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8年3月25日,李宗仁请见蒋介石,蒋介石在官邸接见。寒暄既毕,李宗仁便向他报告自己已决心竞选副总统,希望有所指示。蒋介石说,选举正、副总统是民主政治的开端,党内外人士都可以自由竞选,他本人将一视同仁,没有成见。得到蒋介石这项保证,李宗仁兴辞而出。


但李宗仁知道,蒋介石断不能看一位他不喜欢的人担任副总统。果然,蒋介石不久单独召见李宗仁,希望李宗仁放弃竞选,以免党内分裂。


李宗仁说:“委员长(李宗仁有时仍称呼他委员长),我以前曾请礼卿、健生两兄来向你请示过,你说是自由竞选。那时你如果不赞成我参加,我是可以不发动竞选的。可是现在就很难从命了。”


蒋介石说:“为什么呢?你说给我听。”


李宗仁说:“正像个唱戏的,在我上台面前要我不唱是很容易的。如今已经粉墨登场,打锣鼓的、拉弦子的都已叮叮咚咚打了起来,马上就要开口而唱,台下观众正准备喝彩。你叫我如何能在锣鼓热闹声中忽而掉头逃到后台去呢?我在华北、南京都已组织了竞选事务所,何能无故撤销呢?我看你还是让我竞选吧!”


蒋介石说:“你还是自动放弃的好,你必须放弃。”


李宗仁沉默片刻说道:“委员长,这事很难办呀。”


蒋说:“我是不支持你的。我不支持你,你还选得到?”


这话使李宗仁恼火了,便说:“这倒很难说!”


“你一定选不到。”蒋介石似乎也动气了。


“你看吧!”李宗仁又不客气地反驳他说,“我可能选得到!”


蒋介石满面不悦,半天未说话。李宗仁便解释一定选得到的理由:“我李某人在此,‘天时’、‘地利 ’都对我不太有利。但是我有一项长处,便是我是个诚实人,我又很易与人相处,所以我得一‘人和’。我数十年来走遍中国,各界人士对我都很好,所以纵使委员长不支持我,我还是有希望当选的。”


蒋介石原和李宗仁并坐在沙发上促膝而谈。听完李宗仁这话,他满面怒容,一下便站起来走开,口中连说:“你一定选不到,一定选不到!”


李宗仁也跟着站起来,说:“委员长,我一定选得到!”


谈话便在这不和谐的气氛中结束。



蒋介石亲自出马劝孙科竞选打败李宗仁


蒋介石知道勉强李宗仁自动退出已不可能,他就用支助他人竞选来击败李宗仁。


蒋介石想请孙科出马来击败李宗仁。在他想来,孙科是唯一可以击败李宗仁的人选。第一,孙科是总理的哲嗣,在党内国内的潜势力很大。再者,孙科是广东人,可以分取李宗仁在西南方面的选票。


蒋介石作此决定后,便派宋美龄去劝请孙科参加竞选。孙科推托说,他宁愿做有实权的立法院院长,不愿做空头的副总统。再者,竞选需要竞选费,他也筹不出这一笔费用。


宋美龄一次无结果,乃衔蒋介石之命再访孙科,说,当选副总统之后仍可兼任立法院院长,孙科如没有钱竞选,则全部费用由蒋介石拨付。但是孙科仍旧吞吞吐吐,不愿立刻允诺,并推托说,按宪法副总统不能兼立法院院长呀!


蒋介石不得已,乃亲自出马劝驾。孙科便不再坚持了。他的左右且怂恿说,纵使按宪法副总统不能兼掌立法院,但是如果蒋介石要你兼,谁还敢说不能兼。蒋介石此次亲访,当然就作下了此项保证,于是孙科便正式登场了。


孙科正式宣布参加竞选以后,果然声势浩大。CC系所控制的各级党部以及蒋介石所直接领导的黄埔系,利用党部、黄埔同学会以及其他党政军各机关为基础,向国大代表们威胁利诱一时俱来。派人直接或间接向各国大代表分头接洽,凡投孙科票的,要钱有钱,要官有官;其不愿合作的,对将来前途必有不利影响。


CC系报纸和新闻机构此时更对李宗仁个人造谣中伤,其中最无稽的,便是说某省当局为支持李宗仁竞选,曾接济李宗仁法币有数卡车之多云云。



“以退为进”:李宗仁宣布退出竞选


4月19日蒋介石正式当选总统。20日国民大会公告副总统候选人六名。23日遂开始选举副总统的投票。这一次副总统选举是国民党当政以来第一次民主选举,何人当选,无人敢作决定性的预测。因此全国各界,乃至外国新闻人员对此都密切注视。南京、上海一带尤其议论纷纷。


第一次投票结果,李宗仁以754票领先;孙科以559票居第二位;第三为程潜,得522票;第四于右任,得400 余票;莫德惠第五,徐傅霖殿后,各得200余票。


初选因无人达到法定票数,故24日再投票。李宗仁的票数增至1163票,孙科、程潜亦递增至945及616票。竞选至此已达最高潮,各地人民对之均感莫大的兴趣。电台不断广播投票消息,报纸则发行号外。


孙科的幕后人至此已觉得不用非法手段抢救,孙科必落选无疑。因此凡可动员活动的机关,如党部、同学会、政府机关、宪兵、警察、中统、军统等一齐出动,威胁、利诱、劝告更变本加厉。甚至半夜三更还到各代表住处去敲门访问,申明总裁之意,从者有官有钱,违者则自毁前途。国大代表不堪其扰,怨声四起。


24日晚李宗仁的助选团也开会讨论此事。大家认为蒋介石和他的股肱们这种作风迹近下流,是可忍而孰不可忍。李宗仁自己却认为反正当选已无问题,就让他们去胡闹好了。黄绍竑说,事情恐不那么简单,我们如不加阻止,说不定要闹出血案来。讨论到深更半夜,黄绍竑最后乃提出一项他叫作“以退为进”的战略。由李宗仁本人声明所受幕后压力太大,选举殊难有民主结果,因此自愿退出竞选。


照黄的看法,李宗仁如退出,孙科和程潜为表示清白,亦必相继退出。李宗仁三人一齐退出,选举便流产了。蒋介石既不能坐视选举流产,只好减轻压力恢复竞选常规,则李宗仁就必然当选。


25日李宗仁便以选举不民主、幕后压力太大为辞,声明退出竞选。消息一出,果然全国舆论大哗,支持李宗仁的国大代表,尤其是东北代表们,无不气愤填膺,认为最高当局幕后操纵,破坏民主,孙科如当选亦无面目见人。孙科为表白计,亦于翌日退出竞选,程潜亦同时退出,国民大会乃宣告休会,延期再选。蒋介石不得已,只好将白崇禧找去,要他劝李宗仁恢复竞选。蒋说:“你去劝劝德邻,我一定支持他。”


最高当局既已软化,底下的人也就不敢过分胡闹。4月28日国大恢复投票。李宗仁的票数仍然领先,孙科遥落李宗仁后,程潜票数太少,依法退出。原投程潜票的乃转投李宗仁的票。29日四度投票,李宗仁终以1438票压倒孙科的1295票,当选副总统。


当第四次投票达最高潮时,蒋介石在官邸内屏息静听电台广播选举情形,并随时以电话听取报告。当广播员报告李宗仁的票数已超过半数依法当选时,蒋介石盛怒之下,竟一脚把收音机踢翻,气喘如牛,拿起手杖和披风,立刻命令侍从备车。上车之后,侍卫忙问:“委员长,开到哪里去?”蒋仍一言不发,司机因蒋介石烦闷时总喜欢到陵园去,乃向中山陵开去。刚刚驶进陵园道上,蒋介石忽高叫:“掉转头,掉转头!”司机乃开回官邸。蒋介石才下车,立刻又上车,再度吩咐开车出去。随从侍卫见蒋介石如发疯一般,恐怕他自杀,乃加派车辆随行。蒋介石的座车刚进入陵园,他又吩咐掉转头。转回之后,又令司机开向汤山去。


当选翌日,李宗仁偕夫人郭德洁至蒋介石黄埔路官邸拜候,并谢他向白崇禧所说支持李宗仁的盛意。李宗仁在客室中枯坐了三十分钟,蒋介石夫妇才姗姗而出。相见之下,彼此都感十分尴尬。李宗仁表示谢意之后,遂辞出。



李宗仁不过是换了一个吃闲饭的位置


按政府公布,总统与副总统就职日期是5月20日。李宗仁照例遣随员请侍从室转向蒋介石请示关于就职典礼时的服装问题。蒋介石说应穿西装大礼服。李宗仁听了颇为怀疑,因为西式大礼服在李宗仁国民政府庆典中并不常用,蒋介石尤其是喜欢提倡民族精神的人,何以这次决定用西服呢?但他既已决定了,李宗仁也只有照办。乃连夜找上海有名的西服店赶制一套高冠硬领的燕尾服。孰知就职前夕,侍从室又传出蒋介石的手谕说,用军常服。李宗仁当然只有遵照。


5月20日是南京市一个隆重的节日,各机关、学校一律放假,各通衢大道上悬灯结彩,爆竹喧天。总统府内尤其金碧辉煌。参加典礼的文武官员数百人皆着礼服,鲜明整齐。各国使节及其眷属也均着最华贵庄严的大礼服,钗光鬓影与燕尾高冠相互辉映。这是国民政府成立后第一任正副总统的就职典礼,也确是全民欢庆,气象万千。在这种气氛中,李宗仁深感到穿军便服与环境有欠调和。


孰知当礼炮二十一响,赞礼官恭请正副总统就位时,李宗仁忽然发现蒋介石并未穿军常服,而是长袍马褂,旁若无人地站在台上。李宗仁穿一身军便服伫立其后,相形之下,颇欠庄严。李宗仁当时心头一怔,感觉到蒋介石是有意使自己难堪。但再一思索,李宗仁立刻挺胸昂视,豁然若释。李宗仁就任副总统后,即向蒋介石签辞北平行辕主任一职。这个有空衔无实权的中间机关原是为安插李宗仁而设的,李宗仁既辞职,蒋介石便索性把这机构裁撤了。从此李宗仁便长住南京。从北平行辕主任改任副总统,对李宗仁说来不过是由一个吃闲饭的位置换到另一个吃闲饭的位置罢了。不过从地理上说,却是从华北迁到了华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