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重庆晚报1月7日报道 丈夫长期离家,家里经济困难。无力抚养两个子女的肖友琴,便产生杀死自己6岁小女儿?(化名)的念头。

去年10月29日早晨8时许,肖友琴假意将?送到陈家桥镇中心幼儿园交给老师,然后暗中将女儿骗出。并以带她出去玩为由,将?带至井口镇井口村四合社杨家湾蒲开容的鱼塘处,趁四周无人将她推入水中,而后迅速逃离现场返回陈家桥镇。?在落水后挣扎呼救,被驾车路过的两位路人发现并救起送到井口派出所。

昨日,因涉嫌故意杀人,肖友琴在沙坪坝区法院受审。

一听起诉书就抽泣

昨日下午2时许,沙坪坝区法院第三审判庭,身高不到1.6米的肖友琴看上去很瘦小,留着短发,穿着囚服的她,神情黯然地站在被告席上。

庭审还未开始,肖友琴转过头,将目光落在旁听席上,迅速搜寻着。然而,除了几个不认识的人外,她没有找到自己熟悉的身影——亲人一个也没来。

检察官一宣读起诉书,她便开始低头抽泣。听到检察官叙述自己推女儿下水塘的情节时,肖友琴狠狠吸了两口气。

“我记不清楚了,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面对指控,肖友琴断断续续地说。在公安局和公诉机关的讯问中,多次承认是自己推女儿下水的她,在庭上突然不认账。

“我承认,是我推的”

看到肖友琴庭上的态度,检察官宣读了她在公安机关的三次供述,接着宣读了肖友琴现在男友李某的证言。李某称,自己不知道肖有杀害女儿的念头和具体计划。

“你是不是为了和他在一起,才商量好将女儿杀掉的?”检察官厉声询问。肖友琴怔了一下,“不是,不是,是穷得活不下去了,才想到送小女儿去死。”

“女儿被你推下水塘后,大声呼喊‘妈妈’求救,你却转身离开。这你也不记得了吗?”另一名检察官问。“作为母亲,你有没有想过,她的声音是多么凄楚?”见肖友琴低头不语,检察官继续追问。

“我承认,是我推的。我错了,呜呜……”沉默了大约半分钟,肖友琴“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大女儿给法院写求情书

“一个亲手毁灭自己孕育的生命的‘母亲’还是一个母亲吗?”法庭辩论阶段,检察官厉声斥责肖友琴。“丈夫不在家,又不寄钱,我要养两个老人,还要养两个女儿,连稀饭都吃不起!”肖友琴哭着向法官说,自己是穷得没有办法了,才想到送小女儿去死。

“你的大女儿给我们写来了请求书,说自己现在食不下咽,请求对你从轻处罚,渴望妈妈能早日回来。”听到检察官说这话,肖友琴又将头扭向旁听席,泪水在脸上流淌。

“为了那曾经深深被你伤害而又依然原谅了你、愿意重新接纳你的女儿和亲人,悔悟吧!”检察官这句语重心长的话,让肖友琴再一次痛哭失声。

法官宣布,该案将择日宣判。

家人期盼肖有琴回家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了陈家桥人和门村肖有琴的家中。

这是一户一楼一底的普通农家,记者推门进屋,看到一家人围在桌边正准备吃饭。

为什么不去参加庭审?肖友琴的母亲说,她们根本就不知道今天开庭。“女婿常年在外打工,友琴一个人在家带两个孩子,又当爹又当妈,没有工作,多年的劳累还让她得了贫血病,她是一时糊涂才做的傻事呀……”肖母抹着眼泪说,“出事以后,两个孩子每天晚上都抱在一起哭,她们想妈妈呀。”一旁的?也希望妈妈快点回家,“等你回来我有好多话要给你说,我还要唱歌给你听呢。”

肖友琴的丈夫杨力在旁边默默抽烟。“我对她还是有感情的,如果法院判她有罪,我希望她能在里面好好改造,我们全家都等她回来。”杨力告诉记者,由于家庭困难,出去打工很少回家,电话也不常打。“我让她一个女人受累,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是我对不起她。”

这时,大女儿婷婷放学回家了,“妈妈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希望妈妈照顾好自己,不要为我们担心,明天就是我16岁的生日了,妈妈能早点回来吗?妈妈能和我们一起过年吗?”婷婷望着远方,眼眶里全是泪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