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空军:歼-7助政府军攻陷“猛虎”大本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月4日,攻克基利诺奇的斯里兰卡政府军士兵及中国制WZ-531装甲车。

在经过近一年的激烈交火之后,斯里兰卡政府军于1月2日攻占了反政府武装“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简称猛虎组织)的大本营基利诺奇。斯里兰卡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称,这是对猛虎组织的“毁灭性打击”。那么,斯里兰卡政府军何以取得这次决定性胜利?在经历了20多年的残酷内战后,这次胜利能否带来永久和平?

歼七战机屡立奇功

基利诺奇是猛虎组织的大本营。在这之前,该组织总部设在更北的贾夫纳,但自打贾夫纳1995年被斯里兰卡政府军攻克后,就迁到了这里。

据到过基利诺奇的外国记者透露,猛虎组织在当地建立了4个法庭、一家警察局、几个行政部门、几座雕像和一家博物馆。一家餐馆的四面墙上还刻着称赞泰米尔“国家领导人”普拉巴卡兰的文字。在停火期间,猛虎组织曾领着外国记者和西方外交官前往基利诺奇四处参观,这个大本营在他们心中的分量可想而知。更重要的是,在斯军攻克了基利诺奇后,猛虎组织的领地就只剩下1605平方公里了,其生存空间大为缩小。

这次,猛虎组织之所以放弃苦心经营多年的大本营,直接原因是在彻底丧失制空权后,不断遭到斯里兰卡空军战机的轰炸,并且无法继续阻止政府军地面部队的稳步推进。

据斯里兰卡《每日镜报》披露,上世纪90年代从中国出口到斯里兰卡的4架歼七战机,是斯里兰卡政府军夺回制空权的关键。在歼七战机全面投入作战之前,猛虎组织的“空军”——“飞虎”部队的数架“兹林-143”型轻型飞机频频袭击政府军陆海军基地,一度造成大量官兵伤亡。

2008年9月9日,斯里兰卡空军扬眉吐气的机会终于来了。当天凌晨3时左右,“飞虎”的两架“兹林-143”突袭位于瓦武尼亚的政府军安全部队司令部。斯空军司令部立即下令驻卡图纳亚克基地的第5战斗机中队,起飞3架歼七紧急升空拦截。这是中国战机出口到斯里兰卡后,首次由接受高级训练的飞行员驾驶出战。3时50分许,其中一架歼七的飞行员打开火控雷达,锁定“飞虎”的一架轻型飞机,发射了一枚空对空导弹。几秒钟后,目标爆炸坠入丛林。从此,猛虎组织的轻型飞机再也没有升空,斯里兰卡政府军夺回了制空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月2日,在科伦坡一处空军基地起飞的歼教-7战斗教练机。

2009年1月2日,斯里兰卡政府军攻克基利诺奇后,歼七战机和直升机部队继续对向北方和东北方退却的猛虎组织实施轰炸。斯空军发言人透露,歼七当天重点空袭了试图阻止政府军追击部队的猛虎组织阵地,并成功地协同地面部队攻至具有战略意义的“大象通道”。一旦攻克“大象通道”,就意味着猛虎组织的最后领地——贾夫纳半岛对政府军门户洞开!

在得知政府军攻克基利诺奇后,斯里兰卡总统拉贾帕克萨立即在首都科伦坡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这是一次空前的胜利,是25年来转折性的一战,我最后一次呼吁猛虎组织放下武器投降。”

稍后,拉贾帕克萨亲自到空军司令部向立下大功的空军表示祝贺。而在科伦坡和其他一些地方,大量民众走上街头燃放烟花爆竹,并挥舞国旗,高举空军飞行员的肖像庆祝胜利。

斯里兰卡防长竟是“美国人”

斯里兰卡政府军攻克基利诺奇的消息,立即引起了国际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美国《纽约时报》1月2日报道这一消息时披露,主导这场大胜仗的斯里兰卡现任国防部长乔治·格沙巴亚·拉贾帕克萨,居然是“美国人”!

格沙巴亚·拉贾帕克萨出身斯里兰卡名门望族,其父是该国著名的政治家,叔叔是国务委员,他的哥哥正是斯现任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格沙巴亚大学毕业后意外地选择了从军之路,于1971年4月成为一名军官。1983年至1990年,当贾夫纳半岛战事最激烈的时候,他多次率部参战,并因战功显赫而获中校军衔。

1992年,格沙巴亚·拉贾帕克萨脱下穿了20年的军装,转业到科伦坡大学任电脑工程师。后来,他移民美国并入了美国籍,供职于加利福尼亚一所司法学院,仍从事电脑系统工程师的工作。没人知道格沙巴亚当年为何退役并加入美国籍,但2005年他哥哥竞选总统的时候,他还是从美国赶回来“帮忙”。

2005年11月,当上总统的哥哥力排众议,任命有美国国籍的弟弟为斯里兰卡国防部长。不过,这一任命差点让后者送了命——2006年12月1日,当格沙巴亚的车队经过首都科伦坡的一处路口时,一辆装满炸药的车直冲而来,幸好被眼疾手快的警卫挡住,他才捡回了一条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月4日,进驻基利诺奇的斯里兰卡政府军T-55坦克

强硬手段是制胜秘诀

与斯里兰卡以前各任国防部长不同,对于打击猛虎组织,格沙巴亚有一套强硬且完整的战略:

反恐怖主义旗号让他赢得了国际同情与美国的支持。由于格沙巴亚在美国生活了10年,他很清楚美国政府、媒体和民众的诉求。因此,他通过政府公关成功地将猛虎组织变为公认的“恐怖组织”,五角大楼的将军们也改变了对斯里兰卡政府军的看法,认同了格沙巴亚的强硬手段。据说,格沙巴亚与美国将军们交谈时,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忍受他们太久了,要想有行之有效的政治解决手段,必须先消除恐怖主义。”

打败猛虎组织的战略决心非常坚定。在此之前,斯历届政府对猛虎组织用兵时常常左右摇摆,但现任总统和防长是亲兄弟,立场出奇地一致。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上任时就发誓“要彻底铲除猛虎组织”,防长格沙巴亚也表示“除军事打击外没有其他选择”。兄弟俩的态度如此坚定,以至于国际媒体有猜测说:“格沙巴亚可能是公报私仇,就是想收拾当年差点炸死他的人。”

打击猛虎组织的战术得当。与以往的“闪电战术”不同,格沙巴亚命令政府军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地向猛虎组织大本营推进,将支持猛虎组织的当地民众和猛虎组织成员的活动空间步步压缩,直至其根据地全部丢失。此外,他使用的打击手段也比较丰富,海陆空三方协同作战,切断了猛虎组织对外的联系。

更重要的是,格沙巴亚成功利用了猛虎组织内部的矛盾,特别是东部地区的分裂,从而将对手一举击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月2日,刚从前线返回科伦坡空军基地的歼教-7。

军事手段难保永久和平

然而,国际社会普遍担心,光靠军事手段并不能确保斯里兰卡最终的和平。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斯政府军与猛虎组织在战争与谈判之间多次反复,基利诺奇也曾几度易手,但斯民族问题却始终未能得到解决。造成这种结果的根本原因在于,斯政府和猛虎组织对解决民族问题的立场相去甚远。斯政府的立场是,在单一制国家的框架内向地方适当下放权力;而猛虎组织的最低要求是,泰米尔人聚居区必须享有广泛的自治权。

从军事角度看,拉贾帕克萨总统2005年底上台以来,对猛虎组织展开了史无前例的军事行动并取得不小成果。到2007年7月,斯政府军已取得对东方省的控制权。此后又经过约一年半的战斗,在北方省夺回了约一半的猛虎组织控制区。但是,猛虎组织仍在依托有利地形和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与政府军对抗,这也是过去20多年来政府军始终无法将其消灭的原因。因此,攻占猛虎组织总部并不意味着彻底打败了这个组织,今后双方的武装冲突还将继续。

有专家认为,猛虎组织是由斯里兰卡民族问题派生出来的反政府武装组织,即使斯政府军在军事上取得全面胜利,彻底消灭了猛虎组织,也不等于解决了根深蒂固的民族矛盾。以东方省为例,斯政府军2007年7月从猛虎组织手中收复了该省,随后在当地举行了选举。但东方省重回政府军之手后,暗杀、绑架等恐怖事件依然层出不穷,并没有真正实现民族和解和经济重建。

斯民族冲突几十年的历史证明,单纯军事手段无法解决民族问题。而如何提出泰米尔人和政府都可接受的政治解决方案,才是斯政府面临的真正问题。然而,在军事行动取得较大进展的同时,斯政府在政治解决民族问题方面步伐缓慢。2006年初,拉贾帕克萨总统倡导成立了由各主要政党参加的“多党会议”,希望找到一条各方均能接受的道路。但3年时间过去,政治解决方案至今仍未出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月4日,在猛虎组织控制区腹地作战的斯里兰卡政府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