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没想华尔街的金融海啸搞垮的第一个国家居然是冰岛,如果没有这件事,我恐怕都不会想起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国家存在。


冰岛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Iceland)面积10.3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的1/96。是欧洲最西部的国家,海岸线长约4,970公里。总人口293,966人,相当于中国的1/434,绝大多数为冰岛人,日耳曼族。渔业提供冰岛60%的出口收入,雇用了8%的劳工人口。2006年冰岛GDP为11417亿克朗(181亿美元),为中国的1/167,人均GDP达到60,370美元。冰岛水力和地热资源得天独厚,能源工业非常发达,电力充沛,价格低廉。之前几年的全球经济好景,导致冰岛的银行过分借贷,财务杠杆因此达到了惊人的幅度,总外债规模竟是国内生产总值的12倍。冰岛央行的流动资产却只有40亿欧元。银行业已经到达了一个“富可敌国”的地步,所以一旦出现问题,政府根本救也没法救,只好马上宣布面临破产。


冰岛目前实际上已是一个破产国家,冰岛欠世界350亿英镑,也就是说每个冰岛人欠116,000英镑(约136万元人民币)。现在,冰岛政府为了解困已经寻求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但《纽约时报》又说,接受IMF金融援助有前提条件,即冰岛必须接受它就恢复财政货币稳定而提出的严格措施,相关政策施行将受干预。因此,一旦迈出这步,冰岛将成为第一个被金融危机刮倒而可能被国际金融组织控制的主权国家。冰岛政府当然在竭力避免走到这一步。然而,过去1周中冰岛政府接管三大银行、冰岛克朗逐渐遭外国市场抛弃,冰岛还因巨额的外国储户存款遭冻结问题而面临英、荷等国的外交压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是政府间国际金融组织。1945年12月27日正式成立。1947年11月15日成为联合国的专门机构,在经营上有其独立性。组织宗旨是通过一个常设机构来促进国际货币合作,为国际货币问题的磋商和协作提供方法;以促进和保持成员国的就业、生产资源的发展、实际收入的高水平,作为经济政策的首要目标和稳定国际汇率等。IMF向成员国临时提供普通资金,使其有信心利用此机会纠正国际收支的失调,资金来源于各成员认缴的份额。成员享有提款权,即按所缴份额的一定比例借用外汇,在国际货币体系中起着枢纽和核心作用。


一个公司用金钱买下一个国家,这在世界上有没有先例,我还不知道,但一个国家用钱买下另一个国家的领土的事,是有的,美国的第50个州阿拉斯加(现美国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佩林即是州长)当年就是1860年代美国用720万美金从沙皇俄国手里买下来的,虽然最后美国人并没有给这么多钱,但一个国家用本国的钞票从另一个国家手里买下一块土地的先例确实是开了个头儿。


公于193年200名罗马禁卫军发动政变,成功后却因财政困难不能而不得不拍卖王位,一位靠海上贸易发财的富翁朱利埃纳斯用3亿赛斯特买下王位,他花费的钱据说只相当于现在的500万美金,虽然这个国王不位就死在军人手里,但他毕竟是第一个靠商业政变获得国家的第一人。


如果吕不韦与赢政之间确有民间传说的父子关系,或者也可以把秦始皇列为吕不韦花钱投机政治的遗产之一。


那么面积只有10.3万平方公里的冰岛共和国全境能值多少钱呢?


加上这块土地上的人文与文明实体,又能值多少钱?


再加上冰岛欠世界各国的350亿英镑。


握有2000亿美金的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可不可以在IMF之前买下整个冰岛,包括其10.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救活冰岛的经济,先为冰岛共和国还清350亿英镑的外债,再把它的人文及文明实体其实溢价收购――最终的目的是让远在大西洋的冰岛以合适的方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六个自治区――冰岛日耳曼族自治区或者冰岛特别行政区。

似乎直接背着钱袋子去买一个国家,虽然看似荒诞不经,但想想现在冰岛政府的窘境,又觉得也没什么不可以,或者通过其它合适的方式,把冰岛局部据为已有,至少从冰岛上割一块1万平公里的领土是有可能的。


甚至可以用租借的方式,但租借时限一定要延长,租它个百八十年,也就算买了个国家了。


现在,这样的机会好像还有很多,巴基斯坦、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这样的中等国家估计不好下手,冰岛、列士敦斯登这样的小国完全可以打打主意,而为一个濒临破产的国家偿还债务从人性上说也是这种道义的交换――妈的,如果某些中国的精英们当政,如果中国足够小,美国足够有钱,他们巴不得中国被美国买走成为老美的一个洲呢。


如果中国的主权基金中国投资公司真的有这样的计划,我们将如何买下冰岛呢?


A.国家能买卖吗?我觉得――能,即使一个整体的国家卖不得,局部的国家也是可以买卖的。


B.现在的全球金融危机及经济危机,以及带来的多个国家的经济崩溃,除了被看成一件经济大事之外能不能也当成政治大事来看,能不能把它作为战争之外更改领土版图和领土面积的一个机会呢?冰岛买一块,巴基斯坦买一块,南美洲买一块,俄罗斯买一块,列士敦斯登买一块,变成殖民地,或者中国领土,未尝不可。


C.如果不能买领土,是不是也可以买公司、银行,这是最简单的中投公司可以做的“买下国家”的途径,冰岛3家最大的银行都破产了,国库又根本偿还不了债务,中投要积极出击,这比从华尔街买虚拟经济肯定可靠得多。


D.除了买公司,中投还可以买资源和能源,比如向那些将近破产的国家买矿产和耕地,由中国在上面开公司和移民农业人口,我觉得这也是桩很值得考虑的国家投机生意,比如冰岛,有丰富的地下资源,更可以建立中国的军事基地,而境外军事基地的困境已经成为中国国土安全最现实的问题之一,为什么不就此一勺汇地解决。


E.全世界走低的时候,中国很少有现在这个仍然可以平稳的机会(以前都是我们弱人家强),这带给中国和中国人一个巨大的治国思路的突破考验,即我们是死抱着当三孙子时的守成即胜利的心态还是打定扩张和获取最大利益的野心;而且和平手段的扩张毕竟要比战争手段高尚1万倍,是被“收购国”的国民们怕乐见的,中国以前在战争中失去的那些领土,在没有战争的条件下也不应成为永不可能回归的虚妄,这时,经济手段未尝不是种好选择。


F.中国最大的问题,说到底并不是什么民主政治问题,而是在现有的资源和人口的分配额下不可解决的均富困境,是社会最低收入阶层的不能活口所暗含的巨大社会危机,而解决这样的危机,光靠杀富济贫是不够的,日本能产生军国主义说到底也是这样的原因,如果能有什么方法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消化现在这么多中国人的生存需要,则对中国和世界来说都是福音,尤其是中国这么点儿的耕地资源上要供7.3亿农民耕利,还在养活13亿中国人,这都需要中国不可回避地面对土地扩张的自然需要。


其实,中国同样面临着全球金融危机的威胁,只是――据说我们面对的没那么严重,而且,刚刚闭幕的十七届三中全会亦在重新归划农村改革,说白了就是在城市之外的农村寻找更多的资源支撑国家的经济发展――我亦觉得未尝不可以既向农村寻找,也可以打破常规思维向境外寻找,这一点我在之前的一篇博客里也强调过,似乎并不被接受,但我始终认为中国要崛起必须打破思维瓶颈,必然有更多的资源支持,而现阶段能够对那些将近破产的小国家(不是所有国家)施以援手,可以既助了别人,也惠了自己,但我反对有人说的可以向俄罗斯投资2000亿美金的建计,那只能壮大另一个强国,要买咱买个小一点的,可以控制的,必能为我所用。


冰岛共和国,是个好选择。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只要中投公司想“投”,肯定比IMF要有竞争力的多。


世界俱乱,惟我独醒,只因我们仍然要保有征服世界和复兴文明的激情与梦想罢了。

我不是经济学家,但我觉得经济学家只能在大的政治战略下为国家战略提供进攻手段和妥协方法,不管让中国投资公司拿着2000亿美金的主权基金去买下另一个小国家的想法看似多么荒诞,但只要你想做,世界上就没不可能的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