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以军对加沙地带哈马斯的军事行动已经持续了10天,1月4日起,以军进入加沙地带,开始了地面进攻,战事升级。这是1967年中东战争以来,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的最大规模军事行动,迄今已经造成1000多人伤亡,巴以局势有进一步恶化的迹象。

针对当前全球关注的这一热点问题,新华网邀请到以色列驻华大使安泰毅,就以色列这次军事行动的原因以及未来巴以局势的走向广大网友关心的问题,进行了在线访谈。以下是对安泰毅的采访实录。

主持人: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哈马斯的军事打击行动持续了10天,已造成1000多人伤亡,其中有不少无辜的平民,包括孩子。国际媒体,尤其是阿拉伯媒体的民众称以色列的军事行动为「大屠杀」,您对此怎么看?

安泰毅:以色列军事行动的目标是打击哈马斯军事武装势力,而不是针对巴勒斯坦人民,它的唯一目标就是针对哈马斯。在过去七八年里,哈马斯不停地对以色列南部,占以色列10%—15%的人口进行不断的威胁、挑衅和轰炸,这些人长期生活在一个恐怖环境里。

在这七八年里,以色列用了各种方法想阻止哈马斯向以城镇发射火箭弹。2005年,以色列军队撤离了加沙地带,当时希望能给加沙带来新的希望、新的未来。但从那以后,哈马斯占领了加沙地带,他们忽视经济发展,给加沙带来了恐怖活动。

6个月以前,埃及尽了很大努力,帮助以色列和哈马斯签署停火协议。协议签署之后,哈马斯发射的火箭弹少多了。去年12月,这个协议到期了,以色列希望能够继续这个协议,但哈马斯不愿意继续,他们违背了协议,开始对以色列进行攻击。

连续8年,以色列南部的孩子们不能睡一个安稳觉,他们的父母也觉得很内疚,不能为孩子提供安全的保护。政府决定要对此作出一些反应,这次军事袭击就是为了能给他们带来安全。

我同意您刚才的说法,就是在这次军事行动中,伤害了一些平民和百姓,哈马斯自己愿意在这个地方发动袭击,不对他们的平民进行保护。这个地方只有350平方公里,大概只有150万人口,他们不断地对以色列城镇和平民进行袭击。

哈马斯决定终止我们签署的6个月的停火协议,以色列政府决定要进行行动。第一阶段进行了空袭,第二阶段进行地面袭击。没有哪里个国家的军队、政府能作出这样的规定,我们要尽量减少对平民的伤害;

但是哈马斯不关心这些,他们让妇女、儿童做人盾,这些平民百姓住在弹药库的周围,以色列军队在轰炸之前不停地打电话,告诉他们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把住在他们房子里生产弹药的人赶出去,另一个就是离开这些地方。但是他们可能没有做到。

这些死亡人数对我们来说,跟哈马斯成员相比,我们更伤心,因为我们没有其它选择,我们要保护我们的人民,我想任何国家都会这样做。

我要强调一点,以色列军队袭击的所有目标只是军事设施,有一个清真寺,但是这个清真寺实际上是一个工厂,这个工厂是制造武器的,如果它已经变成工厂,那它再不可能是一个清真寺,他们不停地用制造的火箭弹向以色列学校、幼儿园进行袭击。

以色列袭击的目标不是针对平民的地方,而是军事目标,但是哈马斯在过去8年里的袭击一直针对以色列的平民、学校和幼儿园。

您可能知道恶性循环这个词,世界媒体一直说以色列针对哈马斯,哈马斯针对以色列,互相之间的冲突是一个恶性循环。实际上在过去的8年时间里,哈马斯不停地袭击以色列平民,我们没有针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意图;

8年来,我们一直在保护我们的公民,我们还在继续做这种努力,用我们最大的能力使损失减少到最小,以达到我们的目标。

主持人:您认为这场军事冲突会如何收场?会爆发全面战争吗?巴以局势将恶化到什么程度?

安泰毅: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我想对于我们的目标,我们有一些看法。第一,为以色列南部人民带来和平。第二,摧毁哈马斯的武装军事能力。第三,和平进程能够重新开始。这个战争也许明天就可以停止,如果哈马斯决定放弃他们的武器,而且声明他们不再使用武力,但是我想这些是不可能的。

我们的军事人员非常辛苦,他们必须保证在过去8年中我们曾遭受的这些武装袭击在未来能够停止。我们是12月27号星期六开始空中袭击的,昨天开始地面战,我们自己受伤人员比预期要低得多。

在过去6个月的停火协议签署期间,哈马斯走私了很多火箭弹,甚至有的威力可以达到40公里远,现在剩下的火箭弹还有这种威力,我们的目标就是全部摧毁这些东西,让他们没有办法再恢复这样的能力。

我坚信这不会发展成全面战争。我把这个称为「军事行动」,不是作为「战争」来看,所以不会发展成一个全面战争。

主持人:对于以色列的这次军事行动,阿拉伯人表示强烈抗议,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和许多国家呼吁双方停火,为什么以色列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但没有停止空中打击,反而还开始了地面进攻,以色列是要通过这次军事行动,彻底消灭哈马斯组织吗?

安泰毅:我们的目标不是说要消灭哈马斯组织,我们的目标非常简单,就是要为以色列南部城镇的人民提供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的军事行动会持续下去,任何反应、抗议或者说法,都不会阻止我们为了达到目标而作出的努力,我们要确保哈马斯不会再有恢复他们军事的能力,我们要保证我们的南部人民不会生活在恐怖中。

我想各位可以想象一下,城镇人民如果连续8年长期生活在恐怖之下,我想任何政府都不会坐视不管。没有哪里一个政府会像以色列政府这样克制自己,在8年时间里这样克制。如果我们的目标达到,这个军事行动就会马上终止。

说到国际反应,有人说以色列和哈马斯是不平衡的抗衡,但以色列是为自己的公民,合法地进行军事行动。我们看到哈马斯对我们国家进行的是恐怖袭击、恐怖活动。国际社会如果想消除恐怖活动,他们应该对哈马斯施加压力,寻求一个新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以色列认为哈马斯有恐怖的思想,他们曾经把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作为人质。我们不应该听有些国家的建议,「不应该攻打哈马斯」听起来好象不错,但你想想,哈马斯8年来一直对以色列方面发动恐怖袭击。

比如3岁孩子,他们从1数到15非常流利,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要用15秒的时间找到一个地方来逃生,他们长到7岁还不知道其它的一些事情,只会数这个数字。

国际社会只是说让双方都要停火,都不要使用武力,但对以色列来说,我们是在使用我们的合法权利,以色列政府在尽自己的职责,8年来我们一直在克制自己,我们对无辜受伤的人民也感到非常悲伤。8年来,以色列政府已经做了很多,世界舆论、意见应该有一个新的考虑。

那边的局势比较复杂,我们的军事行动指挥官正在努力减少巴勒斯坦平民的伤亡,在每次袭击之前,他们都会通过电话告诉平民要离开这些地方,也会通过飞机散发一些传单,告诉他们应该离开。过去10天来,以色列通过各种通道向加沙地带运送了很多卡车的食品、医疗器械,向那边进行救援。

我不是说那边的形势很好,现实情况要比描述出来的要糟的多,哈马斯应该对这一切来负责,但哈马斯实际上没有负这些责。

主持人:不少西方媒体报道说,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事先得到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默许,是这样的吗?

安泰毅:我不想说其它国家的默许或者赞同,我想说理解,应该是非常理解,他们对以色列采取的军事行动的理解。有来自美国的、欧洲的,还有阿拉伯世界的,他们也知道哈马斯是一个恐怖组织,我们必须消除这个恐怖组织,我很高兴看到这些。以色列也知道正在做正确的事情,他们对这些有一个最基本的了解。

主持人:中国有句话,「冤冤相报何时了。」中国人民都希望早日看到巴以之间实现和平,您认为解决巴以根深蒂固仇恨的最好方法是什么?以色列可以为此做哪里些事情?

安泰毅:过去的10年间,我们与巴勒斯坦方面商谈怎么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我们的想法非常清晰,就是两个国家两个民族,一个国家是以色列,另一个是巴勒斯坦国,这是双方都认可的。但是哈马斯不同意,他们不支持我们这样的看法,他们不认可以色列这个国家,但是大多数巴勒斯坦人是支持的。

我们寻求的是这样一个解决方式,就是以色列国和巴勒斯坦国共同存在,我们要为这样的和平进程做更多的工作。我们离开了加沙,就是希望能为加沙带来一个新的未来,能为加沙带来和平,但是哈马斯没有这样做,他们使加沙的局势变得非常糟,责任不在我们。

对我们来说,和平是我们的战略选择,因为这符合我们的利益,我们希望和邻居能和平相处,希望尽快达到这一切。当时以军离开加沙时,我们觉得这是迈向和平的第一步,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哈马斯阻碍了和平进程。

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军事行动,加沙地带的人们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巴勒斯坦温和派组织也能意识到这一点,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我的希望。

网友:您在您的祖国以色列生活和工作时,亲身经历过哈马斯的火箭弹袭击吗?您能和网友介绍一下以色列老百姓平时如何保护自己,免遭哈马斯的火箭弹袭击?

安泰毅:很难描述这样一个家庭,他们连续七八年生活在恐怖中,他们每一分钟都能感觉到或者担心他们的房顶将会受到火箭弹的袭击。

他们的孩子生活在非常混乱恐怖的环境中,不能像其它孩子一样生活在安全的地方,以色列人民已经做了很多克制,父母因为不能为孩子带来最简单、最必要的安全感到非常难过。

这些孩子长期受到恐怖袭击的威胁,比如他们正在院子里开心地玩著,突然报警器响了,他们必须在15秒里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避起来,没有其它办法。如果他们一直受到恐怖袭击威胁—这边占人口10%—15%的人们一直是这样—我们没有其它办法保护他们。

我有一个好朋友,他有10个孩子—这在中国不常见,但他就是这样一个大家庭,他住在很漂亮的海边。有一段录像,他邻居的房子被火箭弹击中了,您可以想象,他们每个晚上都睡不踏实,因为每一分钟他们的房子都有可能遭到火箭弹袭击。

我们需要改变这些,我们有权利改变,这也是我们的职责,我们必须终止哈马斯的袭击。

网友:您的家人现在是否在国内?日常生活是否受到战火影响?最近是否常给你打电话报平安?

安泰毅:我的家人住在以色列北部,他们同样也有这样的感觉,但感觉不是那么强烈,有时候火箭弹会落在离他们300米远的地方,但这次没有落到他们居住的范围之内。

以色列是一个小国,如果一个地方有袭击,那另一个地方也会感觉到。我们的人口只有北京的一半,如果南部遭到这样的袭击,全国其它地方的人也会感觉到非常气愤,比如南部连续8年遭受这样的威胁,我们得改变这样的情形;

哈马斯一直是这样,不停地枪杀和追击我们的平民,我们必须阻止这一切,我们现在正在做这个工作,我们在寻求全世界的理解,包括中国大众的理解,我们在为我们自己而战,要解决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问题,需要改变这一切,这是我们的工作。

网友:你有巴勒斯坦朋友吗?你们私下如何看待两国之间的仇恨?是否影响你们的私人交往?

安泰毅:在以色列80%的人口是犹太人,20%是少数民族,少数民族里大部分是阿拉伯人。在以色列政府里,有部长是阿拉伯人,在外交部,我有个朋友是阿拉伯人,我们像兄弟一样。刚才说到,有上万阿拉伯人在以色列工作,就像家人一样,我也希望和他们的关系能够达到这样。

实际上,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都非常勤劳、非常聪明。我们都非常友好地生活在一起,我想这是我们的目标,是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民的目标。哈马斯毁了这些。我曾经做过以色列驻挪威大使,和那里的巴勒斯坦人一起来抚养孩子,住在一起。

主持人:各位网友,由于时间关系,这次访谈到此结束,谢谢您的关注。同时再次感谢大使先生接受我们的访谈。

安泰毅:非常感谢新华网、搜狐网,非常感谢你们给我提供这个机会,来阐述一下现在中东局势问题。现在是新年开端,希望新年有一个美好的开始,感谢各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