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很简单:因为在中国面对百年屈辱时只有他和他创建的党给了中国人民尊严!




在中国,有一个人是永远也打不倒的,虽然想打倒他的人过去、现在和将来可能都不会少。这个人就是毛泽东。

评价历史人物功与过,应该花费许多文字,但是理解中国人对毛泽东的特殊感受,却可以从最为简单的方法入手:我们分析在他之前的中国和经他改造之后的中国。

在毛泽东之前的中国近代史,说穿了就是一部民族的屈辱史,在这块土地上,我们的祖先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国耻。

甲午战争中,北洋水师7335吨的两艘铁甲舰是亚洲威力最大的军舰,而大清国陆军配备了毛瑟步枪、机枪、克虏伯炮,装备同样胜于日军,但是战争却以中国的惨败告终。

提到八国联军,国人无不愤愤不平:英、法、德、俄、美、日、奥、意联合起来进攻我们的伟大帝都北京!粗看起来,的确像是帝国主义聚众群殴善良的大清帝国。然而人们却往往忽视了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双方实际力量的对比。当时所谓八国联军,拼凑起来的不过3万,说是乌合之众并不过分。而北京一带,装备了现代洋枪洋炮的大清“新军”每镇(师)即有12,512人,总兵力不下10万,这还不算几十万出没无常,一会儿“扶清灭洋”,一会儿“反清灭洋”,成事不足,败事亦不足的农民愤青义和拳。

10万现代化军队,依托自己的大后方,拥有天时地利人和,而对方3万人各怀鬼胎,劳师远征, 用一般军事常理,前者纵然不能全歼敌人,拒敌于城外并不很难吧?退一万步,阻挡不了这些洋毛子的进攻,10万人,即使每人放上一枪,也算枪林弹雨,哪怕仅仅有百分之一命中,也可给敌方造成千人伤亡。千人的减员足可以杀敌方的锐气,使之无法攻陷北京城,索要赔款四亿五千万两!区区3万之众,长驱直入,打入四亿五千万人的大国,勒令按照人头缴纳白银赔款,这种奇耻大辱世界战争史上可曾有过?!

1850以来,十几万中国平民前往美国,他们干最重最苦的工作,为美国的大西部开发做出了巨大贡献,然而美国当局恩将仇报,把他们作为了经济萧条的替罪羊,制定了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中国政府可曾发出不同的声音?美国暴徒们在光天化日之下,辱骂、殴打、驱赶、甚至工人屠杀华工。而我们的十几万同胞,这些在修铁路中力大无穷的华工,却如同羔羊一般,任人宰割,毫无抵抗之心。正因为如此,在那里华人的社会地位,远远低于刚刚被解放的黑奴和同样遭到屠杀的印第安人。十几万华人中,居然只有一个叫陈宜禧的人站出来呼唤正义。

1931年,日军发动了9.18事变,占领了中国东北。然而,当时中国东北军的兵力和装备对日本关东军具有近10倍的压倒优势。当时东北军仅在沈阳附近便有262架飞机,3091门火炮,甚至还有当时世界先进水平的雷诺FT17坦克,而日军尚无坦克!最终这些武器都落入了日军之手。

我们今天说,七七事变揭开了中国全民抗战的序幕。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那个战争的爆发点——卢沟桥。2005年7月7日,我赴卢沟桥拜谒抗战雕塑园。我才知道卢沟桥是在北京老城的西南方。我从小的印象就是卢沟桥在距离北京很远的北方。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少将这样写道:“如果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突然向大人发问:战争怎么会在这儿爆发呢?这儿是中国和日本的分界线吗?懂事的大人,该如何回答?”“至于侵略者用多少兵力挑起这场事变,别说不懂事的孩子,连懂事的大人也很少知道了:华北地区的全部日军只有8400人。同一地区的中国军队有多少呢?仅宋哲元的29军,就不下10万。战争爆发之前,敌人已如此深入到你的领土,而且以如此少的兵力同你挑战,查遍世界战争史,可有这样的先例?”

那时候的中国军人,除了逃跑的和投降的之外,是被敌人逼着,做了一次次的局部抵抗,从北平到娘子关,敌人在哪里进攻,中国人在哪里抵抗,而且,往往是用一个团去抵抗日军一个连的兵力。

掘开黄河花园口,致使89万中国人被淹死, 1250万人流离失所,仅仅是为了迟滞日军的进攻;彻底拆毁长达133公里的新宁铁路,仅仅是迟滞了日军一个排的兵力!

历史,有时候简单得只需要看看数字,就能够明白一切。

中国人第一次自己选择时间、自己选择地点、自己选择作战方式对日本人发起主动攻击,是在1937年9月25日,毛泽东的得意门生,29岁的林彪,指挥所部在平型关东北方的白崖台与日军血战了几十小时。用世界军事眼光来看,当八路军115师343旅686团年仅23岁的团长李天佑端着机枪冲进老爷庙那一刻,地球上诞生了后来名扬四海的中国“万岁军”——第38军。

在毛泽东和他身边的一辈革命家之前,虽然我们能够列出谭嗣同、梁启超、冯子材、邓世昌,甚至还有陈宜禧等罕见的,可以称为民族脊梁的人物,但是他们决不是中国社会的主流。那时候的中国却是是垮掉沉沦的世纪。

所幸,“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然而,毕竟毛泽东已经离我们而去,怎么样看待近代历史和当代现实,是考验今天社会精英的课题。中国文化曾经辉煌过,但也出现过自身难以解决的重大问题。如果想避免历史重演,我们必须保持冷静的世界观。记住,今天远远不是盛唐,我们没有妄自尊大的资格。

刘亚洲、金一南两位将军在文化上的反思振聋发聩,希望每一个文化人都读一下。新的军事革命和打赢的命题使得中国最先进最活跃的思想集中出现在了军事理论界,而文化界却仍然那样沉郁。

难怪今天许多有志大学生们“携笔从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