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弹指一挥二十余年——我的军旅生涯——另类“处罚”[血狼]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另类“处罚”


“卧姿——装子弹!”值班排长一声高呼,我们这一组十个新兵整齐划一地向前迈出一步,顺势侧姿卧倒在地。

按照训练大纲要求,不能用眼看着更换弹夹,必须目视射击目标,摸索着取下空弹夹,并从“弹带”里掏出装有五发子弹的弹夹换上,拉枪机,子弹上膛,尔后关上保险,把枪置于右手,等候射击命令。

半个月前,新兵们都领到一支“早出晚归”的56式冲锋枪。连长说:“告诉你们,这些枪是功臣!它们都参加过若干次战斗!你们除了要利用好它,还必须学会好好的保养它!就像爱护你们的眼睛……不!应该像爱护生命一样!枪,就是军人的第二生命!……”

抱着连长式的对枪的崇敬之情,我们把操枪、肩枪、立姿、跪姿、卧姿、瞄准等各种动作也练了半月。从开初对枪的新奇和神秘,逐渐也感到枯燥乏味。每天的重复操练,使我们都急切地盼望能放上几声“响响”。

终于盼到这一天,新兵们都很兴奋。而当来到靶场,列队等待射击时,大家却又紧张起来。于是,班长就说:“这有什么嘛?子弹是往前飞,有什么好怕的?大家都记住动作要领,不要出错,放出去就是了!”

从我领到装有“实弹”弹夹的那时起,我就默记所有的动作步骤,尽量放松自己。口令下达卧倒后,我万念俱无,一心只想着动作要领。终于,不在人前也不落于人后,换好了弹夹并上膛,关保险。连长带着几个班长进行射击前检查工作,确认无误后,值班排长又是一声长喝:“举枪——射击!”。

口令刚落,我顺势将冲锋枪往前一送交于左手,同时翻身卧伏,双肘衬地,将枪管伸出依托,右手打开保险至“单发”位子,又抬头确认一下靶位。前面的几组射击成绩不好,居然有人打错靶子,我得吸取教训。

我闭上左眼,又把“三点一线”的要领默念一遍。屏住呼吸,将“准心”“缺口”对成一线,找准靶心,右手食指慢慢压下扳机到“一道火”。呼吸不匀,枪身有点晃动,影响瞄准。我放回扳机,放松双肩,长舒一口气,然后又稍稍屏住呼气,再次瞄准。

“砰!”“大个子”打响了第一枪。我一个激灵,眼睛一闭,手指一紧,我的枪也响了。就在枪响的一刹那,右肩挨了一下重击,隐隐作痛,右手臂和肩膀进而发麻。我有些懊恼,暗自责怪自己,忘了班长平时的交待,枪托与肩膀没有接实,挨了一下“后座力”的教训。我抬头看看前方,靶后起了一团烟尘。还好,报靶员的“红牌”左右摇摆,表示十环。我心里一喜,没了先前的紧张,也忘了疼痛,继续埋头瞄准。

“砰!砰!……砰砰!”枪声一片,大伙儿都开了枪。我在心里默数着第二枪、第三枪,报靶员的“红牌”一直左右摇晃着。这时,后面传来连长的一声喝彩。我回过头,得意地瞟了他一眼,又接着瞄准射击。当最后一枪放响后,意外发生了:我的胸环靶头一歪,又在掩体坑道的坎沿上弹跳一下,掉进了坑道里。那“红牌”也停止摇晃,斜靠一边。

后面传来了连长的询问:“啷个回事哟?”班长说:“晓不得!”我也回过头愣愣的看着连长,并想提枪站起来。

“趴下!”连长一声喝斥,我又急忙扑在地上。这时,大家已经全部射击完毕,静静的卧在地上等待“验枪”的口令。验枪完毕,全部空手起立。报靶的哨声响后,班长把我们带回队列里;所有报靶员也出了坑道,并站立靶子旁边。

报靶开始,“大个子”四十八环。报到我的时候,报靶员一手提着靶子头,一手向报靶班长指指点点。最后“旗语”告诉我的成绩:十环!这令我难以置信,班长也将信将疑。连长也很诧异,就用步话机询问情况。报靶班长回话,原来我后放的四枪全部打在靶杆上,并且几乎是同一位置,靶杆被打断了。我很不服气,就说:“明明指示全是十环,怎么会是这样呢?”连长也这样问道。步话机里又传来报靶班长的回答:“报靶员是指示脱靶,由于紧张,忘记翻成‘白牌’了!”

(指示牌是在一根长竹竿的一端,钉上被裁减成碗口大小,并在两面各粘上红纸、白纸的纸板。红面表示上靶,白面表示脱靶。射击前,可根据习惯或约定俗成的规定出示指示牌,分别表示各“环数”。红面左右摇摆为十环,白面左右摇摆为脱靶。)

应该没有错,大家都这样认为。我有些不甘心,就把责任推在报靶员身上:“他紧张个屁,班长,我要求从来一次。”

因为我影响全班成绩,班长也跟着嚷嚷:“连长,……您也瞧见的嘛,应该再打一次!”

连长说:“你们给老子做梦去吧!想混子弹打着玩耍?……敌人不会说,哥儿们,你没有打中我,再来几枪试试?”

听到如是说,班长被哽得无话,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后来,十张靶子只剩九张,十人的射击组也改成九人。我忿忿的也想“回报”一下他人,但轮到我们班报靶时,却没了我的份儿。我灰溜溜的坐着,悄悄咒骂着报靶员。其他班吃了“鸭蛋”的几个,也幸灾乐祸的看着我。“大个子”报靶回来后的满脸喜悦,更使我垂头丧气地等待全连打完最后一枪。

射击结束后的总结训话会上,连长肯定成绩的同时,狠狠地批了几个吃了“鸭蛋”的倒霉蛋(打错靶子)。我虽有“战绩”,可却被作为典型,成了重点总结的对象。连长说:“你真是豺狗它妈——咬(了)不得哦!靶心没上,靶杆倒还打得蛮准的嘛!靶杆都断了,我还真没见过!你开先河了!这断靶,你就给我抬着回去!”

从靶场回来的路上,我一直闷闷不乐。我除了按“惯例”(不及格)背枪外,还得高举着没了“脚杆”的靶子。靶上千疮百孔的弹眼,似乎也像在裂着嘴嘲笑我。班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警告任何人,不许帮助我。在半路“大个子”很想帮我一把,可被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吓得急忙缩回队列里。

班长是最爱“面子”的人。第一名被“二班”捧走,对他是个不大不小的“打击”。在他带兵的岁月里,还没有落到“第二”的这种事情,更何况“二班长”还是他带出的兵。他是个地道的老兵,是全团响当当的“骨干”,“标杆旗帜”一类的人物。一米七几的个头,皮肤黝黑发亮,是个“胫骨人”;籍贯云南保山;最显著的特征,就是那一口白得发亮“大板牙”;高兴或愤怒时,最先展示的也是这口“大板牙”;各项军事技能样样了得,最擅长“抵近射击”,用他的话说叫“枪人合一”;单、双杠一至八练习如同耍猴,私底下有个绰号“猴班长”;“老山战役”结束后,立了“二等功”。因受“文化程度”的影响,一直是个“老班长”。常挂在嘴上的名言:“步兵就要像狗一样跑得快!”;曾经闹过“情绪”想退伍,可被团长一顿臭骂。就在我也成“班长”的一年后,他终于和“大个子”一同上了“昆陆”,而那时,他已当了六年的兵。当然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从靶场回到新兵连,照例晚上要开班会。这是我来到新兵连后最灰色的一天,在会上,我耷拉着脑袋接受大家的“帮助”。

在之前,我的队列训练成绩不错。凭借着一点“舞蹈”功底,“三大步伐”还像模像样。并由此得到班长的另眼相待,经常去“帮助”别人。“大个子”也得到过我的“帮助”。本来爱好篮球的“大个子”,身体的协调性应该不错,可他却在队列训练刚开始的那几天,老是摆“同边手”。他是排头兵,这着实令班长头疼。于是,班长就委托我帮他“开小灶”。经过我的不懈努力,很快也得到改正。可就在“帮助”他的同时,在厕所里他也“帮助”我学会了抽烟。今天的实弹打靶,他得了第一名,这确乎是该他“显摆”的日子。班长在表扬他几句后,又对他说:“你帮他(指我)找一找原因!我懒得说。”

大个子领命后,就得意洋洋、嬉皮笑脸的对我说:“你为哪样要打断靶杆呢?为哪样不打上去一点呢?就是打脱了靶,我们的心里也好受点嘛!唵!……是不是,班长?……哎呀呀!小同志,你叫我咋个说你呢?”他在模仿班长的口音和语气说话。

“废话!”班长打断“大个子”,“……让他自己找!”

“我不知道!”我低着头怯怯地说道,心里感觉很郁闷,很委屈。这原因确乎难找,要么就上靶,要么就脱靶,可偏偏四发子弹就打在靶杆上,并且还几乎在同一位置。这种机率实属罕见。我想不明白,心里一直在埋怨报靶员。

班长说:“算啦算啦!你在想什么,我也晓得。没有报靶的,你就不打枪了?……好啦!……今天就到这里,散会!……哦!不过,还是要给你点惩罚!让你长点记性!……连长说,照老规矩,明日星期天,你不得休息,挑大粪浇菜地!去把我们班的菜园子整理一下,薅薅草,明白了吗?”

事已至此,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认罚吧!于是就说:“明白啦!”

“大个子”知道我没干过农活,种菜、盘菜园子这些活计,还是来到新兵连后才接触的。虽是农村人,可从小到大,除了读书还是读书,哪里干过农活?他有心想帮助我一下,于是就说:“班长,我也去,行不行?”

班长斜藐他一眼,冷笑着说:“行啊!怎么不行?愿意去的都去,又不是抢‘粑粑’吃!还有谁愿意去?”没人答话。我知道,鬼才愿意勒!当夜无话,熄灯号响后没多久,我也忘了白日的“壮举”,很快就进入梦乡。

第二日,我和“大个子”找到粪桶、粪瓢,一大早就忙开了。我挑粪,“大个子”浇“粪水”。

同志们啦!这真是一件苦差事!臭啊!当我打开厕所粪坑小门的一刹那,一股浓烈的氨气扑面而来,熏得眼泪鼻涕直流。捣粪时,每舀一瓢,须得气沉丹田,屏住呼吸,瞅准目标,把“长把”粪瓢往坑里一按,此时,那黄的、红的、黑的骨碌碌直翻滚。最是难缠的是,那没有腐烂的纸张,或别的什么纤维状物体,也会趁机挂在瓢沿,滴滴答答地一路跟来,抖也抖不掉。舀满一担,需要重复这个“工艺流程”二十多次。也就是说,我要认真地、一丝不苟地练习“练声”时的“吐纳”之法,不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临到中午,“大个子”有些后悔他的“仗义”之举。为表示我的愧疚,我一溜烟跑到“服务社”买了一包“戴把春城”犒劳他。从早到黄昏,我共计挑了二十一担大粪,方才浇完那些瘦骨伶仃的白菜。收工后,当我们回到宿舍,竟然换来大伙儿捏着鼻子的抗议。原来我们一进得门来,那浑身的臭气也随之进了屋内。

当晚,在未得到班长允许下,我和“大个子”老早就钻进了被窝。以至于班长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壶开水,叫我们俩泡泡脚在睡觉都顾不上了!

这“十环”和“二十一挑”大粪,和那过了几日都未消肿的肩膀,以及散了架似的骨头棒子,如今想起,犹如只是隔夜的事情,仿佛发生在昨天啦!

……

班长,你们都还好吗?


——————————————————————————————————————

后注:由于老兵平时工作较忙,并受到工作环境和条件的限制,不能随时在线与大家交流探讨,为此,我深感遗憾!即便这样,虽然我的文字功底还有待提高,但我一定挤出时间,尽快写完当兵的系列文章,以报答战友们对我文章的关注和给予的细致入微的指导。在此,也请求战友您留下宝贵意见,老兵不胜感激!同时,也借此机会,向一直默默支持老兵的“铁血”战友们表示最诚挚的谢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