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变脸 第一部 血染丛林战他乡 第三十章 第二次远征(一)侦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


怒江反击战的全面胜利,使日军无法在滇西站稳脚跟,只得溃退到缅甸境内,经过战争的考验和洗礼周四海已从排长升为副连长,李本一升为排长,陆有福是他手下的一个班长,经过短暂休整他们连队得到了兵员补充,就在这个时候,在印度东北部的孙立仁军长率领的部队已翻越野人山进入靖康河谷,和驻守在缅甸北部的日本鬼子血战,为前后夹击缅甸敌人,打通滇缅这条唯一的国际运输线,滇缅边境这边的远征军也决定从云南境内进入缅甸和敌人作战,周四海他们连又作为远征军先头部队提早进入缅甸,为大部队入缅作战做好扫清道路的准备。

周四海他们的先头部队进入缅甸后,不时遭遇到小股日军的抵抗,先头部队边打边孤军深入,向缅北重镇那丘挺进,但后来的情况却越来越糟,日军凭借地形熟悉和沿途丛林的天然屏障,不时的对他们发起突然袭击,过后又马上在丛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由于日军神出鬼没的不断偷袭和先头部队时有伤亡,连长和周四海两人紧急商量后决定取消原来挺进那丘迎接大部队的计划,从公路进入密林,隐藏自己以便更好的消灭敌人。这一计划决定后他们果断把部队带入缅甸的原始丛林中和小鬼子捉起了迷藏并等待大部队到来。

“四海,你说我们现在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我们作为先头部队就这样龟缩在密林中,没有完成原先制定好的计划,大部队到来后,我俩是要受到上级批评的。”说这话的是远征军先头部队的连长,名叫王永存,是湖南衡阳人,中等偏高的个头,三十出头的年龄,满脸的络腮胡子,行武出身,作战勇敢,是一个有勇有谋,能带兵打仗的军人。在他们先头部队隐藏的密林中有一个山洞,此时,周四海和连长王永存正在山洞里面商量下一步的行动,他想听听周四海对下一步的打算。

“连长,小日本在缅甸盘据的这些年头,在丛林中修筑了无数的暗堡,壕沟和工事,设计得非常巧妙隐蔽,如果我们现在还要盲目的主动出击,等于是把自己的身体送到敌人的枪口上,这是犯了兵家大忌,目前只能是等待,侦察,挺进那丘的计划只好等到大部队来到了在作打算。”周四海仔细分析了一下现在的局势后对连长王永存说道。他的爱犬 “虎鲨”趴在他身旁,寸步不离。

“是啊,你分析的确实有道理,不愧是一个有文化的人,”连长王永存夸奖了周四海几句,随后拍着他的肩膀接着说,“兵书上说,‘知已知彼,百战百胜’,敌人现在是在暗处,我们在明处,狗日的小鬼子以密林作掩护,地下的战壕又相互连通,鬼精着呢,如果我们在盲目前进,那伤亡肯定很大,看来只好等待大部队来到再作打算。”说到这里,连长王永存从美式服装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包香烟抽出了两支,一支递给了周四海,另一支他叼在嘴上用火柴点燃,周四海也把嘴里的香烟用火柴点燃,随后两人便坐在石头上闷闷不乐的吸着。

“连长,”周四海喊了王永存一声,随后说,“从目前的国际形式来看,第二次世界大战正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苏联红军在斯大林的英明指挥下正浴血奋战英勇抵抗西特勒的大举进攻,欧洲战场美英盟军浴血奋战已扭转战争局势,逐渐取得了欧洲战场的主动权,而中国方面,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已集中了各大主力在正面打击来犯之敌,并取得节节胜利,而驻守缅甸的日军已被我们形成了左右夹击之势,自古以来,邪不压正,日本鬼子终究会有灭亡的一天,这一天看来也不远了。”周四海一边抽着他手里的香烟,一边对王永存说道。

“哈哈……”王永存连长笑了起来,高兴的说:“四海呀,你这个文化人,有水平,懂政治,看得远望得清,说得我心花怒放,看来这小鬼子的末日是不远了。”经周四海这样一说,连长王永存对赢得这场战役的胜利充满了信心。他突然转念一想对周四海说道,“四海,我们在这里躲藏着也不是办法啊,没面子,太丢人,何不如乘大部队还没有到来之前派出小股侦察人员深入敌阵进行侦察,摸摸情况,最好是能抓到一个舌头来问问,这样,大部队到来时也好作进攻的打算。”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周四海也恍然大悟,他马上把声音提高了许多,“连长,你想的太对了,这是一个好办法,进入缅甸后,我们缴获了一些日本鬼子的军装,我们可以化妆成小鬼子进入那丘进行侦察,”周四海高兴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他非常赞同连长提出的这个想法,并惊喜的对他说道,“三排长李本一是我联大的同学,从小在日本长大,懂日语,派他和我执行这次侦察任务,绝对能顺利的完成。”周四海主动要求参加这次侦察任务,李本一当时已是远征军先头部队的一名排长了。

“好吧!这次的侦察任务就由你和李本一来完成,”连长王永存想了想又说道,“嗯!……看来人手有些不够,再挑选一名战士来配合你们完成这次侦察任务,你说要谁呢?”

周四海吸了一口烟,想了一下对他说道:“就要三排二班长陆有福。”全连的战士周四海最喜欢的就是陆有福,作战勇敢,不怕流血牺牲,力大无比,从小学过武术,两三个鬼子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有他来参预这次侦察任务,周四海心里面觉得很踏实。

“好!就这样决定了,就由你们三人来共同完成这次的侦察任务。”连长王永存接着对洞外喊了一声,“通信兵!马上叫三排长李本一和三排二班长陆有福来我这里报到。”

不一会儿,李本一和陆有福同时来到洞内,坐下后,连长王永存对他俩说道:“派你们俩和副连长周四海去那丘执行一次侦察任务,你们有信心没有?”

“有!保证完成任务。”李本一和陆有福两人异口同声回答。

随后王永存简明扼要的把这次的侦察任务说明了一下,最后强调说:“这次的任务主要是侦察,搞清敌人在那丘的兵力布置,摸清楚敌人在那丘修建的暗堡和工事,如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抓一个舌头回来问问。”随后四人又商量了一下出发的时间,最后决定在傍晚黄昏后出发,过后,王永存连长又叫通信兵从洞外拿来了几筒美国罐头和饼干,给他们三人在洞内吃了一顿较为丰盛的晚餐后,他们三人便要换上小日本鬼子的军装马上出发了,在换日本军装的时候,李本一硬是要穿日本小队长的那套服装,他抓住那套日本小队长的军装就是不放,并对周四海说道:“四海,自从参军后,你当的官就是比我的大,我永远都是你的下级,这次我就当一回比你大的官,指挥指挥你。”周四海也不跟他计较并不失幽默的对他说道:

“本一太君,你的穿吧!”

他的话引得王永存连长和战士陆有福哈哈大笑起来。

黄昏来临的时候,他们三人便要出发去侦察了,临行前周四海把拴着爱犬“虎鲨”的绳子递给了连长王永存并对他说:“好好待它!”连长王永存接过绳子后对他说:“你放心,它是你的心肝宝贝嘛,我不会亏待它的。”过后又再三对他们叮嘱,“出去后,敌强我弱,要小心慎重,顾全大局,如万不得已跟敌人交火不得恋战,安全的返回。”

周四海点点头,表示他记住了。

夜色苍茫,树影忡忡,周四海他们三人沿着公路两旁的丛林小心翼翼的向前行进,也不时的潜伏下来观察周围随时可能发生的情况。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已在沉睡之中,但他们还是警惕的睁大着双眼慢慢的摸索前进着。半夜过后,周四海他们三人已纵深挺进了十多公里,随后他们看到公路不远处有火光并伴有人影在晃动,周四海估计这是日军的一处明哨,虽然他们三人都穿着鬼子的军装前行,他们也不敢大摇大摆的从公路正面走着过去,只得从公路右边的密林中绕了过去,绕过鬼子的这道岗哨后,顺着公路走了不远,周四海抬头看看天色,已是离天亮不远,便决定不在前进,退回到路边的密林中休息等到天亮再作打算。

天刚放亮,公路上便有了小鬼子的摩托车“嘟嘟”驶过的声音。他们三人在密林中静静的坐了一会儿,随后又各自整理了一下行装,便从密林深处走了出来,大摇大摆的走在公路上。李本一扮演的日军小队长确实派头十足,他腰间挎着日本造的撸子枪,手里握着日本指挥刀,脚蹬黑色长统大头皮鞋,神气十足的走在前面,周四海和陆有福手持三八大盖跟随在他的左右,确实像是日本鬼子的模样,公路上不时的有日军的巡逻队来回走过,但他们三人并没有引起鬼子的注意,一路没事顺利的来到了鬼子驻守的缅北重镇那丘。

那丘是日军驻守在缅甸北部的一个重要的据点,碉堡林立,各种军事设施分布其间,有日军的飞机场,战地医院,发电厂和碾米厂,从日本本土和东南亚招募来的慰安妇混杂在鬼子中间,正和那些小鬼子打情骂俏相互挑逗着,为了安慰远离日本本土的这帮禽兽,日本天皇不择手段,什么花招都想到了。

周四海他们三人在那丘内转悠了一会儿,各自在心中默默的记下了日军在城内的军事设施,暗堡工事,随后又爬上城内一处较高的山头,四处眺望起来,仔细观察的时候他们发现在城的东南面一处地势较高的山坡上,有几处被树林伪装得很好的木楼,周围有铁丝网拉扯着,细心观察后又发现了从树梢间伸长出来的通讯天线。

“看那边,东南方向,树林中的几幢木楼,”周四海用手指了指对李本一和陆有福说道,“那里肯定是日军在那丘的一个战地指挥所。”

李本一和陆有福在周四海的手指引下对那几幢隐藏在树丛中的房子看了又看,然后陆有福对周四海说道:“排长,你说的没错,它前面岗哨林立,车来人往,还有天线从树梢间伸出来,一定是一个敌人的指挥所。”

“我看也像。”李本一也说道。

两人都证实了周四海的看法。

“怎么样?想不想到那里面逛逛,如果能在里面抓到一个舌头回来,问问情况,肯定对我们下一步的行动会有帮助。”周四海提议道。

“对!到里面闯一下,干他一家伙,抓他一个大舌头,这次的行动才有意义,”陆有福说,他也非常的赞同周四海的这个想法,也想征求李本一的意见,便对李本一说了一句,“三排长,你说这主意怎么样?”

“干就干!我又不是孬种,”李本一马上表了态,不过他又说道,“这次行动,你俩得听我的,不得轻举妄动,千万不能出声,要不就露出马脚,前功尽弃。”

“我们俩听你的指挥,心里的明白,本一太君。”周四海点头说。

三人接下来便各自细心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武器,把子弹都压上了枪瞠,随后在山上休整了一下便走下山来,朝那丘的东南方向──日军的战地指挥所走去。

三人不一会儿便来到了有日本兵站岗放哨的大门前,李本一用日语对那两个哨兵叽哩呱啦的说了一阵,那两个哨兵听了有些犹豫,并没有马上要放他们进去的意思,李本一突然抽出指挥刀声音提高了许多大声的骂道:“八格……”其实到底他说了些什么周四海和陆有福都不知道,在李本一的威胁震慑下,那两个哨兵最后还是打开了大门把他们三人放了进去。进入到大门里面,他们细心的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大门的旁边是一排木房子,里面传出了小鬼子哇哩哇啦的说话声,看来有两个班的兵力,他们三人径直的朝着后面的木楼走去,来到一幢木楼前,发现有一个哨兵在楼下站岗放哨,底层的门是开着的,里面没人,乘李本一和鬼子哨兵说话之机,陆有福绕到了小鬼子的后面,猛地伸出有力的双手一下子紧紧的锁住他的咽喉要道,那个哨兵顿时气绝身亡,双脚蹬直被陆有福一下子拖进屋子中。解决了这个哨兵后,周四海叫陆有福在楼下放哨,他和李本一快速的冲到楼上,楼上的屋子里面有一个日本军官正伏在案头写着什么东西,屋子的墙上挂着几张军事地图,他被一下子直冲进来的周四海和李本一两人吓了一跳,正想发火训斥一下,但周四海和李本一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早已把枪顶在他的脑门上,李本一用日语对他大声的说道:“我们是中国远征军,请你老实一点,要不然你的脑袋就有几个洞洞。”那个日军听了李本一说的话,只得乖乖的举起双手,退到了墙边,周四海走过去缴了他的枪,并对李本一说:“问问他,是什么官职,叫他老实交待,不然小心他的狗命。”李本一马上用日语向他问话,过了一会李本一对周四海说:“真是一条大鱼,他的名字叫做松井武一,是驻那丘日军的一个作战参谋。”周四海又对李本一说:“再问他驻那丘日军的人数和兵力布置情况。”李本一又叽哩呱啦的用日语向他问道。

“四海,他说驻那丘日军的人数一共有八仟人左右,有两个大队驻防在县城,若五仟人,其它的分布在沿途公路两旁的密林中。”对小鬼子的审讯到这里就告一个段落,由于情况紧急,已不容许他们在日军指挥所逗留,最后,周四海在小鬼子的腰间紧紧的绑上了两颗手雷,并把两颗手雷的拉线缠在一起打了一个死结后又加长了一条拉线从他的衣袖间拉了出来,紧紧的抓在手上,然后对李本一说道:“你对他说,叫他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要不然这两颗手雷会把他送到日本的老家去。”李本一用日语又对他说了几句。

周四海和李本一押着松井武一从那木楼下来后,陆有福端着三八大盖紧紧的跟在他们的后面,朝着大门的方向走了过去。来到大门前,李本一用日语对那两个哨兵说了几句,紧关着的大门便打开了,他们三人拥着松井武一走出了大门,刚好走出大门的时候,前方公路上徐徐开来了一辆满载日本鬼子的卡车,这时,被周四海紧紧抓住的日军参谋松井武一手捂肚子满脸痛苦的蹲了下来,懒着不想跟他们走了,周四海高度警惕着他的一举一动,此时,心里非常明白他心里面在打鬼主意──拖延时间,伺机逃跑。便下意识的拉紧了捆在他身上的手雷拉线,暗示他打消逃跑的念头,不然就让他就命丧黄泉──魂归西天。这日军参谋却是一个亡命之徒,他的右手突然从长统皮鞋里拨出一把匕首,猛地站起身就朝周四海的身上捅了过来,刹那间周四海看得真切,闪身让过,但匕首也刺破了他的衣服,划破了他的肚皮,那日军参谋见没有伤他要害,没有犹豫又举起匕首朝攥紧自己手腕的周四海的手奋力砍了下来,他的目的是想要把周四海拉着手雷拉线的手砍开,自己好挣脱逃跑,这还了得,看来这龟儿子是个亡命之徒不想多活几天了,周四海紧紧抓住他的左手只得猛地往后一缩,顺势也拉掉了他身上捆着的手雷拉环,日军参谋的脸霎时变得惨白,双手便在自己身上一阵乱抓乱捋,他的性命已是危在旦夕,不由得张开嘴朝那卡车上的日军大喊大叫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