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在火车站通宵排队买票 猝死售票大厅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1月8日报道 1月7日凌晨,杭州城站火车站售票大厅发生一起悲剧,一位大伯通宵排队买票,躺下再没起来。


云南来浙打工的何师傅是现场目击者之一。“我是凌晨3点多从云南来杭州下的火车,然后就到了城站售票大厅里准备待到天亮再走。4点半左右,听到有人说售票大厅门口出了事,就过去看看。那位大伯看起来60岁左右,身上穿的衣服灰扑扑的,他躺在地上,身子下铺着一层报纸。看样子是排队一直排到了大厅门口,旁边跟着的可能是老乡吧,40岁左右。他说大伯排着队睡着了,后来他觉得不对劲,又是叫又是拉,可大伯一动不动没了反应。”何师傅说,不知道是谁报了警,很快,110警车来了,紧接着,120急救车也来了。


大伯被120急救车送进了就近的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室值班记录显示:大伯被送来时,已是呼吸心跳皆无,医生采取了胸外按压等急救措施,但无奈回天无力,抢救1个小时后宣布死亡。


杭州铁路公安处证实:昨天凌晨,城站火车站售票大厅外确实有人意外死亡,但他们没有透露死者身份等其他信息。


售票处多了两个流动公厕


漏夜排队的人们 可以放开喝水了


前几天,杭州市市长公开电话12345接到一位市民的来电,这位柯女士就住杭州市浣纱路代售点隔壁。每年的这个时候,她都能看到一样长的队伍,看到在冷风中排队的人们苦等一张车票的表情。


“每年春节前20天左右,售票处人就多起来了。他们排队买票真的很不容易,晚上还得挨冻。这么冷的天啊。虽然不是自家的亲人,但是看在眼里,也心疼的。”柯阿姨看到整夜整夜排队买票的他们,心疼了。她给12345打电话,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有关部门能帮忙安置几个流动卫生间,因为“半夜三更的,这些民工兄弟上厕所很不方便,我觉得我们应该为他们提供一些最起码的关怀”。


有关部门在听说排队买票的民工如厕难的问题之后,立即开始了行动。在湖滨街道的协调下,浣纱路售票处先开放了工作人员卫生间。接着,前天,湖滨街道又从区城管办租来了两个漂亮的流动公厕。费用由铁路部门和联合售票处分摊。这两个公厕,春运期间会一直呆在那。


浣纱路147号联合售票处的门口,突然多出的这两个流动公厕让很多人心头一暖。


贵阳人老潘和他的同乡祥喜排了两天两夜的队也没买到回家的票,这意味着,他们又要在这里熬上一个通宵,盼着第二天早上8点能有着落。


天下小雨,冷得老潘缩着身子,原地踏步。售票厅里面有几张木头小凳,地上铺着纸板、草席,堆放着几床旧褥子。“我买了这么多年的票了,每年都一样,排一天两天肯定买不着,得带上这些,晚上熬夜用得着。”说话的小杨,云南人,跟老潘情况差不多,也在售票处过了两夜。


“售票处18点45分停止售票,但是大门不关,我们通宵排队的待在外头冷,就在售票厅里将就一宿。”小杨说,下午人还不算多,到了晚上,过夜的不下五六百人。很多人都不睡觉,冷。到了最难熬的时候,就有人唱歌,有人互相抱着取暖。


只要能买上回家的车票,冷点不算啥,何况有关部门已经帮着解决了如厕难的问题。小杨笑着说,终于可以放心喝水了:“之前因为没有公共厕所,我们没办法就只能背着身在路边、墙角方便。隔壁两幢居民楼的居民们有意见了,我们都不敢喝水了。”


记者手记:


我们,还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家是温暖的窝,家是全部的牵挂。为了回家,工作!再累再苦都不怕,只要兜里能装满钞票。为了回家,排队!哪怕几昼夜不睡,只要手里能握紧那张回乡的车票。


可回家的路不总是顺利。票贩子的欺诈、小偷的觊觎,还有那不时飘落的雨雪,都像是在故意为难着一颗颗游子的心。湖滨街道的做法是令人欣慰的,不仅安放了流动公厕,还派人给购票的返乡人送上了热姜汤。


接过姜汤的旅客非常感动。他们说,喝了这杯姜汤,心里暖暖的,因为这是杭州人的一片心意。


买票难的问题,并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部门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可买票再难,旅途再苦,也敌不过家乡亲情的召唤和游子归家的急切,所以,最具中国特色的春运就伴着这一曲绵长深情的思乡谣,一年又一年地轮回着。可以想见,春节前这段时间,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聚在售票点等待回家的那一张张小纸片,不知道他们还会熬上多少个日夜。那么,在这个艰难的回乡之旅中,就让我们在心疼之外,再多给他们一份关爱;就让我们像柯阿姨和湖滨街道煮姜茶的热心居民一样,对民工兄弟多些理解,让他们的心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轻松些,温暖些。 (本文来源: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