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郑经理展开信纸,努力分辨着歪歪扭扭的字迹。就见上面如此写着:







民国七年邕州城戒严期间保安协议


甲方:西州独立师警卫营

乙方:(暂空)


甲乙双方共同约定,与民国七年西州独立师在邕州城戒严期间,为了保证邕州市民安全,尤其是乙方指定人员及财物安全,甲方将提供以下不同等级财产人员保全事宜:


一、 甲方提供十人武装押运队,护送乙方指定三人内(自带行李)安全到达甲方指定防区,甲方为乙方提供免费住房一间,及免费饮食、临时家佣服务,并提供免费财产保全的一条龙保安措施。直至戒严令结束。

全套费用:八百大洋

二、 甲方提供三十人武装押运队,护送乙方指定八人内安全到达甲方指定防区,甲方免费为乙方提供运送马车一辆,乙方可自己安排不超过两辆马车运送财物(车夫含八人内),甲方为乙方提供免费住房三间,及免费饮食、临时家佣服务,并提供免费财产保全的一条龙安保措施。直至戒严令结束。

全套费用:两千大洋

三、 甲方提供五十人武装押运队,护送乙方指定十五人内安全到达甲方指定防区,免费提供运送马车两辆,乙方可自己安排不超过五辆马车运送财物。甲方为乙方提供免费住房五间饮食,及免费临时家佣服务,并提供免费财产保全的一条龙安保措施。直至戒严令结束。

全套费用:叁千五百大洋

四、 要求甲方提供超过五十人的押运队,具体内容由甲乙双方协商决定,协商起始费用:五千大洋。


五、 以上费用含条款各项所包内容。不另收费。执行协议前,乙方预先支付甲方一半费用,另一半费用乙方存进邕州银行,待甲方完整履约,在戒严结束后支付给甲方。


六、 如乙方仅需押运事宜,收费按之上标准减半,乙方需预先支付全款给甲方。


七、 如果乙方仅选择甲方押运事宜,到达甲方防区后,再向乙方提请其他服务事项,按甲方规定临时收费价格执行。


八、 乙方所带财务,如需选择保全,则必须存入邕州银行,乙方承诺存满一年后方可取出。戒严期间选择以上一条龙保安措施的乙方,邕州银行将免收各类费用;戒严期间自行前往邕州银行存放财物的乙方,邕州银行将收取存入总资产的半成金额作为手续费用。


九、 如果甲方不能在邕州戒严期间完成本协议规定之内容,将全额退还所收费用。


以上协议由邕州银行出面担保其执行信用。


签约人:甲方 西州独立师警卫营 乙方:(暂空)

营长卫富贵

担保人:邕州银行

民国七年 月 日




看郑经理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卫富贵忍不住再问到:“郑经理,你看这生意可使得?!”



{备注:之上协议格式贴近现代标准,望众位观者不要较真。}


郑经理把两张纸来回仔细翻看了好几遍。心中似有所明了,不仅有些佩服出这主意的人。不过面子上可没有表现出来。仍旧很沉静的装做迷惑的样子,问富贵具体何意。

富贵心中不仅有些着脑,一下站了起来,对着郑经理不客气的说到“我说郑经理,你这买卖做这么大,那都是人精才有的能耐。俗话说: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咱们都是聪明人,有话直说也省事些。”

那郑经理见富贵如此说,也就不再客气“既然卫营长如此直爽,那么咱们有什么事就明说吧。我看了您写的东西,这点子的确不错。不过我还是有几点疑惑,希望卫营长能给我释道解惑呀。”富贵也不理郑经理什么道什么惑的,直接点头同意。

郑经理理了下思路,就开口问到“卫营长,您这买卖可是镖局加保镖的生意。不过您利用局势突变,谋取暴利,捕捉商机与机会中,赚必赚之钱。我就不太明白,没有我们邕州银行参与,您也可以赚到的。您一个人赚,总比多个人分好。何必要我们邕州银行来分一杯羹?”

富贵笑到“请你们邕州银行入伙,因为大家彼此都能得更多的好处。因为贵行的加入我能更多赚到大洋,我何必计较贵行分掉的那杯羹。”

“哦?我们邕州银行参与进来,对你有何好处?”郑经理问到

“首先,这满城的富人害怕什么?不就怕我们这些兵么?如果没有本地有名望、有信誉的商号或人家引荐作保,等到有人敢接受这份协议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所以你们作保引荐,我们能很快让人接受此协议。这有买卖,才有收入么。其次,生意如果做成了,想那些本城富户,哪个没有些许资财的,到时候自己带在身边会不放心;放到我这保管,我对自己的手下也不放心。唯有贵行参与,能解富户们后顾之忧,再说我等赚到的钱也要存着不是,有贵行参与,的确好处多多。”

见富贵如此说,郑经理一笑,问到“你得了大好处,我可没有见我们邕州银行有得什么大好处,您找上我,是不是有些强逼我等?!”

富贵一听郑经理这样说,就知道他在坐地还钱,心说不怕你还价,就怕你不做。也笑着回到“你们怎么没有得大利?我来跟你说叨说叨:“第一,你入了我的伙,我们赚了钱存在你这,如今满城兵灾,我们为保自己的财产,莫不全力以赴,保自己就等于保了你邕州银行。这是最大的好处,如果我们不保此处平安,你认为别人就一定不抢你?你不花钱就请了一营的护卫,怎么不是大好处?第二、你看这条款中,我这生意越多,存进你这里钱越多,这些存钱,你不仅一年不用付利息,而且有机会收人半成手续费。郑经理,在我们乡下,乡党间相互借贷点,一年做好了也要一二成息。如今这么多钱放在你们行里,你要做好了,你说你今后一年光这块就能赚多少?还有这第三么,你短短几天内,多了这么多客人 ,对贵行今后拓宽买卖,可是大大进了一步。此事办妥了,本地最有钱的士绅名流今后都要念贵行一个人情。这还没有大利?此等好事,为何不做?”

郑经理见富贵凶狠杀价,马上转移议题“卫营长,就算你说的有理,但是说句不敬的话,您只是一个营长而已,比你大的团长旅长师长,有权有兵比你多是,我给你做了保,万一,有那位长官横插一脚来,本地乡绅巨额金银存在我这,让人一锅端了怎么办?再说句更难听点的,如果营长你到时候眼馋如此巨额金银,起了贪念怎么办?你把存我这里的钱一锅端了,我这做保人的到那里哭去?!”


富贵一下了乐起来!大笑着在屋里转了一圈,一屁股坐回了椅子。

“我说郑经理,都知道做买卖从来没有稳赚不赔的生意,抢人的还怕黑吃黑。我俩人以往没有打过交道,不知对方诚信如何,难道这样这生意就不做了?今天我来找贵号,就表现了最大诚意和信用。今天我可以不用搞这么复杂麻烦,我出去直接要,直接抢不就完了么?!要这么麻烦自己干什么?不就是求一个心安的求财法子,让自己晚上睡的着觉!说句自夸的话,你不与我这有点良心的丘八做买卖,难道你去找街上横抢的兵痞去做买卖?”

郑经理听罢微微点点了头,就沉声思量了起来。富贵一看有门,就加了把火,从枪匣中抽出了短枪,‘乒’地拍实在桌上,把郑经理吓了一跳。富贵一手压着短枪,把枪推到了郑经理面前“我说郑经理,咱们两初次打交道,要你头次就认我的信用,对您也是勉为其难。说实话我也没有什么凭据能证明我信用到底如何。小子我只有小命一条。今天我这里就把我这条命压这里。我保证:不仅我,还有我们警卫营所有兄弟哪怕还剩一口气在,就会全力完成这协议的内容。不管是谁,哪怕是天王老子,谁赶挡了老子的财路,我们都会跟他翻脸。我如果到时做不到所说的,你尽管用这个把我这条烂命拿走”。说着,手一指桌上短枪。

见富贵如此赌咒发誓,郑经理不好再说什么。说回后头看看帐簿,合计下。就转身进了后宅。

富贵等了好一会后,郑经理才满面笑容的出来。富贵一看就知道八九不离十,大概是成了。

果然从后院出来后,郑经理一口就应承了此事,但是加了一个条件,在协议里写进了一条:

“十、甲方长官卫富贵对天赌咒,自有一口气在,必将全力完成本协议。如特殊原因导致甲方无法完成协议,给乙方带来一定损失的,保人邕州银行,将酌情给予乙方一定补偿,补偿标准由三方(甲方、乙方、保人)协商决定”

并且将预先付款一半,改为,‘将乙方安全送达甲方防区后付款一半。’


富贵允诺。随即郑经理提供了五十几个本城富户的名单,按名单命人将协议抄出了近百份出来,签了字,盖了银行的印章。两人又商量了些细节,富贵又请郑经理将其手下伙计,以一天十个大洋的佣金雇佣了一天,以便协助富贵‘推销’这个计划。

见没什么其他问题,卫富贵将卫兵唤进来,让他们把桌上那摞协议带好,领着郑经理指派的八个伙计就要出门。

刚走到门口,郑经理叫住了富贵,一指桌上那支短枪,示意富贵将枪带走。富贵哈哈一笑道“这说出的话,泼出的水,我说押命给你,我到时真做不到,你就拿这枪来取我小命即可,怎可收回”随即潇洒地出了门。

在街上,富贵跟那几个伙计宣布,将会有士兵跟着他们分别前往名单上的各个地址,几个伙计到时候要乘着人缘熟,帮忙推销协议内容。每成一单,提成五个大洋。几个伙计里面薪水最高的也不过一个月二十来个大洋,一听这次一天内就至少有十个大洋的收获,还另有提成,各个都兴奋的摩拳擦掌起来。

富贵让一个卫兵带着这几个伙计回营找人手,连夜陪同几个伙计前往这些人家。几人领命匆匆地走了。

见几人远去,剩下的这个卫兵终于忍不住问富贵“营长,您要真做不到,真要抵命给那小子?”卫富贵朝他一瞪眼“说什么呢?还没做你就哭丧,你晦气不?!”卫兵忙作势连打了几下自己的嘴巴,富贵也不看他,得意地喃喃到“我怕啥,我就没给那枪装子弹”。卫兵一听就一个踉跄……


还不到半夜子时,派出去的几个人都大功而回。秦三在城内各部租到了整个独立师绝大部分的轻重机枪。更妙的是,他还乘机出了趟城,找了看守城外新编团两个营枪械的老乡,只花了两百多个大洋的贿赂,愣是搞回了百余支轻重机枪和八成以上新的旱阳造步枪,以及大量的军用物资和弹药,他那热情的老乡,还提供了包送服务,亲自押了几辆大车把东西送到了师部。

而愣子把防区内各个商家的戒严期间的货品专供协议也签了回来。

书同则指挥了二十来个兵,连软带硬,在防区内一口气租下来 一个宅子、八个小院、近五百间单房。虽然不少人家心不甘情不愿的,硬被租出了房子,但是看在如今鲜有丘八能高价现银买卖,也就忍了下来。

最后回来的是老卢,一个营的原邕州新编团的士兵,被带回了营地。富贵等人亲自出门迎接了这批人。

在师部大门外,近四百人把门口的空地挤的满满当当。乘着火把的光线,富贵一眼就看到这帮兵,士气十分的低靡。

也难怪,今天西州独立师一进城师长就遇刺,自己的团长也陪绑死了。眼见着自己这个营被缴了械,谁知道明天的境遇会怎样呢?!今天夜里,刚睡了一半士兵门,被纷纷叫醒,在营门外集合后,一个干瘦的老兵只带了一个班的人,就接管了原先看守他们的哪个连的岗。那老兵也没有对他们多说什么,只是说,今晚有个富贵活计给大家做,愿意去做的,去武器库抗上枪跟他走,不愿意做的,领一个大洋,回营该干吗就干吗去。士兵们都很好奇,那有不跟他们走的有钱拿,跟他们走的就只有一个许诺的奇事?队伍中原来的营长觉得事情蹊跷,暗中联络了几个军官,怂恿士兵不要跟着去,不过士兵们看着头几十个人,真的每人领了一个大洋回营睡觉去了,好奇心就更强了,既然说话算话,万一真有富贵可得呢?大部分的士兵都动了心思,结果只有六十来个军官和士兵选择留下,剩下三百多士兵和下级军官,抗着枪跟着老卢回到了营地。

富贵见到门口这些没啥士气的军人,突然想说两句,一下就窜上了门口的一个大石狮上。而这些士兵和一些陆续赶出来的警卫营士兵门见富贵上了石狮,止住了窃窃私语,门口一下子静了下来,只听见火把燃烧时的劈啪声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