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施宝案”爆案中案:律师许涛告记者“一元钱官司”败诉

“喷施宝案”爆案中案:律师许涛告记者“一元钱官司”败诉


备受关注的“喷施宝”与日本野村公司合作纠纷多年缠讼,本已尘埃落定,原被错误执行的财产及孳息被裁决返还喷施宝公司。不料再发案中案:代表野村相关的一方律师许涛以媒体对案件相关报道“侵犯名誉权”,状告人民网广西视窗记者张晓鸾,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元钱,精神抚慰金50000元,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日前驳回其诉讼请求。

“一元钱官司”的由来

著名农业品牌企业“喷施宝”与日本野村公司的纠纷始于10年前。1999年,野村集富果第二、第三投资基金与王祥林、“喷施宝”子公司宝时公司签订《购股协议》和《股东协议》,约定支付600万美元购买宝时公司增发的股权。后因种种原因合作告破,双方签约由王祥林和宝时公司向第二、第三基金返还520万美元,在履约过程中发生争议,后经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仲裁,王祥林一方向第二、第三基金支付410.59万美元。

仲裁生效后,香港居民陈镇洪以第二、第三基金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向南宁市中级法院申请执行,于2005年4月北海市中院受委托查扣了喷施宝公司名下的轿车、房地产、机器设备及所持的上市公司股票。双方再次缠讼,官司打到广西高院后,2008年1月广西高院撤销了南宁中院相关裁定,对已执行给许涛个人的财产依法执行回转。

这一历时近10年,搀杂各种因素,过程“山重水复”的案件,引起媒体高度关注。2007年月12月19日,人民网广西视窗刊载网络中心记者张骁鸾的文章《最后博弈:谁动了喷施宝2400万元股金》;引述喷施宝董事长和法律顾问李建用的陈述,披露在野村公司退股撤资执行案中,北海中院制作两份同一当事人、同一案由、同一案号的“阴阳裁定”,向双方当事人送达内容不同裁定书版本,以及法院在“许涛未取得合法代理资格,将股票直接裁定给许涛”。2007年12月20日,在广西高院举行听证会后,人民网又刊载张骁鸾的文章《日本野村公司无故缺席广西高院听证会 喷施宝认为此案导致公司损失6000万元》,援引相关部门材料称:“许涛将股票变现得款24022335.81元人民币后立即汇给李明1025万元,其余转到许涛本人的北京账号上。”

2007年12月26日,张骁鸾所在单位人民日报驻广西记者站收到了担任陈镇洪委托代理人律师许涛所在的北京市国联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函》,声称新闻报道“透露了许涛女士分配执行款项的有关内容”,“非法透露了许涛女士的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秘”,两篇文章“诽谤收款人陈爽是许涛女士的丈夫,但事实是陈爽并不是许涛女士的丈夫”,“严重侵犯了许涛女士的名誉权”。

2008年1月22日,许涛律师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请求法院判令张骁鸾和第二被告、广西北海喷施宝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祥林,第三被告、广西北海喷施宝有限责任公司法律顾问李建用“在人民网上向原告赔礼道歉,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元、精神抚慰金5万元并承担案件诉讼费用”。

执行纠纷案的来龙去脉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分别于3月、7月、12月三次开庭,并派法官到广西调查案情。

引发名誉官司的这两篇文章披露了什么样的案情呢?

据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出示的广西高院2008年1月8日的决定书,在陈镇洪以野村公司第三基金法定代表人向南宁中院申请执行时,其它联合清算人并没有向陈镇洪出具授权委托手续;陈镇洪申请执行,其国外公证文件与我国仲裁机关裁决书所确定的法定代表人不一致,其《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没有加盖野村富集果第三投资基金的公司印章;陈镇洪申请执行时,仅提供裁决书复印件,亦未提供野村集富果第二、第三投资基金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

这份决定书称,查明北海市中院受南宁中院委托查封喷施宝公司的轿车、房地产和股票过程中,于2006年11月16日作出的(2006)北执一字第70—1号民事裁定,同一当事人、同一案由、同一案号出现两个日期、裁定事项、裁定内容不同的版本,一为打印件,一为手写件,送达当事人。打印件写明转让被执行的民生银行股票3430001股的所得价款及冻结期间的孳息转到法院;而手写的裁定书却写明将这些上市公司股票“共计23461206。84元直接抵债给许涛”。许涛当时以野村集富果第三投资基金代理人的身份向北海市中院请求执行,未按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履行相关公证、认证手续,代理不符合法律规定,事后补办委托代理手续,但公证机关出具的公证文书并未证明陈镇洪有权代表野村集富果第三投资基金对外授权。

广西高院这份决定书撤销了南宁市中院接受陈镇洪申请执行作出的裁定,并指令北海市中院对执行给许涛个人的财产依法执行回转。据此,南宁市中院作出(2005)南市执字第95—1号民事裁定书,认定陈镇洪不是适格的申请执行主体,对其强制执行申请一案不受理;北海市中院也撒销了“阴阳裁定书”,双方当事人在规定期限内均未提出上诉。

而后,山田裕司以个人和第三基金名义,向广西高院上诉,广西高院作出(2008)桂法执字第6号民事裁定不予受理其执行申请;山田裕司与第三基金不服,向最高院申诉,2008年11月11日,最高院作出裁定书,以“适用法律不当”,撤销了南宁市中院(2005)南市执字第95—1号民事裁定以及广西高院(2008)桂法执字第6号民事裁定。

法院判决:被告不存有侵害原告名誉的故意

原被告就文章中对这一执行纠纷案过程的表述,进行了辩论。法庭审理后认为,《最》文中称“有人涉嫌假冒……身份申请强制执行……”,针对的是民事裁定书的申请人陈镇洪,而非本案原告。喷施宝公司的确曾向公安机关提出控告,且已立案侦查,张骁鸾采写稿件时并未获知案件撤销,故表述具有相应依据。被告对原告不具备债权人授权的表述,并没有侮和诽谤原告之词语。而关于执行款,原告没有提出相应证明第三被告李建用的陈述与事实不符,公布其去向不属于侵犯名誉权的构成要件;文中提到原告之夫为“陈爽”,与原告出示的结婚证不符,但作为对执行纠纷的报道,对其亲属关系表述错误,不属于侵犯名誉权的范畴。

法院还认为文章中 “……此案暴露了涉嫌执行诈骗等问题”中的“涉嫌”词语,是根据所搜集到的民事裁定书“案号相同但内容不一致”、被告向公安机关控告的事实,怀疑案件中可能存有问题,是可以理解的;而在该段落中,没有涉及到原告的姓名。原告与第二、第三被告都是野村公司与喷施宝公司执行案件的当事人,属于利益矛盾的双方,王祥林、李建用接受采访时对事实的陈述,是基于其对案件认知的角度出发,并非刻意贬损、侮辱对方人格,不应认定为侵犯原告的名誉权。

判决书称:原告作为律师,对于当事人在相关诉讼中关于案件发表的言辞,应具有职业上的容忍态度。故认为被告不存有侵害原告名誉的故意,原告亦未举证该报道导致原告的名誉受损的后果发生,驳回许涛的诉讼请求并承担150元讼诉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