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虽然我们拥有一支战功显赫的陆军,但海军依然承载了更多对于国家尊严的憧憬。中国不堪回首的近代史,就是始于侵略者的坚船利炮。

新中国成立4年后,毛泽东在南京检阅海军,几天时间里,他五次写下同一句话: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

而当1957年苏联向中国提出建立“联合舰队”、意图控制中国海军时,毛泽东气得一夜未眠。他愤怒地对这个当时最重要的盟友说:连半个指头都不行!

2008年12月26日启航的三艘舰艇的亚丁湾之行,引起如此关注并不意外。4400多海里的航程,首次组织海上作战力量赴远海维护国家战略利益,是对中国海军的一次检阅。同时,也是中国造船业的骄傲。

当读者看到这组文章时,飘扬着五星红旗的舰队已经驶近亚丁湾。我们无意渲染这次远征,却希望探究支撑着这支年轻海军愈行愈远的动力——人与船。

从辽东半岛的海军学校,到黄浦江边的造船厂,人们不仅可以看到以新式教育方法培养出来的指挥员队伍,还有信心期待中国海军更强大的未来。

前进吧,海军!

总设计师谈国产驱逐舰研发往事

当人们把目光聚焦到远赴索马里的新型国产驱逐舰上时,在上海的一间办公室里,78岁的老人充满了自豪。

潘镜芙,1930年生于浙江湖州,中国工程院院士。过去几十年间,他主持设计了中国两代四型军舰,也是052级系列国产军舰的第一位总设计师。

而此次赴亚丁湾的两艘军舰均是052级系列国产驱逐舰的最新型号。负责该系列舰只设计的中国舰船研究设计中心负责人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新型国产驱逐舰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90年代后期开始,潘镜芙已不再具体负责舰船设计工作,052级系列国产军舰由中国舰船研究设计中心的一位总工程师负责并通过验收。潘镜芙则担任国产军舰设计的顾问。

生于水乡的潘镜芙小时候就对船有种特殊的感情,他经常要在船上过夜以躲避日军的侵袭。然而考虑到就业出路,他选择了浙江大学热门的电机系。但机缘巧合,毕业不久后他又回到了船上。

“两代驱逐舰都是中国人自己造的”

《瞭望东方周刊》:是什么机遇让你参加了新中国第一代军舰的设计建造?

潘镜芙:毕业之初,我到第一机械工业部负责电机厂设计工作。1955年苏联专家来华,帮助我国设计建造舰艇,当时急缺人手,我调到了船舶局参加舰艇设计。那时大批苏联专家来沪,我们单位的专家组长以前是苏联驱逐舰总设计师,我很崇敬他。苏方提供了图纸,我们翻译后自己建造,这段时间设计、建造人员提高都很快,可以说苏联的援助是很有价值的。

上世纪60年代后期我国开始设计第一代导弹驱逐舰,由李复礼和我担任总体设计主要负责人。当时苏方也提供了部分书面材料,但没有实物。以前的军舰光有火炮,这次驱逐舰设计方案提出要装导弹,我们就根据苏方资料,参考了部分技术指标以及舰的外形,把舰加长了。这艘舰到上世纪70年代初才交船,除动力系统和火炮是根据苏方资料仿制的以外,其他原件都是国产的。

这就是新中国第一代导弹驱逐舰,它的对海力量是很强大的,但基本没有制空力量,指挥系统也还较弱。

《瞭望东方周刊》:新时期以后,我国开始设计第二代驱逐舰,与第一代相比有何技术进步?

潘镜芙: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的军舰设计建造水平已落后世界十几年了,各方面都希望建第二代驱逐舰,也就是052系驱逐舰。起初我们是希望和英国合作来设计建造,还组织了一个数十人的考察团到英国谈合作事宜,我是团里的技术负责人。我们到英国军舰内参观,看各种材料,觉得可以合作,于是草签了一个协议,但最终没被批准。

《瞭望东方周刊》:什么原因导致这次合作流产的呢?

潘镜芙:实际上在去英国之前,我就告诉团员们做好两手准备,如果合作不成,我们就自己造,所以务必仔细考察。最初去考察,也是想先买回来一艘舰的电子和武器装备,随后还是要自己动手。

当时有意见认为,我们自己也能做,根本不用买英国的,这样上面就不太好下决心。领导问我,“我们自己能设计吗?”我回答:“自己搞也不是不行,但时间肯定要延长。”

最终还是我国自行设计了第二代驱逐舰,也就是112舰、113舰。两艘舰的制空能力都较第一代有很大提升,安装了对空导弹,火炮也增强了。但这两艘舰仅能做到对点防空,也就是在舰船附近区域内的制空,因为导弹射程较短,待敌方战机飞近才能打击。

新型军舰已进入世界较为先进行列

《瞭望东方周刊》:很多专业报刊把这次赴索马里的军舰看作第三代导弹驱逐舰。

潘镜芙:目前对于第三代说法是否成立存在争议。事实上,这两艘舰确实更加先进了。它们比112舰、113舰的排水量大了1000吨,装备也更先进了。尤其是对空能力得到了较大提高,两舰都已达到区域防空水平,也就是说制空范围更大了,可以涵盖一个区域。

设计052系时我提出两条,一是全舰综合性能要好,航速高,适航性好,舒适性高,电子兼容性好等;二是全舰各种指挥系统要能够协同工作。这两条都做到了。

《瞭望东方周刊》:与世界水准相比,两艘舰水平如何?

潘镜芙:其中一个型号已经进入了世界较为先进行列,但比美国、日本还有距离,主要差在装备上面。美国最好的、也是世界上最好的驱逐舰是伯克舰,俗称宙斯盾级驱逐舰,舰上装备的电子系统、武器系统都很强大。各个国家都在瞄准学习,日本购进了美国的设备,建造了金刚级驱逐舰。最新型的国产驱逐舰跟宙斯盾舰有点相似,它被称为中国的神盾舰。

《瞭望东方周刊》:有说法认为派出新型军舰打海盗,可谓杀鸡用牛刀,你怎么看?

潘镜芙:(笑)舰船上配有轻型武器,还有特战部队,这些都是用来对付海盗的。在此之前,112舰曾到过太平洋海域,113舰曾做了环球航行,但还都是访问性质的,这次去是第一次战斗性质的,很有意义。

除了完成护航任务,这也是一次锻炼,而且是中国自造军舰首次接受实战检验。到大洋里去,检验舰船的适航性;如果与海盗作战,也可检验舰上各种系统的协同作战能力,舰上士兵也能得到一次实战训练。

《瞭望东方周刊》:建国后,中国舰船设计的模式有何变化?

潘镜芙:军舰设计单位的体制经历了很多变化。在建国之初,所有的军工设计单位都归属第一机械工业部船舶工业管理局。上世纪60年代开始,又改归国防科工委,我们也成了军人,穿黄色军装。虽然是设计海军军舰的,但并不穿蓝色军装,当时设计飞机、导弹的技术人员也穿黄军装。这段时间,军舰制造业大大加强,领导更重视了。

但一直存在争议,认为军用、民用不能分开,所以1966年又划归工业部,等于又归了地方,我们就算“退伍”了。改革开放后实行企业化管理,成立了中船总公司。后来又说国企要展开竞争,就把总公司一分为二,一个叫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一个叫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不过也有人说这是自己跟自己竞争,军工应该是集中力量和国外竞争。

管理体制不断变化,但我服从分配。

造航母关键是要下大决心

《瞭望东方周刊》:目前世界上水面舰只的发展重点是驱逐舰吗?

潘镜芙:也可以这么说,但是不全面。战争是推动军舰发展的原动力。军备突飞猛进的发展集中在20世纪初,数万吨的战列舰,数千吨的巡洋舰是20世纪初海战的主力。二战中,出现了航空母舰,战列舰走向衰落,巡洋舰、驱逐舰、护卫舰发展成为护卫航母,水面战斗舰艇也由大舰巨炮向平台、负载、全武器系统发展。

近年来国际上的普遍做法是发展驱逐舰和护卫舰。驱逐舰的优势在于它是多功能的战斗舰艇,对海、反潜、对空作战能力都有,各个国家都在大力发展驱逐舰。目前只有美国还在造巡洋舰,巡洋舰空间大,装备更多。

《瞭望东方周刊》:有人说把这次护航编队看作一个航母编队的基本单元。

潘镜芙:(笑)此次出驶并不能说是航母编队,它们可以用作航母的护卫舰。航母编队首先要有航母,其次要有4至6艘驱逐舰、护卫舰,还要有补给船和潜艇。

《瞭望东方周刊》:此次中国军舰远行,引起人们对建造更高级军舰的又一轮热议。在舰队出发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说,航母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表现,也是一个国家海军实力的具体要求,表示中国政府将会综合各方面的因素认真研究考虑有关问题。你怎么看?

潘镜芙:到大洋中去,没有航空母舰是不行的。没有航母,大洋中的制空能力肯定受限,无法在远洋取得制空主动权。

不过对于制造航母,不同国家可以有不同选择。大国比如美国可以发展大型航母,排水量达到10万吨,英国、法国等就发展排水量5万吨的中型航母。现在技术上是能实现的,关键是要下大决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