证明此事确系一场误会,他将与机场方“以和为贵”。若录像无法证实,他不排除采取进一步行动为自己维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