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1.html


“四哥,有时间劝劝三哥,要抓紧了。”散场后,陈仲楠说道。

“你指什么?”程敬鑫疑惑道。

“开会嘛,下属去总部。脑袋们来这,那只能是视察。这边恐怕有什么吸引他们的事吧。”陈仲楠顽皮的笑笑。

“人小鬼大。”程敬鑫拍拍他肩膀。陈仲楠又一次令他和陈妍吃惊了。

“你在哪学的刀?”陈妍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年少轻狂的时候,跟一位老先生学的。”陈仲楠没有隐瞒。

陈仲楠把斯锐克绑到腿上时,清楚的露出了一把带着编号的三棱军刺。尤其是他顺手挽的那个刀花,给了陈妍似曾相识的感觉。联系到陈仲楠刚才的话,陈妍似乎猜到了什么。

“明天敬鑫和我一起回家,你也去吧。”陈妍发出了邀请。

“我?”陈仲楠愣了一下。

程敬鑫笑着眨了眨眼,用眼神示意了白倩的方向。

陈仲楠恍然大悟,犹豫了一下:“不太合适吧?”

羞红了脸的白倩那一刻险些KO陈仲楠。

“我是说,是不是太快了?”陈仲楠急忙解释道。

“我就问你,你到底喜不喜欢倩儿?”陈妍有些不满。

“喜欢。”

“那就行了。明天你陪我一起去吧。”程敬鑫乐道。

陈仲楠最终点了点头。

……

送陈妍二姐妹回家后,陈仲楠与程敬鑫各奔东西。陈仲楠心事重重的走在夜里,全然没在意自己走错了路。

白倩,这个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女子,爱上了自己,这是让多少人羡煞不已的事情。可陈仲楠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在白倩消失的那些日子里,自己何尝不在想着她?又何尝不是茶饭不思?但,自己选择的道路,白倩跟随自己,会幸福吗?爱一个人,不仅是占有,更该为她考虑。她有权拥有幸福安定的人生,既然爱她,又怎么能自私到让她跟着自己担惊受怕?但自己如果明天不去,那就伤透了白倩的心。还是日后逐渐的让她自己醒悟吧。幸福?苦涩?无奈?陈仲楠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没有任何征兆的,陈仲楠瞳孔紧缩起来。静,周围静得出奇。这是哪?该死的,自己竟然走进了一处小巷子,没有人,没有路灯,只有马路上几点依稀的灯光若有若无的反射进来。但这还不足以令陈仲楠惊醒。在这样的黑暗里,充斥着令人不安的感觉。是的,这种感觉是杀气!也不多想,哐铛一声,陈仲楠将伞包扔到地上,摆出了格斗的架势。

风声一动,陈仲楠凭本能向左一个滑步,闪了过去,紧接着听到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昏暗的灯光下,依稀能辨认出一个人影――一米七的身高,精瘦而干练。那身躯下蕴藏着爆炸般的力量。巷子里太黑,看不清那人的长相,但令人不安的感觉却从黑暗里射出。相信,那就是此人的眼睛吧。高手!来人一个交叉步,侧踹陈仲楠面门。陈仲楠向右一闪,让过那脚,同时伸出胳膊将那只腿抬向高处。

扑!胳膊上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湿了一片。该死的!是马刺!来人的鞋跟上装着马刺!陈仲楠当场吃了一亏,但来人显然没准备就此罢手,攥空的拳头中指指节前出,打向陈仲楠咽喉。陈仲楠没敢硬接,一个闪身从侧面让过,同时大手一伸,扣住那人的手腕,用力向其背后反剪过去。来人顺势转身,避免手臂被剪住,同时借着转身的力量将膝盖用力顶向陈仲楠的肋骨。陈仲楠松开手,勘勘避过。转眼间,二人已打了三十多招,昏暗的灯光已不足以看清对方的动作,二人都是凭感觉在打。对面的人显然久经战阵,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却招招毙命。黑暗似乎是他的朋友,下手极准,出招收招迅速,毫不拖沓,同时招法精纯。这绝非大开大合的竞技武术,或者说体操。陈仲楠找不到对方的破绽。可自己也不差,家境殷实的他自幼跟随一位武术大师学艺,底子在那儿了。尤其是擒拿手,出手快若闪电,来人几次险被擒住,但总是差那么一点。

来人又轰来一拳,这一拳蓄足了力量,陈仲楠感觉到了这一拳上的威压,没敢硬接。向后连退三步,这一拳力量太足了,但不遗余力的一拳带来的后果就是――收势不住。陈仲楠在拳势稍减后,猛得扣住对方手腕,用力一拉,对方就顺从的被拉了过来。危险!那一瞬间,陈仲楠有了这样的感觉。果然,那人被拉向自己的同时,并没失去重心,同时跃起用左手抓住陈仲楠肩膀,膝盖猛得顶向陈仲楠面门。陈仲楠抬右手护住面门,以防被KO。那人身体横在空中,这是破釜沉舟的一招,这一招落空,陈仲楠将稳操胜券。但那人赌胜了,半空中膝盖转攻胸口,陈仲楠已来不及躲避,被结结实实的撞上,仰面摔倒。

只觉得眼前一片金星,陈仲楠面前想站起来,可胸口那种闷沉的感觉让人喘不上气。好在那人落地后勘勘稳住重心,给了陈仲楠喘息的机会。不好!清楚的感觉到那人将手伸向腿间,陈仲楠一个机灵,从腿上拔出了二把刀。对面的人身高及臂长不及自己,于是陈仲楠左手反握Seal-2000(斯锐克的,strider公司永远的经典。因笔者喜好,所以做一回时空穿帮吧。Seal-2001尽管采用了S30V刃材,但由于PaulBos离去,失去了BOS标的strider,已不再是为硬汉而造的高速工具。个人意见),右手反握三棱刺。对面的人微微有些吃惊,急忙将右手的绅士刀划向腿部。陈仲楠正准备鄙视下这位拿着绅士刀来格斗的家伙,却见那人从划开的裤子夹层里取出了马国森的Dagger(在此缅怀下这位早逝的华裔刀匠),左手则反握钢虎(冷钢49KS钢虎Karambit防卫刀,形如古时刺客的臂刺)。

二个人对峙起来,对方实力未明,谁也不会先出招。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陈仲楠忙而不乱的走着“舞”步,可对方也不差。终于,对面的人出手了,Dagger迅猛的捅向陈仲楠面门,虚招!果然,陈仲楠略一矮身,Dagger不做停顿,变直刺为下划。陈仲楠左手反握的斯锐克正面架住了Dagger,同时膝盖撞向那人的胸口。那人反应极快,眼看避不过,竟猛得前冲,意图在陈仲楠膝盖力量未足时缠在一起。却哪料陈仲楠那一膝盖也是虚招,竟急速一个闪身,右手从其腋下探出,架住其左手的同时伸脚,左手抓其后背顺势前推,那人炮弹样摔了出去。吃了一亏,那人小心了很多,和陈仲楠又斗了五六个回合,右手突然一个上撩,左手的钢虎内侧的刃端同时下划。陈仲楠却不闪不避,在其二刀合拢前,沿其大开的中门把他弹腿踹了出去。

“徒手格斗,我不行。但玩刀,我就是老大!”陈仲楠咆哮道,“你输就输在不该拿刀。”

那一股霸气,令对面的人一震。

“你是什么人?”陈仲楠右手刀指向那人。

那人也不废话,以进攻来回答陈仲楠。又是十多招过去,陈仲楠左手划出一个精妙的刀招,一条优美而不可思意的弧线,带着杀戮的美感,似慢实快,轻飘飘绕过那人的防守,攻向其腹部,那人猛得一弓身,陈仲楠的刀却像灵蛇般,由其腹部急转直上,划向其下颌,同时右手的三棱军刺也划出一个波浪线,从其左手的钢虎上绕过,刺向其肋骨。那人一惊,猛一个翻身,勘勘让过这一刀。若非陈仲楠手下留情,这一下,他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但能躲开这招,实力也绝非泛泛。被逼到绝境的他右手一个斜劈,陈仲楠一闪身,那人侧后对着陈仲楠,左手反握的钢虎狠狠的划了回来。又是破釜沉舟的一招!陈仲楠左手刀一挡,那人大半个后背就暴露在了陈仲楠面前。

感觉到脖颈上传来的冰冷,那人不动了。

“大开大合,找死。”陈仲楠把架在他脖子上的三棱军刺缓缓收了回来,“刀走重,剑走轻。你的双刃刀,按剑的套路会更好。”

那人闻言一颤,随后感受到脖子上那丝寒冷消失,竟猛得向前冲出,同时回手甩出了东西。陈仲楠眼疾手快,听到破空声传来,急忙用刀格挡。铛铛二声,二块钢铁落地的声音,那人趁机跑远了。

陈仲楠俯身捡起地上的东西,是二把刀。造型美观的短刃,刀柄是梳子――马国森的AMLEATHERJACKET。这是什么人?似乎并不是抢劫的,也不是来取我性命的,而且刚才那二刀,即使自己不躲开,也不至致命。在这个时代里,竟会有这样的冷兵器行家?

危险!陈仲楠猛得转回身,却见一个高大的汉子站在了巷子门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