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人的温柔 太原一九四三 第一部 悄然没入的针 第十九章 行动还是等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


对于佐藤丽春的这句话,许岩只是淡淡地说:“人生不会事事都能如意的。我的愿望,只是尽最大努力做好本职工作。”

佐藤丽春想了一下,说:“如果有另外一个机会呢?”

许岩说:“我不太明白佐藤小姐的意思。”

佐藤丽春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身走回办公桌后,坐在椅子上,语气凝重的说:“目前我们第二师团的情报工作已经处于危机之中,面临着敌方很大的挑战。我的职责,正是要尽可能的化解掉这个危机,同时有力的打击敌方特工的破坏力量。但是对手的狡猾和高明,我想许先生也已有所耳闻了。如果现在提供给你一个辅助我进行工作的机会,许先生会是什么态度呢?”

许岩听后心中立刻感到一阵震惊。很明显的,从双方的交谈中,许岩知道佐藤丽春并不是很信任自己,但她现在却提供给自己一个参与事件调查的机会。她是在进一步试探他,还是想在某种程度上来利用他?

无论这个女人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她的这一做法都是完全出乎自己意料的,当然,拒绝还是答应,都不是一个让许岩随便可以做出的决定。

许岩稍作思考,说:“这样一件事情,恐怕不是我马上可以作出答复的。”

佐藤丽春说:“这我当然可以理解。希望许先生回去之后能够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许岩答应了一声,佐藤丽春于是站起身说:“今天找许先生来,除了例行的内部调查,主要还是为了和您做一些交流和沟通。果然如我所想,情报机构像您这样能力出众的特工人员,已经十分缺乏了。希望我们很快就会有合作共事的珍贵机会。”

看到佐藤丽春伸出了右手,许岩很快站起身来,上前和她握了握手,说:“佐藤小姐对我的欣赏和信任,许某十分感谢。你的好心,我也不会随便辜负的。再会。”

许岩走出办公室后,脑海中最清楚的意识是,有这样一个冷傲、睿智又极具城府的女人成为自己的对手,正是他所期盼的。就像她的那只手留给他的清晰感觉,虽然并不光滑柔嫩,却是独有的一种冷峭和细润。

许岩离开后约有五分钟,佐藤丽春写好了一张纸条,塞进一个空白信封,交给了小野合美。

晚些时候,太原市宪兵大队长中村敏二拿到了小野合美奉命给他带过来的那张纸条。

纸条上面写着:对第二师团作战参谋高泰派人严密监视,不可放过他的任何异常举动。对军部顾问许岩派暗哨进行秘密观察,同时尽可能搜集关于他的一切有价值的情报资料。

中村敏二迅速的按纸条上写的开始部署,但这两个人谁的嫌疑更大,还是两个人都是敌方分子,他一点也不清楚。小野合美也不知道。

佐藤丽春心中的推断结果和后续计划,在这时是不肯轻易示人的。


——佐藤四郎,三十二岁,独身,名古屋人。日军第一军第二师团情报官,情报处二科负责人,少佐军衔,内部代号‘黑蛇’。青年时期曾就读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律系和数学系。此人具有极强的情报分析、侦查和反间谍能力,曾负责侦破过一九四零年三月日军第三军十一师团情报泄密案和一九四一年九月十二号第三军第五机动旅团旅团长仓田文遇刺一案。

其父佐藤浩,日本帝国前任和现任教育部长。其妹佐藤丽春,曾任第三军十一师团通讯科情报人员,后赴德国慕尼黑特种兵学校深造,于近期已返华。

晚上八点多,当汪哓艾敲响许岩卧室的房门时,他正在拿着这份程洵佑送来的有关佐藤四郎的资料细细研读。

有其兄当有其妹,这对兄妹正是他要先后面对的对手,其棘手之处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许岩把资料放进抽屉,打开房门,请汪哓艾进来。

汪哓艾随意的坐在沙发上,脱去手套,自己倒了杯开水,用它暖了暖有些冷意的双手,笑笑说:“我的来意,许先生应该不会不明白的。”

许岩坐在书桌后,说:“你是来要求你的回报的。不过时间上也许早了一点。”

汪哓艾说:“夜长难免梦多。越是艰难的事情,越要早点动手才行。”

许岩说:“话虽然这样说,但你的事情,有着太多的艰难和风险,多一点时间做准备,才是最理智的。”

汪哓艾想了一下,说:“我这次来也不是急着催你的。你有什么行动计划,这时也应该告诉我一个大概吧。”

许岩说:“也好。没有一个定心丸给你吃,看来汪小姐今天是不会放过我了。”

汪哓艾也笑着说:“看你这么识相,我也不会太刁难你的。”

可惜这样轻松的气氛中,他们要讨论的却是一个复杂又充满压力的话题。

许岩点燃一根香烟,慢慢说道:“存放在第一军司令官筱冢义男私人办公室的那份完整文件我们只能选择放弃。第一军军部对进出人员身份的核查十分严密,筱冢义男私人办公室的保护措施同样极为周全,我在军部已经工作了快有两年,连一次进出的机会都没有。”

许岩吸了一口,接着说:“所以你的第一个目标,只能在第二份文件的上半份和下半份之间进行选择。”

汪哓艾说:“也就是第二师团师团长服部佑远的办公室或者第二师团情报处的办公室?”

许岩说:“是的。依我的计划,第一个目标应该是情报处处长工藤浦办公室的那份文件。”

汪哓艾立刻问:“为什么?”

许岩回答说:“原因有两个。首先是因为情报处的那份文件是春季扫荡计划的上半部分,主要记录的是总的行动方案和战略部署,下半份文件记载的则是具体的行动过程和方案实施步骤。如果你这次行动不小心被敌人察觉的话,最重要的东西你已经到手了,就算文件的第二部分不能再被窃取,你的任务也已完成了一多半。第二个原因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汪哓艾说:“这句话怎么解释?”

许岩说:“第二师团总部那边的情况我还不是十分清楚,但我在第二师团情报处已经工作了将近两个月,里面的岗哨布置、保安情况差不多已是了如指掌,窃取那份文件的计划基本已经成形了。”

汪哓艾面有喜色,说:“快说来听听。”

许岩笑笑说:“汪小姐不必着急,还是先研究一下你的行动都会遇到哪些阻碍吧。”

汪哓艾说:“这当然是必需的前提部分。许先生请讲。”

许岩掐灭烟头,接着说:“首先你要选一个恰当的时机,用一个合适的身份进入情报处的办公楼。然后要避开卫兵,打开工藤浦办公室的门锁。进到里面后,你需要打开保险箱的钥匙,还需要保险箱的密码,麻烦的是那个密码每星期都会更改一次。”

汪哓艾说:“只要有人暗中协助,这些问题我都可以解决。”

许岩说:“困难并没有到此为止。因为二楼的那名守卫每十分钟会巡查一次,所以你需要在十分钟内找到那份文件,用相机拍摄下来,把文件放回原位,关上保险箱,离开办公室。最困难的地方是,汪小姐不可能带着你得手的情报走出情报处的大门。”

汪哓艾不解地说:“这是为什么?”

许岩说:“每一个走出情报处大门的中国人所携带的东西,都会被仔细检查的,就算你是日本人,没在军政部门供职同样不可避免。为了避免曝光,胶片不可能当时就取下来,所以带着相机你是无法离开的。”

汪哓艾一时没有说话,过了片刻后才问:“最后一个问题,你可有解决的办法?”

许岩说:“你把相机交给我就行了。我会想办法把它带出来的。”

汪哓艾说:“不是我不信任你,照你前面说的,我没法把相机带出去,你也不行啊!”

许岩长长吐出一口气,说:“我自然有别的途径可以使用。汪小姐想听我的计划,咱们就先从解决第一个问题开始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