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1.html


周小平,1953年12月26日生于西安。家中数她最小,在兄妹4人中排行第四,大家就亲切地叫她“小四”。周小平出生后,由西北军区空军托儿所的保姆抚养,星期日才能回家与父母相聚。1958年她5岁时,父母工作调动,全家搬到了天津。她进了民航幼儿园,仍然是全托,一星期回家一次。那时,奶奶从老家宁波来照顾她兄妹4人,加上爸爸妈妈,家中特别热闹,特别温馨。大家都喜欢她,疼爱她,更使她感到家里的温暖和幸福。

1960年,周小平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她被父母送到天津市民航子弟学校读书。学校的条件非常好,老师多,学生少,近50位老师只教200余名学生。学生全部住校,实行寄宿制。老师们在生活上对学生照顾得无微不至,无论是吃的、住的都安排得十分周到。老师在教学上也非常负责,非常认真,简直无可挑剔。周小平在老师的教育和影响下,学习十分用功,成绩总在前几名。她在小学时代就打下了非常扎实的基础。可是,她有一点不足,就是常常想家,天天盼着周末,回到那温馨、祥和的家里,愉快地和奶奶、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在一起。那时,哥哥已经上了初中,特别爱钻研无线电,大姐和二姐还是小学生,最爱和她一起玩。周小平就是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代。这是她一生中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

1964年,高级航校搬迁,爸爸从天津调到四川,一年只能回家一两次。她与爸爸见面的机会更少了,更想念爸爸了。爸爸在她心中,高大伟岸、和蔼可亲,严厉而又慈祥,威武而又善良,是可敬的军人,可亲的长辈。

1966年,周小平小学毕业了。按照当时的招生办法,她被分配在天津市第六十一中学读初中。哥哥就在那所学校读高三,可以照顾她,她也不用住校,可以天天回家,虽然爸爸不在天津,可是能见到妈妈,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但是,她根本想不到那个暴风骤雨式的“文化大革命”,竟然会改变她的命运,使她的人生一度跌入低谷,使她在最需要家人关爱的时候失去了疼她爱她的好爸爸,失去了形影不离的好妈妈,使她们兄妹4人成了孤儿,使她原本幸福安康的家,变得支离破碎。大姐到了河北省游泳队,离开了家,离开了天津;二姐走得更远,到内蒙古的扎兰屯插队。家中只有她和哥哥相依为命,断了经济来源,失去生活保障。哥哥从小就有胃病,还得看病吃药。尤其令周小平感到不公的是,这个“大革命”竟然会殃及一个1953年才出生的孩子,一个还未涉世,还不懂政治的少女。她出生在新社会,生长在红旗下,她受的完全是共产党的教育,她听的统统是毛主席的教导,她读的全部是新社会的书,她沐浴的是社会主义的阳光雨露。她本来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那么美好,她的前程本应像熠熠生辉的金光那么灿烂,但是,那场暴风骤雨把她这朵还未开放的花蕾打落了。她不仅没有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而且终日只能以泪洗面,天天在痛苦中煎熬。爸爸含冤离开了她,妈妈忧忿成疾,也相继而去。可是,未成年的周小平有什么错,有什么罪?为什么与她同班同龄的同学,一个个分配了,有了岗位,有了工作,而她却只能待在家里,受着这样不公正的待遇?她家的院子里贴满了大字报,街道居委没完没了的到家里来办“学习班”,施加精神压力,在她的心灵里刻下了深深的创伤!心灵的创伤损害了她的健康,天天茶饭不思,夜夜难以人眠。一个16岁身高1米70的少女,体重却只有40公斤,瘦得皮包骨头,苦得面容憔悴。尤其是那失去父母的悲痛,使她撕心裂肺,肝肠寸断,一辈子也难以忘怀!

1971年10月,周小平的不幸遭遇,受到了天津六十一中学的极大同情。在学校分配办公室主任崔明庚的帮助下,1971年11月周小平被安排到天津电力局第三发电厂工作,在汽机车间学习汽轮发电机的操作规程,当了值班工。由于第三发电厂离家太远,1975年周小平调到用电服务公司工作,做前台业务员,并担任工会小组长。她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工作总是特别认真。她要让那经受暴风骤雨的花蕾重新舒展,绽出笑容,她要补回那被“文革”荒废的学业,她要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甚至比别人更优秀。她始终记着1967年爸爸最后一次离家时对她说的话:“只要改正骄娇二气,一定会有出息。”触及灵魂的“革命”,失去父母的悲痛,世态炎凉的现实,人生沉浮的感悟,早把她的“二气”冲得无影无踪了。她要把爸爸的教导变为自己的行动,以此来怀念她可敬重的爸爸,报答她亲爱的妈妈。

周小平不愧是抗日空军英雄周训典和优秀教育工作者钱承评的女儿,她连续6年被评为先进个人,成为天津市发电系统重点培育的优秀苗子。1984年,她脱产补习文化,两年时间补完了初中和高中的全部课程,而且成绩十分突出。结业时,用电服务公司把她留在政校当教师,后来又让她担任副校长。1989年,政校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她重新回到原单位工作。

1990年,周小平调到三源电力集团工贸公司任会计。2003年退休。如今,周小平有一个温馨的家,丈夫韩文茂在单位多次荣获先进称号,女儿韩菲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获得学士学位。今天的欢乐和幸福,代替了少年时代的悲痛和苦难。她的人生经历留下了那个时代的痕迹,她是强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