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我从兰站转载过的

11军在老山


11军32师开赴前线向廖锡龙副军长率领的11军前线指挥所报到,11军的第二批参战部队,既接防14军老山防御阵地的部队已全部进入战区。廖锡龙对11军接防老山防御阵地的部队也是比较熟悉的,一年前他刚当师长时就在32师。

11军的第二批参战部队一进入战区,廖锡龙副军长就多次安排32师和91团各级指挥员深入老山前线,侦察、了解、熟悉敌情、地形。廖锡龙副军长同时要求32师和91团开展军事民主,研究打法,面对敌情,进行各级指挥员的模拟训练,通过研究,即使大家心中有底,又增加了制胜敌人的信心;既提高了各级指挥员的作战指挥能力,又有把握完成可能担负的作战任务。通过细致的战前准备,廖锡龙对部队接防老山防御的各级指挥员已有充分的信任,因为这批指挥员大都经过1979年的中越战争血与火的洗礼,有实战经验。

通过近二十天的紧张准备,11军已做好接防老山的准备。

7月26日我11军开始陆续接管老山阵地:94团接管老山主峰方向;96团接管662、6方向;95团为32师预备队;东山方向由配属我11军的边防15团为主的部队负责。7月30日前全部换防完毕。8月4日零时,11军32师三级分别接替14军战区指挥权。廖锡龙副军长率领11军32师、91团接替老山防御任务后,中央军委提出了二十字的作战方针,大意是要求部队要:“顽强作战,长期坚守,寸土不丢、、、、” 。同时,昆明军区在作战会议上通报了敌情:越军自“7、12”对我老山大举反扑失败后,正在调动兵力准备弹药,与我争夺失去的阵地。目前已调集来十个步兵团、十四个炮兵营、另加两个重炮连和5个特工营,总兵力在四万左右,形势相当严峻。军区首长要求我11军部队要尽快熟悉地形,抢修阵地,加固工事,制定多套作战方案,严防死守,对14军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阵地一个也不能丢。并要求,在此期间以防大反扑为主,视情况可拔除敌军扼守的要点,但一般情况下不搞大的反击行动。

11军从14军手中接到阵地后, ,由于14军战斗频繁,工事极为简陋。作为首批接防的部队,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尽快站稳脚根,守住14军用鲜血和生命夺得的阵地。

在廖锡龙军长的指挥下,11军前沿各部队积极抢修和加固工事,防敌炮击和偷袭。廖锡龙还要求在无把握的情况下,各前沿部队不轻易出击,尽快熟悉敌情和地形。由于都是昆明军区的部队,熟悉热带丛林作战,当时昆明军区两个野战军的基层指挥员大都经历过1979年中越战争,有实战经验,接替老山防御任务的11军32师人员的装束和习惯基本上和40师一样,留长胡须,打赤膊等,保密工作做得很好。11军和越军打了4个多月,越军一直以为还和14军40师在对峙.到11军撤离开时,越军广播站还向我前线喊话称呼我为40师118团的官兵们——。当然更不知道1979年中越战争中给以他们重创的昆明军区另一主力团91团已经到了前线,以至于在战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只知道11军在者阴山作战,而不知道廖锡龙率领31师在打下者阴山后,又率领11军32师和91团参加了老山作战。

廖锡龙副军长率领11军32师和91团接替老山防御任务后,要求32师老山方向接管前沿的部队,尽量减少越军不间断的大规模炮击杀伤,保存实力,不要急于拔点和进行阵前出击,而是加紧时间抢修工事,熟悉地形,调整布署,进一步完善防御体系,做好打敌大反扑的准备。待11军32师和91团对敌情、地形基本熟悉后,廖锡龙决定在1175、4高地、拉那口子和老山方向分别进行一至二次阵前出击和拔点作战,以打乱越军在我阵前开展的战壕延伸战术,挫败越军伺机大反扑的锐气,稳固老山防御态势,有利我防御作战。于是,11军制定了三个方向出击作战方案:91团前指率领一个步兵营、特务连、100迫击炮连负责1175.4高地方向;32师在拉那口子和老山主峰两个方向,选择适当时机出击。廖锡龙决定首先以91团1营在老山以东的1175.4高地向南沿山脊方向出击。因为这条山脊上有越军东山观察所,对老山防御构成威胁。 1175.4高地(又称偏马山)位于麻栗坡县船头地区以东,与老山相邻相对、隔河相望,两山之间叫做“拉拉口子”,老山的重要前沿主要阵地,松毛林阵地就正好位于拉拉口子上。从1175.4高地向南往越南境内延伸的山脊上分别是211高地和212高地(8月27日我营占领后改称21、22号高地),越军的东山观察所就开设在这里,从高处往下看,可以清楚地观察到我老山阵地和后方的补给线,老山前沿的松毛林和662.6阵地更是一览无余,为其对我实施偷袭和大规模反扑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对我军坚守老山威胁巨大。老山和1175.4高地之间是一条深遂的河谷,麻船公路从河谷中穿过,北上麻栗坡县城,南达越南清水县。1175.4高地从1980年底就已掌握在我边防15团2营5连手中。1980年该连根据上级关于“骑线点,我军不占敌军就要占,攻击时必然要付出更大的牺牲,应先予以占领或封锁”的指示和“尽快占领边境一线具有战略价值骑线点”的命令,该营5连11月8日20时前完成对1175、4高地的地雷封锁,并随即给于占领,期间他们多次粉碎越军的偷袭。在91团阵前出击取得效果完善了老山防御体系后,32师在拉那方向的阵前出击也在紧张有序的准备着。拉那方向的阵前出击由32师侦察连进行,主要目标是拔除正在向我方掘伸堑壕的越工兵部队。

10月23日,91团2连接到命令,并领到了30个手电筒,命令要求我2连在23日和24日晚上派出一个排,从那马村每十米一个人开着手电筒往偏马村的13号界碑开进,到位后即隐蔽撤回那马村,如此循环,白天睡觉。这时我91团前沿各分队也有所动作,制造出一副要在老山下船头河对岸以东地区进攻的假象。这是廖锡龙军长迷惑越军的计谋,实际上32师侦察连将在船头河以西的拉那口方向进行阵前出击。

10月25月,32师侦察连在96团前沿阵地官兵和师、团炮群的掩护下,在542号高地南侧地域,潜入敌阵,突然发动攻击,虎口拔牙成功,歼敌40余名,并捕俘敌工兵少尉排长1人。整个战斗打得干净利落,我方无一伤亡,受到总部首长的通报表彰,侦察班长李方正被授予捕俘战斗英雄称号。

在老山主峰方向,原计划由96团对968高地的拔点作战,军委迟迟未作批复。此时,与我晚一些进入战区的1军1师和12军36师轮战部队已准备接替11军,进行换防。就在两军准备换防之际,越军于11月18日,连续对我老山主峰方向、拉那方向和1175、4高地诸阵地进行大规模的炮击,1175、4高地的91团我1营阵地还遭到敌萨格尔导弹实施重点袭击。并有迹象表明越军将对我坚守的阵地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为此,军区前指通知,部队推迟换防,做好打敌大反扑的准备。

在此期间,廖锡龙军长要求老山上的11军各部队抓住最后在战场的时间,开展了炮战和前沿分队的阻击手作战,只要越军士兵一露头,就有可能遭到杀身之祸。这种集小胜于大胜的做法搞的越军晕头转向,防不胜防,给越军以极大杀伤。越军也不间断地对我各阵地进行炮击和小规模的偷袭外,但没有发动大规模进攻的迹象。同时,军委也批准了32师在换防前对老山方向968高地进行拔点作战。此举也可为后继部队减少一点军事上的威胁。为确保这次战斗的胜利,廖锡龙军长要求32师、94团两级先后数次修改作战方案,一次比一次更加完善。同时,对确定参战的分队和配属作战的人员,组织他们反复进行沙盘推演,要求参战的每个班、每个排、每个兵都要对进攻的目标、任务,发展方向、协同配合等做到心中有数。

这次战斗,32师所属的师、团、营、连大小口径火炮,事前都明确了各自的目标和任务,准备了足够的弹药,协同方案非常紧密,叫打就打,叫停就停,忙而不乱,紧张有序。从炮火准备到战斗结束,根据步兵的需要,随时支援。尤其是对1058高地的越军,从战斗开始到结束,自始至终处于归属96团直接指挥的33师炮团和96团100炮连的火力压制下,未敢抬头放出一枪一炮。确保了我进攻连队侧翼的绝对安全。

11月27日傍晚94团4连及其配属作战的人员全部整装完毕。11月28日凌晨6、40分,老山战区,万炮齐鸣,撕人肝肺的火炮声弹带着复仇的火焰,划破黎明前的夜空,呼啸着分别砸向越军的各个前沿阵地、指挥所。配合佯动的96团拉那方向和91团1175、4高地方向的前沿阵地也响起了密集的枪弹声。 隆隆的炮声似滚雷般越过老山主峰,密密匝匝地覆盖在越军的阵地上。刚才还在晨霭笼罩下处于一片寂静的敌军阵地,顿时火光闪耀。铺天盖地的爆炸声,密集的枪弹声,仿如一场大的进攻战斗在老山地区全线展开,令越军摸不透我方的真实意图。

在我11军强大炮火的掩护下,32师94团4连的官兵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乘势扑向越军968诸阵地。一个小时之内,全歼该高地守敌。整个战斗打得干净、利落,除几名战士负伤外,全连无一阵亡。占领阵地后,4连的官兵们迅速在968高地布下了大量地雷。10时30分,廖锡龙军长命令94团4连迅速撤离968高地。96团4连2排、1排在封闭了968高地前沿后,于11时整全部撤出了968高地 ,胜利的完成了968高地拔点作战。等越军反映过来对968高地实施炮击时,越军大量炮弹浪费在968高地的空山头上。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廖锡龙在指挥11军移交阵地时打得这一仗使越军摸不着头脑,接防的1军也打心眼里佩服。

11军接防老山后,在廖锡龙军长的指挥下,首先采取稳固14军已得阵地,加修工事,稳扎稳打,炮袭与前沿阻击手相结合的战术,积小胜为大胜,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在无把握的情况下,不轻易出击,待阵地稳固后,分别在1175、4高地、拉那口子和老山方向进行了多次阵前出击和拔点作战,打乱了越军在我阵前开展的战壕延伸战术,挫败越军伺机大反扑的锐气,稳固了老山防御态势,极大地杀伤了越军的有生力量,形成了“稳定既得阵地,适时阵前出击”的一整套积极防御战术,为老山的长期防御作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为后期轮战部队的作战开了一个好头。再一次显示出廖锡龙高超的指挥艺术和对战士生命的尊重,以极小的代价取得大的胜利这是廖锡龙作为一名高级指挥员在者阴山、在老山战斗中最值得书写的一笔。如果说者阴山拔点作战展现了廖锡龙进攻战斗的军事指挥艺术的话,那么老山防御作战则显示出了廖锡龙对防御战更完美的军事指挥才能。

11军在廖锡龙军长的率领下,32师、 91团和33师一部在老山于84年7月26日13时开始于14军换班首批轮战。8月4日指挥配属部队正式接替了14军老山地区防御作战任务,统领老山、者阴山两山地区防御作战,至12月9日将防御作战任务移交第1军为止,历时126天.共毙伤敌l698名,俘敌军官1名,击毁各种火炮120门,军车20辆,摧毁敌各种工事与掩蔽部235个,堑壕989米,并部分前推和扩大了防御阵地,稳固了老山的防御态势,沉重地挫伤了越军的士气,胜利完成了防御作战任务。

从廖锡龙任师长率领11军31师进行者阴山拔点作战,到廖锡龙任副军长、军长指挥32师和91团接防老山的积极防御战,11军是中越战争两山战役中参战时间最长的部队,也是敌我伤亡比最小的部队。不管是79年的大规模的中越战争,还是两山的中越边界战争,11军没被越军抓去过一个俘虏,没扔下过一位烈士和失踪任何人员。79年的中越战争和者阴山我方战后给以了宣传,大家知道了11军,知道了廖锡龙。而廖锡龙指挥11军32师和91团接防老山的防御作战,大家就很少知道了,越军更是不知对手是谁得昏打了4个月。廖锡龙让对手摸不着,猜不透,越军对这位中越战争中新成长起来的中国将军也倍感神秘。


本文内容于 2009-1-7 23:12:19 被4938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