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哨兵 第五卷:潜伏的子弹 第六十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


第六十节

在这羞辱与激励的吼声中,一班与二班进行攀越高墙的比赛。二班选派的三名战士身手不凡,第一名战士象豹子一样狂飙,脚蹬同伴捧起的手掌,在战友的推力下,“嗖”地一声攀到墙头。第二名战士照着第一名队友的样子,也使用借力的技巧,“嗖”地腾空而起,快跃到墙头时,上面的战友迅速握住他的手臂,奋力一拉,他稳稳当当落到上面。轮到最后一名战士攀越,就更容易了,他后退一步,向前猛跑,接近障碍时,脚踩墙体,一飞冲天,上面的两名战友不约而同抓住他的臂膀,往怀里猛拽,最后一个队员也顺利攀上高墙。整个过程紧张有序,动作敏捷,如行云流水一般潇洒自如,一气呵成。

一班出场时,就没有二班顺利了。当领头的周志龙士当先卒,轻飘飘攀上高墙,接着把第二名同伴拉上来时,第三名战友冲上来脚一滑,倒把上面的周志龙扯下来了。只见“哗啦”一声巨响,周志龙和第三名队员重重坠地,摔了个四脚朝天。样子异常狼狈。

二班的8名战士顿时大乐,笑得前仰后合。一班战士的脸如猪肝一样紫红,气得直跺脚,唉声叹气,狠不得把那个关键时刻拉稀的战友碎尸万段。

“一班!懦夫!一班!懦夫!”

二班的战士们分别看着单杠上的石虎和摔落的周志龙,幸灾乐祸地大叫起来。他们簇拥着,又是笑,又是跳,把口号喊得震天响。

这声音就象一把尖刀,刺中石虎脆弱的胸膛。班长牺牲了,石虎的心早已碎成一片一片。他的脑海是混沌的,也是痴迷的。就在刚才,周志龙对他说出,他也是班长的士兵的时候,石虎觉得心中的迷雾突然被一道刺眼的阳光划开。原来,承受痛苦的不仅有他,还有许多默不作声的人。他们面对痛苦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压在心底,用自己的行动来发泄痛苦,来转化痛苦。而现在这声吼声,突然让他怒火中烧,无法忍受。很长时间了,石虎面对周围一切的压力都视而不见,似乎部队中的任何事情都与他无关,什么前途,什么荣誉,什么耻辱,什么信念,统统与他无关。班长走了,兄长走了,赖以支撑的人走了,他发现自己的心中空荡荡,对什么事物都不感兴趣。就在刚才,他突然发现周志龙的背影就是班长的影子,特别是他讲话的表情,竟然与班长有着某种的神似。现在二班这帮兔崽子,竟敢嘲笑自己,竟敢鄙夷周志龙,他们简直就是在侮辱班长。班长在上面看着我们呢?决不能让二班这样对待我们,如果班长在,也决不会容忍!我们是班长的兵!

石虎想着想着,觉得训练场上的那阵哄笑声是那么的刺耳,以至于让他的血脉喷张,血液在全身快速流动,就象汹涌澎湃的激浪,让他颤栗,不能自持。石虎想爆发。想把这些压抑的感觉爆发出来,想把原来也久的痛苦发泄出来。

呼哧呼哧。石虎大口大口地喘气,身体急躁地摆动。

障碍区的那边,二班的战士笑得更开心了,他们的话更加不堪入耳。

“你们一班太强了啊!那边吊着一个懦夫,这边又摔倒两个孬种!哈哈哈!”

离他们50米远的石虎听得明明白白。懦夫?孬种?这是怎样的一种羞辱?不!决不能答应!不能背负这种骂名!不能让他们这样嘲笑自己,嘲笑班长!我们是班长的好兵!石虎想到这里,身体不由自主地摆动起来,飘悠悠,软绵绵,竟然转过单杠,绕了一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