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路途中的陌生人


总以为:

回家的路最长

回家的心却最快

回家的路重复着离家的路

蜿蜒崎岖 峰峦林立

似乎将要阻断 回家的去向

细长而笨重的列车 攀岩穿洞

却总会朝着家的方向


火车沿着铁轨爬行

像一位步履蹒跚的老妪

小心翼翼地完成每一步动作

颠簸的车身抖出赏光的情结

车窗外的世界 让人窒息

这简直可以称作天堂

定睛凝视 天堂的鸟

都是黑色的? 乌鸦吗?


谁会突然想起赞美一只乌鸦呢?

大自然? 也许吧

还有谁? 我啊

灵魂之手拨弄着我的思绪

指挥我的言语:

真诚地抛弃吝啬

赞美它 歌颂它吧

上帝正坐在你的身旁 观察着一切

真诚地赞美别人的人是上帝的功臣


现在 我的视线穿透两层污垢包夹的玻璃

“嗳,朋友们,生活还惬意吧!”

“呱 呱 呱 ••••••”

同行的旅伴敷衍地说着 听着 看着


不久,黝黑的隧道暂时隔断乌鸦的倩影

随后 更美的景致凸现在眼前:

天空中飘荡着的乌鸦

连成线的 画出不规则的曲线

独立的 点缀其间;

古树上蹲着的乌鸦

成对的 切切私语 嬉戏玩耍

单身的 独立枝头 沐浴掺杂孤独的阳光;

田地散落的乌鸦

勤劳的 捕食捉虫 探索未知

慵懒的 无头无绪 随意播散自己的脚印;


一小群刺眼的阳光 跳过山峰 透过窗子

听觉的神经取代了视觉的影像:

乌鸦的叫声 传到它飞不到的高度

溪水的流淌声 缠绵着整座山谷的梦

微风柔和的脚步 拥抱着每片憔悴的叶


透过阳光的纱巾

依稀浮现着几缕炊烟

循着炊烟的身影和足迹

沉默的村庄 闯进眼眶

挤出几滴久别的泪水


记忆的持续延长了感动的神经


夕阳以印象派画家的名义

在思想的天空下挥毫:

曾几何时 我的血液

几乎冲动地呼喊出她的名字

她的影子倒影在我的呼吸里

差一点莫名地死去


我想就此离开

却意外地掉进无穷的忧伤

我愿意卸下所有的修饰

与故乡幽会

在陌生人的梦中

在梦的梦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