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张方在殿中坐等了足有半个时辰,不见傻皇帝出来,已觉不太对劲,心想这傻皇帝拉的什么屎?就令宫中太监、宫女去找。太监、宫女找了半日,都说找不见天子。张方不由大怒,即令甲兵入宫来搜,想你傻子还能上天入地不曾?

甲兵在宫中搜了个遍,还是不见傻皇帝的踪影,于是又从皇宫搜到后苑,最终来到一片竹林,互相说道:“傻皇帝莫不就在这片林中藏着。”当即围了竹林,举火大喊道:“放火烧林,放火烧林了!”正当要烧,就见一人从林中窜出,喊道:“烧不得,烧不得!”浑身颤栗,面如土色。

甲兵们一见,这不正是那傻子皇帝吗,无不大笑,即将傻皇帝“押”出苑外。张方已先备好了车辇,正在苑门首等着,见傻皇帝出来,就在马上行礼道:“臣已备好了车辇,请皇上上车,移驾臣之营中,择日就去长安。”

傻皇帝流着泪道:“洛阳宫中甚好,可否多待几日?”

张方怒道:“现在京中盗贼横行无忌,守护皇宫的禁卫势单力薄,若不去我营中,如何能保证不再出现意外!”示意甲兵,连拉带推,将傻皇帝硬生生架上车辇,返回营中。令军人多备车马,以运载宫女、宝物。

军人们趁机到后宫抢掠,侮辱强奸宫女,争抢宫中所藏物品,到了最后抢无所抢时,就将宫中的流苏、武帐都割下来分了,作马鞍垫之用。于是,魏、晋以来所有积蓄的宝藏,都被一扫而空。张方还想焚毁宗庙、宫室,以断绝公卿百官返顾之念。卢志阻道:“从前董卓暴虐无道,焚烧洛阳,怨毒之声,百年犹存,将军为何要效此凶人?”张方这才罢手。三日后,带着傻皇帝、皇太弟及朝廷百官向长安进发。

百官无车无马,都只能随驾步行,前后左右都是军人,想走走不了,想逃逃不脱,宛如一群被流放的犯人。时值西晋建武元年(公元304年)十一月,天寒地冻,哈气成冰,才到新安,傻皇帝便被冻得手脚麻木,不知不觉,竟从辇上滚落地下。群臣大惊,慌忙上前,扶了傻皇帝重新上辇,这才发现傻皇帝右脚已经跌伤。卢志于是撕下衣襟为他裹伤,又为他搓揉四肢。好一会,傻皇帝血色渐渐回升,才觉脚痛难忍,扪伤泣道:“朕实不聪,累卿至此。”卢志及诸大臣也都潸然而泣。

将到灞上,河间王率关中文武前来迎驾,遂将傻皇帝及百官接入长安,就以河间王的征西大将军府作了皇宫。傻皇帝遂又成了河间王的手中玩物。傻皇帝于是下诏,以河间王为太宰、中外大都督、录尚书事,张方为中领军,兼京兆太守。一切军国大政,以河间王为主,张方为副。

河间王掌了朝政,又即请诏,废了成都王皇太弟的身份,改立豫章王司马炽为皇太弟。——晋武帝共有二十五子,目前在世的除傻皇帝外,仅剩下成都王司马颖、吴王司马晏及豫章王司马炽三人,其余不是夭折、病死,便是在“八王之乱”中被杀了。司马晏才能平庸,资质低下,比傻皇帝且不如。司马炽,字丰度,乃晋武帝之幼子,自幼平和,质朴好学,门绝宾游,不交世事,专玩史籍,誉于当时,因此被立为皇太弟。

随后大赦,改元永兴。因东海王势力强大,为求和解,又即表奏东海王司马越为太傅,来长安共辅朝政。遣使持诏去东海,宣东海王入朝。却不料,司马越已先在东海传檄起兵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