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培林细谈大学生就业难:现代服务业不够发达

社科院社会学所所长李培林近日细谈大学生就业难问题,称中国现阶段接受高等教育的需求相当旺盛,但吸纳大学生就业的现代服务业还不发达,加上城市化进程滞后,职位供给不能满足就业需求的快速增长。


《人民日报》科教周刊报道,李培林表示,大学生的就业市场,其实是以现代服务业为主,与城市化紧密相连。但中国的增长方式是工业占主导,工业产出占GDP的比例之高,在世界各国中少有。而城市化又滞后于工业化,所以现在的大学生就业市场上,是职位供给不能满足就业需求的快速增长。


那么是不是大学生数量过多了?有人以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批评大学扩招的政策。李培林认为问题不在这里。现在随着人们生活需求的增长,特别是城市家庭里又都是独生子女,要求孩子上大学,已成为很多家庭的基本需求,国家要努力满足这个需求,而不是抑制这个需求。何况也抑制不了,国内不能满足,家长就把孩子送到国外去上学,大量家庭教育消费支出就流向海外。另外,经过这么多年的扩招,大学生的毛入学率也才达到23%,农民孩子能上大学的还是少数。中等收入国家大学生的毛入学率一般都在40%以上,发达国家至少在60%以上。所以要从就业供给上想办法。


应该提升劳动力素质


李培林表示,中国与发达国家的情况有些差别,其一是城市化滞后于工业化。虽然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都已经很低,但每年净增的人口还有700多万,新生劳动力数量很多,农村劳动力需要转移的数量也还很多,所以就业需求还比较大。另一个差异是城乡差别大,发展方式还不是主要以第三产业为主。一般来说,第三产业吸纳劳动力的能力更强。


李培林表示,解决就业难要从两方面入手。一是国家要舍得在教育上加大投入,不断提高劳动力的素质和技能水平,教育体系也要根据市场变化不断创新和调整,教育要注意为就业服务。每个家庭为子女进行人力资本的投入,自然期望有比较好的收益,教育不能无视这种预期。二是在转变发展方式的时候,要注意就业的需求。因为很多发达国家出现劳动力短缺,所以转变发展方式是用技术和资本替代劳动,而中国在很长一个阶段还不可能有技术和资本的比较优势,优势还是在劳动力上,只不过过去这个优势主要体现在劳动力成本低。随着工资水平和社会保障水平的提高,要把这种优势更多地体现在劳动力素质上,要通过劳动力从成本到素质的转变来保持劳动力的比较优势。


大学教育要有前瞻性


李培林表示,大学生就业难,大学也要反思我们的教育体系和课程设置。现在社会职业结构和就业市场变化很快,而大学的师资力量结构、课程设置结构和教材内容,都是相对稳定的,这二者之间存在矛盾。大学不能无视现实的变化,认为通识教育就可以以不变应万变,大学教育要有前瞻性,适应现实和将来变化的需要。


当前的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产生深刻影响,危机也孕育着新的机会。在振兴经济的同时,要把振兴就业摆在非常重要的位置,在非常时期有非常之举,实施大规模的就业振兴计划。


实施大学生就业促进计划,这方面需要广开渠道。比如可以设想实施大规模的社区服务志愿活动。中国目前有60多万个以行政村为单位的农村社区,8万多个以居委会为单位的城镇社区,专业化的社区工作需要有相当文化水平的人去从事。如果能够动员暂时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参与社区志愿工作,同时给予他们恰当的生活待遇,我想是利国利民利己的。当然,要有与之配套的措施,比如在国有部门录用人员时,要对从事两年以上志愿工作的大学生优先录取;在干部选拔中,要注意从有基层工作经验的志愿工作者中选拔,等等。总之,放开渠道就是从各方面想办法吸纳大学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