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哈马斯正试图吸引以色列国防军进入加沙城内,而以色列国防军则试图诱使哈马斯战斗人员来到城外开阔地带。尽管如此,以军目前有时间决定攻打的地点和目标。

这取决于以军决定采用和不采用哪种引诱手段。

问题是以军能在目前静止的防御性位置上停留多久。这种情形让哈马斯掌。

握了诱惑以军的主动性。一旦以军采取主动并发动进攻,将迫使哈马斯相应地调整力量。以军在城外等待越久,哈马斯决定战斗的能力就越强。

哈马斯引诱以军入城有几种方式。其一是绑架以军士兵,导致以军前来营救。狙击火力是另一种引诱方式,因为以军必须将火力源端掉。目前,哈马斯的狙击手正在被以军的导弹和直升机火力消灭。

但是一旦狙击手自城内民用建筑中开枪,这一方法将变得难以对付。

哈马斯最终将从据点向城外的以军营地发射迫击炮,以军接着会向狙击手或追击炮的火力源开炮,城外的坦克、大炮或直升机将是理想的武器。简而言之,任何一方都试图“影响”对方的行动,以达到扬长避短的目的。

向哈马斯据点挺进将意味着致命的城市战,期间主要是哈马斯2万名好战者所熟悉的巷战。哈马斯已经在各个通道和建筑物入口处埋设炸药,从而在加沙的大街小巷布下陷阱。

在加沙这样人口稠密的城区,狙击手可以自许多藏身之处向外射击;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可以从任何地方冒出来。

以军对此无能为力,只能向任何移动的目标开枪。

如果以军要对哈马斯的恐怖活动基础设施进行以国防军发言人阿维-贝纳亚胡所说的“牙根管填充手术”,就必须入城,占领哈马斯军事组织的核心部分。

以军认为它在城里重创哈马斯好战者的可能性很大,因为过去两年里,以军的训练科目就包括在模拟和实战状态下检验作战技能,而哈马斯好战者近年来还没有面临过顽强的地面对抗行动。

即便哈马斯在城里有作战技能极好的好战者,以军也可以利用更有效的战斗力量。从技术上讲,以军是要侵入哈马斯领地,而非占领加沙地带,因此其军事行动是进攻性袭击,而哈马斯则是防守。由于目标并非控制加沙人口或占领城区,以军可以大胆进入,然后后退到集结待命区。

这与二战时斯大林格勒战役的情况不同。当时,各方试图夺取并占领该地区。占领军需要守卫要塞,而游击战的战斗人员可以通过各种方法进攻要塞。

城市战有两种,一是军队对军队,二是游击战。对于前者,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包括使用炮兵轰炸建筑物,大量采用装甲车和不分青红皂白的飞机轰炸。

这方面的一个事例是斯大林格勒战役。加沙不会成为斯大林格勒。在加沙,以军装甲部队在狭窄的街道和通道中容易受到反坦克火箭的袭击,这很可能让移动缓慢的装甲车失去战斗力。

在加沙的以军部队受到的训练首先是压制火力源,然后救治伤员,以不让更多的士兵暴露在第一波火力打击后造成的死亡区中。

在加沙,以军将主要采用没有装甲支持的步兵。在占领建筑物之前,士兵们将用炸弹清除障碍。主要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减少暴露在街道中的步兵数量。以军将尽可能从外部——用坦克和直升机的压倒性火力——杀伤敌军。

一旦部队进入密度较大的城区执行任务,他们将置身一个极为敏感的环境中,这需要谨慎指挥和控制的能力以及特有的作战技能。他们的行进将较为缓慢,但动作必须非常迅速和积极。双方都会力争给对方造成最大的伤亡。

城市战的问题在于,以军所有技术上的优势将在很大程度上变得毫无价值。战斗将变成近身肉搏。在加沙的街道上,以军很容易被敌人突袭,因为他们无法及时清楚地发现目标。由于技术的作用被削弱,训练和技能显得尤其重要。有效的城市游击战归结为在几个不同阵地发射的火力的掩护下进行街头活动,以军已经受到这方面的强化训练。

在城市战中,指挥和控制非常关键,以军过去两年的训练也相当重视这一点。在城市地区,指挥官不能够总是看到他所指挥的部队。每一次调遣必须精心协调.以避开己方火力。这也是城市战的一个重要问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