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楚生失踪了,迄今为止,已经整整9天没有人能够联系到他……


在2009年湖南跨年演唱会上,我们没有看到早前湖南卫视大肆宣传的陈楚生,而是在跨年夜的晚上看到了他在网络上留下一句话:“很遗憾这次不能和大家一起跨年,希望大家开心快乐。”而后在数以千计的“花生”疯狂追问中销声匿迹。事后还有消息称,这条留言并不是陈楚生本人,因为他失踪了。


罢唱风波,瞬即将陈楚生卷进了一场暗流汹涌的利益之争,事实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早前,天娱传媒通过媒体发表声明,“艺人陈楚生因个人原因,在未知会本公司的情形下,就公司安排的工作和活动,私自采取非理性罢演,给公司的工作和声誉造成了严重影响。我公司决定,从即日起,停止艺人陈楚生国内外的一切演艺活动,直至相关问题解决为止。”然而时隔不到半日,天娱传媒宣传总监又出面表示,他从未发过停止陈楚生一切通告的声明,天娱从未封杀陈楚生。


封杀事件,背后究竟藏着怎么样的秘密?


陈楚生究竟为何罢唱?网络上较为集中的传言有二,第一湖南卫视不满陈楚生,华谊幕后染指;第二陈楚生不满湖南卫视安排与前女友同台愤然出走。更有圈内人事放出风声说,这次罢唱很有可能是天娱为炒作新专辑而故意为之。


罢唱,究竟为何?



近日,记者在圈内好友的帮助下联系到了陈楚生身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面对记者的疑问,这位身边人首次揭露了陈楚生罢唱原因。



种种承诺未兑现 早就埋下不和种子


这位陈楚生身边人表示,陈楚生之前是与华谊有过接触,但之所以没有转投华谊,是因为湖南台台长曾直接与陈楚生有过数次谈话,明确承诺将解决某些问题,所以陈楚生当时表示“愿意与公司共进退,并且愿意留在天娱继续发展。”


但是新的天娱公司管理者上任后推翻台长的承诺,不予兑现,特别是早前应诺的个人工作室,在资金与设备问题上屡屡遭挫,本应该去年10月就该全面投入使用,却被硬拖到今天仍未收工,而对外所谓“陈楚生音乐工作室”仅仅是名义上的叫法,实际上,公司一直拿其作为公用场地。


据了解,陈楚生在后来并没有强求天娱去兑现早前答应的种种承诺,只是公司在很多事情上的处理都没有站在他的角度,当时放弃签约华谊的机会是对湖南卫视的感恩,但公司的失信以及后来种种事情上的欺瞒都为了这次临阵罢唱事件埋下了爆发的黑暗种子。



利益至上频爽朋友约 再生不满


在长达80分钟的对话中,记者了解到早前一件在圈内颇有争议性的事件真相。


2008年9月齐秦石家庄演唱会,本来应邀作为嘉宾出席的陈楚生却临阵爽约,而当时对于外界的种种猜疑与职责陈楚生选择了沉默并没有给出回应。身边人表示,事实上陈楚生自从“快男”出道以来,有幸与齐秦结识,并因为对音乐的志趣相投,两人很快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并且齐秦对陈楚生一直很照顾,力邀他出席石家庄演唱会担当嘉宾,陈楚生答应了齐秦。然而,陈楚生最终却被安排参加了佛山的商业歌会活动。身边人说:“当时公司已经明确知道陈楚生档期上的安排,而且陈楚生也一再跟公司方面沟通,说明自己无法参加佛山歌会的活动,在这中间,更是将齐秦方面牵扯进来,三方面沟通未果,无论陈楚生方面怎么沟通,公司还是不顾及他早前已经答应齐秦方面的演出,而强行安排其参加佛山方面的活动,公司当时的理由是,如果不参加这次活动将导致公司其他艺人蒙受巨大损失。”


“爽约事件”的发生,一方面,陈楚生对不起朋友,另一方面,公司在相应工作中的尊重度不足,令陈楚生也心生寒意。而这样的事情,据身边人透露,类似事件已发生了多次,陈楚生多次受朋友邀请的演出都或多或少遭遇到公司的干预。



公司安排欠妥 跨年前仍跑商演


陈楚生罢唱的另一个说法是陈楚生不满跨年演唱会上的节目安排,事实并不是所谓“舞美者”爆料的那么简单。


据了解,在08年年末的几日内,陈楚生的档期安排密不透风,“27日飞往佛山,28日返回北京参加颁奖活动,29日又奔到昆明文山参加商演,30日又飞抵深圳参加跨年。几日的行程导致陈楚生疲惫不堪,特别是,公司安排前往昆明文山的活动,几乎(完全)就没没考虑到艺人的感受。昆明到文山本来是有航班的,但公司未能订上机票,改为十数小时的车程,而到了当地之后,才发现活动主办方提供的设备极其低劣,你想,一路十几个小时的辛苦折腾到当地,再有心气的艺人,见到那样的设备和工作环境怎么会不受影响。”


就是在如此糟糕和复杂的情境下,陈楚生飞抵深圳参加了彩排,身边人表示,陈楚生当天抵达后仍积极参加了彩排,至于网上所谓罢唱起因是安排其与女友同台之说,身边人说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有过什么交涉,尚未清楚,但可以说“罢演事件”绝非突然发生,而天娱和陈楚生就上述种种问题的一个集中爆发。“这些问题早在陈楚生那堆积好久了!”


彩排结束后,陈楚生并没有像外界所言失踪,而是乘坐当晚最后一班航班飞回北京。



罢唱风波、封杀事件……


摆在陈楚生面前的问题很多,或许还会继续,面对媒体与外界,陈楚生仍旧以沉默与躲避不作任何回应。


身边人在与记者最后的交流中,还透露了一个信息,就在不久前跟随陈楚生的团队人员遭遇公司调换,尤其是跟随他很久的经纪人在没有告知陈楚生的情况下被(突然撤换)换,而公司的回应则是出于对陈在演艺事业上的“更好发展”,故更换了经纪人,但据记者了解,新换的经纪人在业内并没有什么知名度,而记者几经折腾才从湖南台的一位朋友那了解到此人曾是“快男”导演组的一名导演。


最神奇的是1月6号这天,半天时间内,天娱从通知封杀到否认封杀,转变之快令人疑惑,记者也不禁对这位身边人的“爽快”接受采访感到几分蹊跷,随即再次拔打电话试图再次求证一些事情,但始终没有接听。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坊间最大的怀疑仍然是“天娱”在为陈楚生的新专辑炒作。真相到底是什么?也许只有等到陈楚生本人公开露面的那一天,才能大白于天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