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人生驿站之三:宝鸡

83年初中毕业了,我们子弟学校的高中部撤消了,听说是局里的文件,处级单位的学校不允许设立高中,上高中必须到局指定的几所学校上课,西安、咸阳、宝鸡,好像还有渭南,这点记不清了,前几年回去,好嘛,我们处连初中部都没了,只有小学部了,还归了地方。

升学考试参加的是局里的统考,就仗着理科和语文部分的文言文拉分了,其他的英语啊、副课,能及格就不错了。当时还是中专首先录取,剩下的才是高中,再次就是职业高中了,考不上的那就待业或接班吧。

假期真长,那时候真是不开智,又没了作业,睡醒了就是玩,打鸟、沾知了、逮鱼,捉小龙虾,蛇也敢抓。和同学骑了自行车疯跑,那时候周围的旅游景点都转遍了,什么茂陵、乾陵、杨贵妃墓、也有现在都不知名的三女坟、九公主坟等等,那时候景点也简陋,有些甚至就是在荒郊野外,没人看护。有收门票的地方,我们就围着转,总能偷偷进去,我们才不掏门票呢,那时候相机谁也没有,只看到游客用,很是一阵羡慕。

分数下来了,不理想,父母愁的,说实话,我真没愁过,那不是我该想的啊,我还没玩够呢,父母说急了,我就说上不了高中我找我表哥去成了吧?那时候通讯也就是信了,急了才电报,电话都是公家用的,我老爸办公室有,家里没,整个处里也就处长和书记家有,还都是铁路电话,需要和外界联系了,还得先打通讯所转接。

我家族的一个表哥上了老山,信才来没多久,我也看了,心里特羡慕,所以,父母问多了,我就想去老山,不就是打仗吗,我不怕。父亲就很生气:你才多大,就想当兵?我那是刚过14,不到15,个子也很低,至于多矮就不说了,呵呵。我就只嘴硬:不让我当兵我就自己去,反正我找到我表哥就成了。

8月中了,各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也下来了,其实到最后我自己也慌了,老不见通知书啊,慌是慌,没愁。终于接到了,大家一问,我们有8个同学被录取到了宝鸡铁中,但我一直认为我们是被分到宝鸡铁中的,那时候都是局教育处说了算的,我们处教育科也就是个传令兵,名单和分数报上去就得。各铁中设几个班,每班多少人都是局里说了算,因为有专项资金拨付啊。

应该是8月底吧,家里给收拾了被褥,去机关领了通学票,教育科派了个人领我们去,学生家长也有去的,我父亲也去了,去的原因不是我刚去外地上学,家人不放心,而是我实在背不动那行李。我打小就跟着母亲东奔西跑的,也自己跑出去玩过多次,拿了铁路免票就敢一个人出门。

我们中午到的,去学校办完了手续,安排了宿舍,老爷子给了10块钱,乘下午的火车就回去了。当时没觉得什么,我都习惯了,大人不在,我才高兴呢。现在想想,老爷子是不是狠了点?嘿嘿。

我们学校在宝鸡中滩路,就是渭河南岸那,那桥有个名字叫:胜利桥还是什么,记不清了,但我们都习惯叫:新桥。北岸一过去就是宝鸡电视台,再就是有名的宝鸡商业一条街了,经二路。秋菊打官司里所谓市里的镜头很多都是那取的。

整个那一片当时都是我们局的地盘,五处、四处、三局的十一处(我们局托管的)新运处,好像还有个什么桥处的。那时候那地方是个荒凉之地,五处原是二局的,最后划拨给我们局了,以四川人为主,那个处大啊,当时有一万多人,在宝鸡的都是处机关和机关家属。学校好像是十一处的,整合成我们局宝鸡铁中,在校师生近2000人,校长厉害,行政13级干部,说是以前在陕西被打倒的第二号人物,我们局长都让他几分的。

都收拾完了,也就玩了一天,宝鸡还不熟悉呢,就要上课了,各科的摸底考试,我就数学还在班里得了个前几名,其他的都完了,疯了快三个月,什么公式的早忘完了,英语又都还给老师了,惨败。

我们当时的生活条件还是不错的,局里给住校生每人补助5元,家里给10-15元,我们的需要用全国粮票买饭票,用陕西粮票买饭票的话需要每斤加两分钱,说是油钱,我也一直没搞明白原因。一个月的伙食费大约8-9块钱,后来嫌学校伙食不好,我们都跑到五处机关食堂吃饭去了,人家那做的都是川味的,比较适合我们的口味。

最贵的菜是粉蒸肉和梅菜扣肉,三毛钱,带肉的两毛,素菜一毛,饭是一两两分钱,那时候我们就学会了拿大饭盒去买饭,只要四两饭,但都能吃到六两或更多,因为四两饭连饭盒底都没盖住,打饭师傅都不好意思,只得再给一勺,呵呵。也许人家是体谅我们学生孩子苦吧。

高中的第一个中秋是在宝鸡过的,高年级的同学很上心,买了很多东西回来,这里说明一下啊,前面忘提了,我们分了两个宿舍,一个男生的,一个女生的,因为当年很多处才撤消了高中部,住校生还不是很多,我们的宿舍都不分年级,只分性别,我们宿舍住的就有高二的和初三的学生,加上我们。

我们傻糊糊的,高年级的就唆使我们吸烟,而且言语很充分:每逢佳节备思亲,为了缓解思绪,喝酒吸烟最是神仙。我们就开始了,我那年开始吸烟了,呵呵,虽然现在知道了不好,但高年级的人给我们灌输了一些汉族文化及相关的礼节,这让我很是感谢他们。

当年发生了几件大事,一是国家司法机关加大力度打击了犯罪,从重、从快、从严的判了很多,一时监狱人满为患,我有个朋友的哥哥因为在铁路上偷窃了物资,多少不知道,被判了12年,最后是8年后出来的,但人废了,现在不知道以何为生。

那时候宝鸡有几个帮派的,有铁道游击队、桥南游击队、烟厂那也有个游击队,还有什么斧头帮、砍刀队、砖头帮的,一被打击全散了。

当时在宝鸡打架是最好看的,我见过两次,很是惊叹,一次在汉中路那,不知道什么原因口角了,双方就摆开了阵势,比较嬴弱的一方就一男一女,另一方有很多人,弱的一方那女的直接就把砖头递给了男朋友,男的冲杀,女的就不停的捡砖头往前递,这不是宣扬暴力啊,真是一景了。

再一次是我们学校发生的,两个女生不知道为什么斗起来了,打架场面是这样的:两个女事主在中间先斗嘴,后面都是一群女学生给撑腰,再后面又有一片男生压阵脚。最后是开练,弱的一方后面女生就先上来了,厉害点的女生后面的女队员也应了上来,一番撕斗,最后是不分男女全上了,惊心动魄的,不知道谁喊了句:校长来了,整个战场空无一人。

宝鸡号称:小河南或小北京,因为当地人很多是黄河决堤沿铁路线流亡过来的,在宝鸡,河南话盛行,号称小北京是因为宝鸡火车站是按北京站的模式修建的。现在都不知道情况了,有宝鸡的战友证实,目前在宝鸡说河南话的人还很多,我也就是那时候学会河南话的。

还有就是盛况非前的电视剧:霍元甲和上海滩,为了看这两部电视剧,我们宁肯逃避晚自习,装病的,请事假的,什么原因的都有了,难为了我们的班主任,他还经常来检查我们上晚自习的。

在宝鸡我第一次感受了什么是寒冷,当年我的手脚就被冻坏了,去医院看,都不管用,手指已经被感染了,直到来年才好转,现在手指上都有明显痕迹。

在那里我遭遇了爱情,呵呵,这样说也许不合适,是被一个女孩子喜欢上了,她是初三的,我们班级在一楼,她们在三楼,课间的时候她和她同学就爬在栏杆那喊我,放学后更是喜欢到我们宿舍来找我玩,我那时懵懵懂懂的,被同学捅破了倒清醒了,以后也经常和她一起去公园玩或找个没人处说话,她的闺友比较多,也常一起玩,不过名字都忘了,再一年,我高二,她高一的时候一家去了银川,给我留了个日记本,就失去了联系。

在那发生了一件让我很窘的事情,从火车站到我们那当时公共汽车票价是8分钱,周六了,做车去火车站,好像是2路车,时间太久了,有点晕,不敢确定。上了车,傻了,没带钱,售票员喊了多次:没买票的抓紧时间买票了,估计也看了我几次,我就坐车中间可以转动的部位那,车是长体的,有个两排三人坐的椅子,我觉得特丢人,但又不敢吭气,也许脸已经红了吧。我低了头就怕售票员问我有票没,有时候觉得售票员就是针对我问话的,到了火车站,我极快的起身从中门下车了,没敢回头,这是我唯一的一次没买票坐车。进了火车站站台,才长嘘了口气,心狂跳,哆嗦着点了支烟,猛吸几口才恢复了常态,从此养成了出门摸摸钱包带了没的习惯。

快上高三的时候我们转回我们驻地的地方高中了,因为户口原因,得在户口所在地参加高考,但因为有铁路免票,我们几个同学也常去宝鸡找老同学玩。宝鸡的同学也经常到我们单位驻地来玩,一直维系了很多年,直到大家都工作了,联系才断了,因为我们局是基建局,常年东奔西跑的,那时候谁有手机啊?

我97年的时候调回西安工作,因为负责某产品的全省推广,又去了宝鸡,住在汉中路的一家宾馆,和当地的几个同学取得了联系,也见了面,很是亲切,可惜,两个月后我又离开了陕西,手机也丢失了几次,彻底失去了联系,真希望能早日聚会。

今年回家的时候,开车路过宝鸡,本有停留的意思,但最终还是沿路标一路东去,因为我不知道去找谁?宝鸡变化太大了,我都快不认识了,一路开,我一路看,没看到一个我熟悉的地方,叹了口气,11年了,我再没去过宝鸡,不知我那的同学是否安好?我很想念你们。


本文内容于 2009-2-6 5:34:34 被天天天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