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昨晚,在杭新景高速衢州出口处,32岁的阿娟拉着5岁的儿子,紧紧地盯着过往的车辆,嗖嗖冷风撩起她的头发,一张瘦削的脸半是焦急半是无奈。脚前的两大蛇皮袋橘子,她站了一整天下来,也无人问津。左右两侧,有不少人同她一样也在期盼过往车辆能够停下来,买走点橘子。一位大嫂告诉我们,他们已经连续四天在这里,每天早上五点半来,夜里十一点多钟走,可一袋橘子都没有卖出过。说到这里,她的眼泪禁不住直流……

今年风调雨顺,衢州橘子获得空前大丰收,产量净增20%,且品质更好,但丰收后的橘农却高兴不起来,为啥?橘子卖不动了!






衢州市柯城区是衢州柑橘的一号产区。昨天下午,该区万田乡分管农业的副乡长徐成方带着我们去走访橘农。一路上,我们看到许多橘园仍是金色满园。橘子都成熟了,怎么会看不到一个采摘人员?徐副乡长说橘子卖不动,采下来往什么地方放?再则,雇一个采橘工,除吃住外,一天要支付80元的工钱,而采下的橘子又卖不出去,这本不是亏大了嘛?


万田村是万田乡的橘子种植大村,家家户户都种橘,全村橘子产量达800万斤。车子在村中停下后,我们看到一户人家门前有一位老奶奶在剥橘瓣,神情专注,动作飞快,剥好的橘瓣在她脚前堆成了一座座小山。她说饮料厂上门收购这些橘瓣加工饮料,一斤为6分或7分钱。


老人和我们聊着,头却始终低着,手一刻也没有停下来。我们从侧面看去,老人的脸布满褶子,像风干了的橘子皮。我们走进她的屋内,遇到她37岁的儿子沈刚强,提起橘子,他也是一脸愁苦。他告诉我们,他在村里虽然是橘子种植小户,但一家的主要收入靠的还是橘子。2008年产橘2万斤,蜜橘是10月份上市的,赶得早,卖了3000斤,每斤3毛,而2007年则要卖到6毛。另有1000斤没有卖出去的蜜橘则全部烂掉了。11月份上市的16000斤椪柑到现在还没有卖出去一只。他领着我们走进他的卧室,房间内堆满了橘子,勉强放下一张床板,是供他睡觉的。他睡在橘子中间,这些橘子都是精心挑选过的上等品,他现在最大的担心是,这些上等品最终会不会成为废品?


梦里都想着橘子能变成金疙瘩


66岁的沈佬北,是万田村的一位孤老。虽然年纪大了,但精神蛮好。他想趁现在身体好,多种点橘子,攒点钱,让晚年生活过得更好。2008年他一个人收获了近3万斤柑橘,比2007年多收了5000斤。然而还未等老人高兴,近3万斤柑橘却成了他心头的痛。现在,老人每天与3万斤橘子同眠,梦里都想着这些橘子变成了一个个金疙瘩。


他给我们算了一笔账,按2007年的市场行情,2008年的柑橘收入应有20000元,刨去人工、肥料等成本6000元,还剩14000元,再除去一年5000元的生活开支, 最后多下的9000元就可以成为他的养老基金了。村里的干部告诉我们,现在虽然有了新型合作医疗,但自己负担的一块仍然很大,老人这样为自己考虑是有眼光的。有眼光的老人,没有想到有一天卖橘会这么艰难。他现在不希望能赚钱了,如果2毛钱一斤能把这些橘子卖了,他就谢天谢地了。


村里有一个水泥浇制的小广场,徐成方告诉我们,这原本是一户人家的宅基地。因为往年到村里收橘子的客商太多,车辆没办法停,于是村委会研究决定,用3万元把这块地买回来建造了一个小广场,供外来客商停车及


同橘农交易。现在这个广场搞好了,那些往年来自四面八方的客商们却不见了。这静静的广场,仿佛在诉说着无言的寂寞。


大堆橘子倒在田头


衢州的村庄就像是建在橘园里的,家家户户,房前屋后或转弯抹角,都种植橘树,一年四季充满绿意,这是希望呀!可无情的现实,让很多橘农处于失望之中。


一些采下的橘子,已经放了两个多月了。因为储藏期有限,每天有很多橘农把大量的橘子当作废物倾倒出去。在一个叫山后徐村村口,有一大堆橘子被倒在田头。开始我们还以为是烂了的橘子,但下车用手一拨拉,这些橘子还都是好好的。我们觉得太可惜了,可站在一旁的一位橘农说,不倒又有谁要呢,与其让它们烂在屋里,还不如让它们烂在田里好。这位橘农未必知道,烂在田里也不是好事,因为橘子是酸性的,对土壤的破坏作用也不可小看。


在上蒋村,我们来到村妇女主任蒋巧仙的家。她家屋子里堆放着4万斤橘子。她说,刚才一听汽车响,心里就一阵欢喜,以为有收橘子的上门了。她说,往年这个时候,村里村外停满了收购橘子的汽车,你家我家,大家忙忙碌碌,真是一派喜人景象。可现在心慌的人们,时时刻刻都在都竖起耳朵听汽车喇叭。对蒋巧仙来说,她还有一怕,就是电话铃声,最近在宁波读大学的女儿经常打电话询问家里橘子的销售情况,她害怕给女儿吐露实情,女儿一年读大学需要3万多元的学杂费,这钱都来自家里种的橘子,她担心女儿知道实情后分心,影响学业。所以,女儿一打电话,她的心头就好像在擂鼓。


守着火盆盼望橘市红红火火


衢州十里丰这个地方,过去被人称着“十里荒”,后来,勤劳的衢州人用汗水把它浇灌成一片沃土,成了一望无边的大橘园。衢江区耀飞柑橘合作社在这里有1500亩橘园,理事长余耀飞自豪地说:“我们是全省最大的柑橘种植户。”这个合作社有50多农户参加。预计到2008年是个丰收年后,在柑橘上市前,余耀飞投资30万元建造了两座大的库房,投资10万元购置了搬运橘子的塑料筐。这些东西倒是全部派上了用场,可这些橘子却难以走出家门。


想想这些橘子的命运,余耀飞就特别难受。他告诉我们,2008年10月采摘早熟橘40万斤,仅低价卖了10万斤,还有30万斤没卖出,最终倒掉了。看见一只只个大饱满、凝聚着橘农心血的橘子,在时间的折磨下,慢慢地变质,其过程使大家的心好似被猫爪挠了一下又一下……


夜深了,一批橘农还在库房里逡巡,他们要不断把烂掉的橘子挑出来,否则将殃及更多的橘子。我们看到,拣出的烂橘子一桶桶地往外抬。夜深了,无遮无掩的橘园里,风刮得更猛了,库房里橘农围着火盆,一边烤火取暖,一边寄希望含吉祥之意的橘子,在市场上能红红火火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