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0.html

“八嘎”愤怒的小谷德之眼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个在弹雨中支离破碎,此刻的小谷德之怎么也猜不透对手是如何偷袭过来的,自己已经很谨慎地放出了一个小队的骑兵警戒,怎么连一点预警都没有呢,愤怒不已的小谷德之狠狠地用拳头砸着自己眼前冻得梆梆硬的地面,嘴里咬得连鲜血也渗了出来。

“轰”,一颗九二式步兵炮射出的炮弹在一瞬间将小谷德之身后的临时指挥所变成了一片空地,装填了3.8公斤高爆炸药的70MM炮弹将小谷德之临时指挥所的帐篷像废纸一样撕了个粉碎,十几个正在里面忙活的日军转瞬间就变成了支离破碎的尸体,散落在方圆几十平方米的地方。

“八嘎”看着正好掉在眼前的一段手臂,小谷德之的眼里简直要喷出火来,“进攻,掷弹筒!” 小谷德之努力地直起身子迎着弹雨指挥着自己身后不远的掷弹手射击。

两个日军的掷弹兵在小谷德之的召唤声中急急地顶着不断呼啸而来的子弹爬到了小谷德之的身边,现在唯一能对付支那人重机枪的就是这两门掷弹筒,而别的火力则远在六百米以外的山脚下,基本上对‘铁麾军’够不成太大的威胁。

“射击”, 小谷德之趴在地上对着自己身旁的掷弹手拼命地喊道,“野边,射击” 小谷德之拼命地喊着自己身旁士兵的名字,只要可以轰掉眼前的重机枪,自己就可以带着部队冲回来,“射击”, 小谷德之继续的喊道。

野边是一个射击掷弹筒的好手,长期的实战和平日里持续不断的练习让野边在一百米距离上可以做到十发九中,在摸出一颗榴弹后,野边突然直起了身子,“嗵”的一声打出了一颗榴弹。

“妈的,敢打老子。”一个正在兴头上操着重机枪射击的队员捂着被弹片打中的额头怒怒地骂道,随即就栽倒在一旁。

“呦西,继续。”看着身旁士兵掷弹筒打出的榴弹准确地落在重机枪阵地附近,小谷德之嘴里兴奋地喊道,“就这么打,消灭支那军队。”

“嗨”得到小谷德之赞扬的野边微微地笑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掷弹筒至少敲掉过几十个支那人的机枪阵地,特别是这种距离百米左右的,正是自己最擅长的距离,野边又继续地摸出一颗榴弹,在一个弹雨的间隙中再次突然地起身,“嗵”的一声打出了榴弹然后迅疾地翻滚了几下,躲开追射而来的子弹。

“轰”又是一颗榴弹在重机枪阵地炸响,虽然没有直接击中射击的队员,但榴弹爆炸掀起的小石块还是打得几个队员身上一阵剧痛。

“打掉他”洪斌看着不断向着自己发射榴弹的小鬼子怒怒地骂道。

“嗵”,洪斌身后不远的炮兵阵地上骨哲操着九二步兵炮对着刚刚射击掷弹筒的地方打出一颗炮弹,“轰”,一团炸开的火光将刚刚还在嚣张射击的鬼子掷弹手彻底地包裹在火光之中,残破的尸体在烟尘消散后才慢慢地现露出来。而另一个继续射击的鬼子掷弹手则在勉强躲过炮击后被从两个方向打过来的重机枪子弹挤成了碎粉。

“抢救伤员。”骨哲大声地喊道,然后就继续低下头对着身旁的几个队员讲解着如何使用小鬼子的步兵炮。

战场上的教学很快就有了成果,几个平日打掷弹筒就非常准的队员在经过简单的战场培训后,很快就掌握了如何装填炮弹,如何闭闩,如何粗略地计算射击诸元,在各自都打了两三发炮弹后,‘铁麾军’的第一批炮兵就在火线上批量地训练出来了。

虽然匆匆教会的队员只是大概地学会了如何操作九二式步兵炮,射击的准确度低到不能再低的地步,但由于对面的鬼子实在是太密集,所以打出的每一颗炮弹都可以毫无悬念地炸飞十几个鬼子,而偶尔打远了的炮弹还会将爬到山上的鬼子和伪军无意地炸上一下,两门步兵炮的迅速加入将胜利天平上骨哲的砝码又加重了许多,‘嗵,嗵’射出的炮弹在压制鬼子的同时更是对所有队员们的一种精神上的支持。

趴在地上的小谷德之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对面支那军队正操作着自己大队装备的重机枪和步兵炮来射杀自己的士兵,战斗几乎是一边倒,自己的士兵全部被压在山脚底下而完全做不出任何有效的还击,浑身冰凉的小谷德之慢慢地坐了起来,这个时候只有切腹自杀才能对得起天蝗对得起惨死的士兵,万念俱灰的小谷德之慢慢地举起了自己的指挥刀。

“打那个”骨哲蹲在一挺重机枪的后面指着远处坐在地上的小谷德之。

“嗵,嗵,嗵”,一串急速射来的子弹将想切腹自尽的小谷德之打得是飞了起来,每一颗穿过小谷德之身体的子弹在呼啸而去的时候都要带走一大块的骨肉,巨大穿透力的子弹不仅将小谷德之手里的指挥刀打成了几段,更是将小谷德之整个上半身打得是一点不留,而小谷德之的下半身则在飞出十几米后落到了一堆碎肉的旁边,再也看不出这是一个曾经的日军的大佐。

在消灭掉离自己最近的一小股日军后,‘铁麾军’的压力顿时小了不少,远处的日军几乎没有任何还击的力量,十四挺不断连发的重机枪和两门接连发射的步兵炮完完全全地压制住了远处的日军,战场的主动权已经全部地抓到了‘铁麾军’手里。

“加沙袋”骨哲大声地喊道,良好的防护是杀伤敌人的前提,刚才要不是有好的防护,鬼子的几颗榴弹就极有可能造成巨大的杀伤,而现在,除一个被弹片划伤脸部的机枪手外,大部分的队员都完好地继续战斗着,这对以不足百人对抗一千多人的敌人的‘铁麾军’来说,简直是一个奇迹。

“鬼子是不是要跑啊。”洪斌猫着腰跑到不断调教操炮队员的骨哲身边说道。

骨哲急忙举起望远镜观察远处的日军,望远镜中受到重创的日军确实是在向两边运动,看样子是想从两侧开溜,“让机枪手封住两侧,看它们往那跑。”骨哲放下望远镜冷冷地说道。

“骨队长。”身后九二步兵炮旁一个队员对着骨哲喊道。

“什么事?”骨哲一边答道一边小跑了过去。

“这个上面怎么有红色?”把骨哲喊过来的队员指着手上一颗炮弹上的一条色带对着骨哲问道。

“小心,这是毒气弹。”骨哲轻轻地接过队员手里的涂有红色色带的炮弹,“看看还有多少带有颜色的,都找出来,轻点拿过来。”骨哲暂停了两门九二步兵炮的射击,现场清查起鬼子的炮弹来。

“这有一箱。”

“这还有一箱。”时间不大,一共三箱化学炮弹就被搬到了骨哲的面前,虽然威力无法和后世的化学武器相媲美,但对于几乎没有任何防护器材的三八年的中国军队,眼前的这些化学毒剂还是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记住,以后看到这种炮弹一定要小心,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使用。”骨哲严肃地对着身旁的几个操炮手说道,而几个操炮手在一致点头后就又回到了炮位用普通的炮弹继续地射击起来。

骨哲之所以要限制炮兵对化学炮弹的使用,主要是怕自己的队员在打扫战场的时候会被残存的化学毒剂所伤害,而并不是因为什么国际法的限制,用小日本生产的化学武器来攻击小日本自己,这个理到哪里都讲的过去。

“骨队长,小鬼子要跑啊。”一个小队长几步跑到了骨哲身边,“它们趴在死人后面,正往两边挪,咱是不是追过去打啊。”

骨哲举起手里的望远镜再一次地看了看对面的日军,已经落了下风的日军正在利用几条浅沟和满地的尸体做掩护慢慢地向着两侧移动。

“追上去太危险,就在这里打。”骨哲斩钉截铁地说道。

“鬼子在沟里,有的地方打不到。”小队长急急地指着对面的鬼子说道。

“等我一下”骨哲拍了一下眼前小队长的肩膀,然后就飞快地跑向停放鬼子卡车的地方,不一会,骨哲就开过来一辆鬼子的运兵卡车,“抬一挺重机枪上来,架在这顶上。”坐在驾驶室里的骨哲拍着驾驶室顶上的铁皮对着蹲在原地等着自己的小队长喊道。

“哎”,小队长应答了一声后就急急地和两个队员搬了一挺重机枪和三四箱子弹上了卡车,在用刺刀划开蓬布后,几个队员将重机枪稳稳地架在了卡车的驾驶室之上,时间不大,提升了高度的重机枪就继续地开始对着趴在浅沟里的日军射击,由于开阔了视野,原来很难射击到的地方现在都可以很轻松地打到,许多自以为可以躲过子弹的日军士兵还是没有机会活着走出这片战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