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孟良崮一役,国民党整编七十四师全军覆没。在国民党军内部,有人认为,七十四师之结局,责任在李天


霞(整编八十三师师长),在黄伯韬(整编二十五师师长),在汤恩伯和陈诚!


陈诚言而无信,坏了七十四师的士气。据王玉龄回忆,邱维达在香港曾亲口告诉她,邱继任七十四师师长


后,陈诚带着他上了前方,汤恩伯抱着邱维达痛哭,并说自己对不起七十四师。


蒋介石、顾祝同,加上汤恩伯,一个“总统”、一个“总长”、一个“兵团司令”,三个人,三级统帅,竟然指挥


不动一个整编八十三师,管不了区区一个李天霞。


黄伯韬慑于严令,拼死营救,但飞机大炮,美国装备,整整一个师,三天打不下一道天马岭。李天霞发现


陈毅主力后,首先逃跑,逃向青驼寺,靠近六十四师,以图自保,使七十四师右翼完全暴露,陈毅粟裕数


十万大军,从容包围孟良崮,把七十四师围得与铁桶相似。


战至最后,蒋介石亲自命令李天霞向前推进,向孟良崮靠拢,拼死解救七十四师,这个李天霞胆大包天,


他竟然指派一个加强连,冒充整编八十三师,虚张声势,向孟良崮攻击前进,声言拯救张灵甫。其主力呢


,按兵不动,作壁上观,眼睁睁地看着友邻七十四师覆灭。


这就是战场,这就是当时的国民党的军队,这就是电影《南征北战》向后人展示的“张军长”呼喊“李军长”那


一幕的真实原型。


七十四师喊冤,黄埔系大哗,纷纷为张灵甫抱不平,不由得让蒋介石怒气冲天:


张灵甫捕捉的战机,他蒋中正亲自批准的作战计划,而且张灵甫已经成功地吸住了数十万解放军,外围部


队也已经把这几十万解放军团团包围,为什么会功亏一篑?


蒋介石决心杀黄伯韬、李天霞,以谢张灵甫亡灵。


南京,华东战场军事检讨会议正式召开,未等蒋介石说话,总指挥顾祝同为了自己面子,首先指示黄伯韬


上场,大骂张灵甫违抗命令,擅自行动;然后慷慨激昂,拍着胸脯表示,愿一身承担所有责任,与顾总指


挥无关,与兵团司令汤恩伯也无关。


黄伯韬侃侃而谈,发言长达两个小时,显然经过精心准备,并且与顾祝同、汤恩伯有过密谋,他们为了一


己之私,为了逃避责任,把张灵甫说成了千古罪人。


李天霞做贼心虚,本来是准备受罚的,可是会议开始,他就发现有机可乘,于是急忙追随黄伯韬,也把失


败原因归罪于自己并称张灵甫目中无人,自作主张,大意轻敌,导致全师败亡……那天李天霞口若悬河,唾


沫横飞,把张灵甫骂得一钱不值,把自己夸得花朵一般。


俗话说,法不责众,何况这里面还有顾祝同、汤恩伯,他们结成团伙,官官相护,连蒋介石也顾忌三分。


毕竟张灵甫走了,以后打仗过日子,蒋介石还得靠着这帮人呢!


所以这个杀气腾腾的军事会议最终开成了这么一个软绵绵的结果:


第一兵团司令汤恩伯撤职留任;


第二十五整编师师长黄伯韬撤职留任;


第八十三整编师师长李天霞撤职下狱;


重新组建七十四整编师,邱维达任师长。


号令一出,军心人心凉了一半儿。有见识的都叹气:唉,国民党的江山,没几天了!


当时,王玉龄什么也不知道。


先生走了,她的天塌了,整整一年,她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惟一能看见的是妈妈的泪;


惟一能听见的是儿子的哭。


她自己早已把泪流干了。


她,当时才只有十九岁。丈夫死时,他们的儿子刚刚降生十天。



蒋介石当然没那么傻。


他是搞政治的,他完全懂得人心的重要。


所以他此时两手都用上了:一手袒护着李天霞他们这些人;一手抚恤着王玉龄他们这些孤儿寡母。


追认张灵甫为中将——直到战死,张灵甫也不过是个少将军长;


为张灵甫设灵位,建“忠烈祠”——这灵位走哪带哪,至今仍陈列在台北的“忠烈祠”……


张灵甫做了国民党所谓第一“忠烈”。王玉龄成了国民党第一“烈属”。


“烈属”的待遇怎么样?


抚恤金由国民党政府发放,多少呢?很少,也可以说少得可


生活待遇,由抚恤处发放,多少呢?大概每月只有一袋米,一袋面;到了台湾,就更少,少到几斤米、几斤


油、几斤灰面,还要自己去领,自己去办手续。


政治待遇,由“国防部”主持,每年5月16日,定期为张灵甫开追悼会,风雨无阻。作为遗属,王玉龄应邀出


席,也必须出席。因此,追悼会成了她的噩梦,成了她的精神负担,成了对她个人灵魂的折磨,每年一度


,每12个月一次,循环往复,轮回周转,一连就是好几年,直到她不堪重负,一个人去了美国


所有的待遇都算上,就这些。


张灵甫走后十几年,从大陆到台湾,王玉龄享受到的也就这些。


所以,王玉龄后来说:这些年,我回到大陆,年到共产党善待军烈属,看到干休所里老干部们颐养天年、其


乐融融,她说,就这国民党也比不了。


看到他们的经济抚恤、政治待遇、社会地位、家庭生活,他们在干休所里作诗、旅游、上老年大学,哪一


样也比她好得多!


王玉龄这么讲,许多人都不相信——不相信“国民政府”给予第一“烈属”的竟是如此待遇。


其实,张灵甫在孟良崮上,念念不忘的,死不瞑目的,就是王玉龄母子。


王玉龄是他的一切,王玉龄也能改变他的一切。


在他心中,爱妻最重要。


他最后那份电报,内容之一,就是告诉蒋校长:他没想到形势变化会这么快,他对家里根本没有作任何安排


,因此希望能予照顾,照顾他的娇妻和他的幼子,对个人死后则没什么考虑!



校长是如何“照顾”的?



校长是先生的老师,是高高在上的“总统”,张灵甫追随了他一辈子,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是他最忠


诚的学生,他对他惟一的照顾,就是王玉龄从台湾赴美的时候,他下令放行,并且批了五千美金的配额,


当然这也不是白给的,还得自己花一笔钱去买。


最好的学生最年轻的遗孀,“总统”就照顾这么多。


这还是看了张灵甫的面子,一是看他替他卖命为他死的面子;二是看他临死之前发电报为妻子求情的面子



对别人就不会这么“宽厚”了。


譬如杜聿明,同是黄埔生、同是陕西人,因为在战场上做了俘虏,所以他的妻子曹秀清申请赴美,不批;


他的儿子申请赴美,也不批——杜公子无可奈何,只好自尽,横死台湾。


蒋夫人宋美龄,说起来还是王玉龄伯父王士健的干妹妹。为此,许多人都说她和王玉龄关系密切,说她一


星期一次光临西华门张家,俩人进进出出,密切得不得了;还说宋美龄满怀慈悲,处处施恩,厚恤“烈属”


遗孤,帮着张家办了不少事——


王玉龄说这一切一概不实。


张灵甫死后,只有一次,“总统府”发来了邀请信,说宋美龄要召见——还不是召见她一个人,而是同时召见


几个,都是军长太太和师长太太。她们的先生都死在了孟良崮,是为蒋家而死的——她们是一群死了丈夫


的高级寡妇。


张灵甫刚刚战死,孩子刚刚满月,心力交瘁的王玉龄还在丧夫的悲痛中,不能自拔,所以她不想去。


可“总统府”的人一再劝说,她只好成行,极不情愿地去了。


一等再等,寡妇们坐在那里,等着这位尊贵的第一夫人接见。最后等来了一个海军军官。


海军军官说:对不起各位太太,夫人今天不舒服,你们回去吧。


这就是宋美龄,这就是宋美龄接见战死的高级将领的遗属。


还在月子里的王玉龄、性情刚烈的王玉龄牢牢记住了这一幕,刻骨铭心。


不止一个王玉龄。


十年“剿共”,八年抗战,三年内战,民国遗孀一串串,一行行,长长无尽头。


此类贤妻良母、孝子贤孙,心境之悲凉,谋生之艰辛,命运之沧桑,难言难语,难描难画……


1948年,兵团司令黄伯韬战死,尸体被部属偷偷埋在徐州碾庄的一片苇塘里。埋尸的人就两个,一个军长


杨言君、一个副官李文杰,都是黄伯韬的心腹铁哥儿们。


黄伯韬夫人柳碧云,苦苦哀告,终于求得蒋介石同意,命令杨军长和李副官再偷偷潜回解放区,把黄伯韬


的尸体运回来。


杨军长慷慨激昂,满口答应,可第二天就化装逃往马来西亚,一去不回头。


剩下一个李副官,柳碧云送着钱、流着泪、几次下跪,他才答应启程——但有条件:柳碧云必须再雇几个亲


戚或者朋友帮忙,否则不去。


柳碧云花钱再花钱,最后凑足了五个人。副官李文杰,黄伯韬生前友好、商人张文远和侄儿张昌庆,菜农


徐明哲及其远房亲戚王大忠。


一行五人,很快出发,很快找到尸体,并且很快挖出来,装进棺材抬上车,使劲推着往回走。


可没走几天,副官和两个商人就卷着钱跑了。


只剩下两个农民,风餐露宿,推着灵车往前走。


他们俩过了一关又一关,终于来到了淮河南岸国民党地盘上,找到了国军一个团长吕鲁宝。


吕团长认出了黄伯韬遗体,他决心干掉这两个农民,然后跟蒋介石和柳碧云说,黄司令官遗体是他异回来


的,把赏赐全给他!


团长的伙夫听到消息,连夜救出了这两个农民。


临走之前,三个老实人把黄伯韬遗体抬到另一口棺材里,和另一具尸体调换了位置。


吕团长不明就里,推着假黄伯韬的遗体进了南京城。


柳碧云一眼认出那不是自己的丈夫,于是当着蒋介石的面放声大哭。吕团长吓傻了眼,被国军中将高参郭


汝瑰一枪击毙。


柳碧云住在南京扬子江饭店,被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折磨得悲痛欲绝,每天号哭不止。


可蒋介石再也没有理睬此事。


最后是两个农民听到了黄夫人的哭声,他们费尽周折,摸进饭店,跟柳碧云陈述了一切。


黄司令官的遗体终于找到,黄夫人静悄悄地把他埋葬在了上海徐家汇。


下葬之前,她跪在地上,捧出大洋一百块,厚谢那两个忠厚善良的农夫。两个农民,只取了四块大洋做路


费,然后扶起没了丈夫的黄夫人,告辞而去。


1949年,黄夫人携全家去了台湾,不久,儿子黄效先就因触犯刑律,杀人被捕入狱,后因黄的青天白日勋


章才保住了一条命。


李天霞太太更可怜。


这是一个仅有初中文化的太太,出生于湖南邵阳,只因家境不好,才孤身一人来到李天霞的整编八十三师


,当了一名文工队员,唱歌跳舞。


李天霞李师长看她长相不错,很快就把这个可怜兮兮的小姑娘据为己有。新鲜劲儿一过,李天霞就把她抛


在一边。


经常是,送太太回南京,不过一个钟头,李师长就把别的女人接过来。


就算撞上了,李也不怕,她也不敢说。


在国军中,李天霞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是出了名的。


给这样的人做太太,又有什么话可说的呢?只有逆来顺受,与别的女人共事一夫吧。


1949年9月,李天霞去了台湾,被军事法庭判处八年有期徒刑。


这年8月,陈诚下了死命令,要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李延年指挥七十三军军长李天霞,坚守福建平潭岛,可


是枪声一响,这个李军长,却把几万弟兄一扔,跳上船就跑。


逃到台湾,追究责任,他又口口声声,说是李延年要他跑的,他是奉命撤退。


一句话,交代了他自己,也毁了李延年。


两个人,一个八年,一个十二年,从此在监狱里苦度岁月。


大家都说,在战场也好,在家里也罢,谁挨着李天霞谁倒霉!


1947年是张灵甫倒霉


李延年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一无所有,一贫如洗,每日三餐,馒头蘸盐,或者蘸辣椒水,就那么吃;想


抽烟了,找老部下,借钱买烟抽,直到1974年11月默默病死,也没几个人知道。


李天霞在监狱,能吃能喝,干了多少丢人事儿,多少人骂他,全不在乎。他的太太常去探监,每回见面,


李天霞就说:我终身坐牢,你趁年轻嫁人吧。


有人把李天霞这些话告诉了王玉龄的妈妈,罗夫人听得目瞪口呆。


她叹口气,说,换了张灵甫,是决不会说出这些话的。李天霞这个人真没有什么品格。


比王玉龄大一岁的李太太,跟着李天霞,学会了赌钱——而且是一天到晚的赌,是一掷千金的赌,是豪赌



后来,李天霞出狱了,两口子一块儿赌,赌到倾家荡产,赌到变卖李太太的首饰做赌资。


最后,实在没钱了,就由李天霞出面,出去借钱,借了就赌。


不久就骗财骗出了事儿来,又被关了进去。


此外还有邱清泉的太太,杜聿明的太太,以及许许多多去了台湾的太太,几乎人人都有一本血泪账,家家


都有一部辛酸史。


杜太太因为女儿嫁了杨振宁,又因为杨振宁获得了诺贝尔奖,名满天下,所以才得以逃出台湾,经美国回


到祖国大陆。


邱太太、黄太太,她们留在那里出不来,处处看脸色,处处遭白眼。再后来,邱太太到过美国,她的两个


女儿和一个儿子也都在美国,与王玉龄还常有往来。



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就去求蒋介石,求“国防部”。


蒋介石不管不问,“国防部”不问不管,她们就三根蜡烛两炷香,三个碟子两个碗,跪在那里给丈夫烧香,


哭灵



无数将领遗孀,就过这样的日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