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52.html


国防部


会议大厅紧张的气氛压着每一个在场的人身上,都在关心着那场战斗。


国防部长戚部长身板挺直,以一个职业军人的标准姿势坐在第一排的中间位置,四周全是一班肩上缀着金豆豆的人,每个人都聚精会神地望着对面墙上。没有一个人交头接耳……


椅子前面,一面宽大的电子屏蔽上,奇沟桥前线的情况正真实地呈现在这些高级将领的眼前,这是这几年来军队装备的单兵战场数字化系统。将军们可以坐在后方清楚地了解战场上的各种瞬息万变。


戚部长担任国防部长已有四年的时间了。一个六十岁的老人,一个大国的国防重任落在肩上,换做一个年轻人也吃不消。


当情报部门汇报了嗜血生物进攻的路线时。戚部长脑袋中迅速形成计划。


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得到嗜血生物的装备和战斗力情况,不然这场战争没有办法打。于是就调派了三二九师这主力部队去做一线阻击,戚部长对这支部队寄予了极大的厚望……


三二九师装备有大量的高科技装备,中国很多年没有战争了,经验都来源于训练和观摩外军。是时候检验在几十年没有战争的和平环境成长起来的部队了……


身着旧式的日军军服的鬼子端着刺刀,疯狂叫嚣着冲上了桥头,这一幕出现在大厅的宽屏幕上时,在场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这决不可能发生的事,仿佛历史的镜头一样真实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在场的高级将领们都一头雾水,谁都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得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情报上不是说是嗜血生物,怎么变成小日本鬼子了。”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嗜血生物攻击,而是小日本的阴谋,看来又一场侵华战争正在上演了。”……


戚部长看到这个画面时,脸色变得铁青,把手里的烟手扔出了几丈远,身子似弹簧一样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大声地吼了出来。这大厅内也只有他敢这么大声。众人都把目光聚在了戚部长身上。


情报部门这帮人每天都吃什么的,送过来的情服不是准确地说是嗜血生物吗,怎么现在又变成了小日本的进攻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不知道从那钻出来的鬼子,竟然端着这种博物馆的三八大盖跑到我们的土地上来撒野了,把情报部长拉出去枪毙了,这家伙安的什么心,肯定是汉奸。在帮小日本说话……


众人都在考虑着什么,面前的一切,让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什么的时候。


左侧的门被迅速的推开,一个年轻的军官进来,低头直接到戚部长耳语一阵,戚部长听后马上迈着矫健的步子,从侧门出了大厅迅速钻进了外面的一辆奥迪车,“去情报部”。


车迅速发动起来,开出大院钻进了夜色中……


情报部灯火通明,这里是一片繁忙的景象。


五十多岁的赵部长正拿着一张相片,一边对着电脑上,嘴里一边自言自语:“太象了,太象了,”戚部长进来都不知道。


“老赵,听说你有惊天发现,”


赵部长兴奋地转过身来:“戚部长,你来看这两个人”说完指着相片上和电脑上三二九师通过单兵数字化系统传回来的图象。相片上一个旧日本军官和电脑中的旧日本军官竟然这么象。


戚部长震惊得差点跳起来,一个让人恐怖的名字浮现在他脑海……


“山本二百五,曾成功指挥袭击美军的太平洋海军基地珍珠港,美军损失惨重,8艘战列舰中,4艘被击沉,一艘搁浅,其余都受重创;6艘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被击伤,188架飞机被击毁,数千官兵伤亡。日本只损失了29架飞机和55名飞行员。”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并且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还指挥着一支二战时候的日本军队,这一切?把戚部长搞得云里雾里……


“能确定是他吗?”戚部长迫切地问道。


“从三二九师传回来的画面上看,肯定是他。戚部长你看这。”说完赵部长把电脑上的山本二百五的图片拉得更近。”


赵部长指着那个人的左手介绍道。


“你看这两个人的左手,山本二百五曾参加了1904年-1905年日俄战争,在日、俄海军对马海峡海战中,他负了重伤,左手的食指、中指被炸飞,留下了终身残疾。由于他只剩下了八个手指,同僚们给他起了个“八毛钱”的绰号。”


电脑上的旧日本军官正用左手指着前方。可以清楚地看到只有3根手指。


“老赵。你怎么看现在这个情况,开始的情报你们说是嗜血生物进攻,现在奇沟桥来了一大堆日本鬼子。


还有这个人,从常理上这疯狂的家伙早就从飞机上掉下来摔死了,现却也出现在这。就是当年摔死的不是他,以他的年纪也已老死了才对吧。”说完戚部长用右手挠了一下已花白的头发。对一系列的问题让他这个智力过人的的脑袋也转不过来……


“戚部长,现在的情况非常的复杂,这些天嗜血生物的攻击都是实实在在发生了,但是现在突然又钻出这些鬼子来,情况肯定又变得复杂多。


我们这些情报部门的工作也不好做,象这类的情报,我们掌握得有限,不过有一些眉目了,在等一些情报分析出来,很快就会知道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说完赵部长好象有些话让咽了回去。


“老赵,你好象还有事没有说完。”


“是这样的,为了更能准确地掌握现在奇沟桥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想申请戚部长能让前线部队捉捉个俘虏回来,”……


“是这事,没有什么问题。另外,老赵,你得想办法尽快搞清楚这些鬼子的来头,我们如果让小鬼子再一次在中国的土地上肆意横行的话,我们只有把子弹留给自已了以谢国人,对不起党和国家对我们的信任了。”戚部长语重心长地说完后拍了拍赵部长的臂膀。


两个人多年来的老战友了,私交也不错。


“戚部长,我们会的,就是拼了这老骨头,也会尽快把情报分析出来。”赵部长自信地说。


“辛苦你了,你的胃病怎么样了。注意身体,中国军队还需要你。”戚部长关心地问道


“没事,没事、”赵部长忙乱地回答道。


其实老赵的病已折磨他多年了,只是现在这个时候,赵部长也没有多少时间去看病,前几天差点晕倒,实在没有办法就去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


医生问他胃痛了多久了,赵部长说几年了,医生叹了一口气,“怎么不早来,现在如果要做手术等于把整个胃切掉。成功的机率是多少,百分之零点一,如果不切最多一个多月。”


老赵就问医生要了些镇痛的药。


赵部长自已的病谁也没有告诉,每天服用大量的镇痛剂来镇痛。赵部长明白,现在这个情况能做多少工作就做多少吧。同时也把大量的工作交给了副部长李兵去处理,真希望他能在这么点时间内迅速成长起来。知道这人是他之后唯一能胜任的人……


夜色终于完全暗了下来,周围静悄悄的。只有河边水草丛中不时传来几时蛙叫,刚经历过一阵激烈战火的奇沟桥此时显得更加的阴沉。


“呜、呜、呜,……”突然,北岸山头传来几声凄历的狼嚎。


怎么会出现狼嚎,这地区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狼了,今晚怎么会有狼叫。异常的情况让立武变得有些警惕起来。


立武感觉到一阵寒意,忙用双手把作战服的领子给竖了起来,从作战服包里掏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却没有点火,用牙尖轻轻地咬着烟蒂,细细地感受着烟叶的味道,借此来缓解紧张的大脑。部队作战时的战术要求,隐蔽时不能有任何的热源……


刚刚经历敌人的第一次攻击后,这些感受到真正战斗带来的刺激的战士,已经变得轻松多了,聚在一起议论着杀鬼子的感觉。


邹华正在兴高采烈胡吹着自已如何神勇,如何如何把一个鬼子爆头的精彩过程……


邹华系好裤子,转身趴在坦克上,通过自动步枪的瞄准具,仔细地观察起桥对面来。


半根烟的时间,桥对面出现了一队鬼子,个个都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踏上了桥头后一声怪叫后冲向这边阵地来。


这些敌人怎么和班长刚才说的不一样,全是电影看到过的那些鬼子。


“妈啊,”邹华让这场面惊吓着了,怔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了,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紧接着耳边响起暴雨般猛烈的枪声,邹华感觉到耳膜都快让枪声震裂。才从惊骇中回过神来。


通过瞄准具,一个鬼子端着刺刀发疯似地冲了过来,忙瞄准鬼子的头部,来不及细想什么动作要领,嘴里大声叫喊了一声“杀、、、、、”。食指猛扣动了扳机,“哒、哒、哒,”。手里的自动步枪快活地叫了起来……


不断喷出火焰的自动步枪突然哑了。


“怎么回事,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枪怎么会坏掉。”邹华的脑海马上闪过枪坏了的念头。


无奈中又猛扣了几下扳机,自动步枪响起清脆的击针空撞的声音。


才发现刚才由于紧张,猛扣了扳机,把一个弹夹几十发子弹全部射了出去。


忙打开胸前的弹袋,掏出装满子弹的弹夹换上。


发现一个脑袋让子弹轰掉的鬼子,绿色的液体从脖子上那碗口大的伤口向上喷了出来。那鬼子没有了方向,东倒西歪地跌到在桥的护拦上,猛地失去了重心,滚翻出了桥护拦,头朝下栽到河面,起了几个旋涡,挣扎了几下沉下去了……


看到这恶心的场面,邹华把中午吃的西红柿炒鸡蛋全吐了出来……


立武听着这邹华新兵蛋子的胡乱吹嘘,内心微微一笑。


立武悄悄摸到邹华背后,抬起右脚照他屁股轻轻地踢一脚。嘴里笑骂道“你小子,怎么不吹你战斗前吓得尿裤子的事。”


邹华一看是班长,忙嘻皮笑脸地说,“班长,我这不是在给大家传授实战经验嘛。“


“去去,我看就不能让你小子闲着,你负责警戒。其他人原地休息,””班长,我、我……”


“我什么啊,如果不去,那就原地做2000个俯卧撑。我负责警戒。”


“班长,我去,”说完邹华忙不跌地爬上坦克顶部。


“这熊兵,就是欠练。”立武在坦克下面骂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