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金陵晚报》消息,南京师范大学经济专业毕业的女大学生张某,到位于南京市集庆门大街某装饰材料公司应聘时受到严重侮辱。她面对四个男性招考人时,其中戴眼镜的突然问道:“你今天穿的内衣是什么颜色?”张某惊得目瞪口呆,以为听错了,应了一句:“对不起……我没有听明白。”谁知,“眼镜”立刻清清楚楚地再问:“你今天穿的什么颜色内衣?”张某告诉记者,她当时感觉非常羞辱,就像当街被人掀了裙子。由于情绪激动,她立刻站起来说:“对不起,我没有义务回答这个问题,而且我认为你需要向我道歉。”可招考者没一个道歉,还强行把她赶走。面对记者时,该公司负责人诡称这是“诚信测试”。肆无忌惮地打探应聘女子的内衣颜色,有这样的测试诚信的吗?分明是在进行侮辱和猥亵。


于是乎,南京集庆街这家装饰公司立刻就臭名远扬,被所有文明正直人士所鄙视。四个男招考者,公然问一个应聘女大学生“内衣颜色”,以测试诚信为幌子大搞*。光天化日下,招考者的“流氓”未免耍得太放肆!该公司以为别人都是弱智,其实弱智的正是他们自己。那不着边际的敷衍搪塞,根本就遮不住自身昭然的淫胆色心。对女大学生张某而言,没被这家公司聘用应该是值得庆幸的。否则,若误入这家惯于骚扰女性、淫风邪气炽盛的“流氓公司”,不被那条条“色狼”给撕扯吃了才怪!


一个单位在招聘人员时,若以文明健康方式考察来者“诚信”自然无可非议。但决不能用侵犯应聘人隐私权,甚至是赤裸裸的*方式,比如上述那个装饰材料公司。无须讳言,男招考人问应聘女性的“内衣颜色”,非但是在挑衅和羞辱,而且具有浓重的调戏和亵渎意味。要在面试的短暂时间里,判断人的诚信与否根本是不可能的。而以应聘女性所穿的“内衣颜色”测其诚信,更显出逼问者的荒诞和无耻。


是否回答本属自己隐私范畴的内衣颜色,同一个人的诚信度没有必然联系,不可能衡量一个人的诚信或不诚信。退一万步讲,即使应聘女生忍侮含辱地回答了自己“内衣”的颜色,是否就能证明她一定诚实守信?谁知道她说的是不是实话?几个男招考再淫心荡漾,也未必敢当众过去检验证实吧?如果真的如此,招聘现场岂不成色狼色鬼的猖獗之地?因此,用“内衣颜色”检验人的诚信,完全是无稽之谈。是在为进行的*狡辩抵赖、掩人耳目。


表面上看,是座落于集庆街的这家装饰公司,通过“考问”应聘女大学生的内衣颜色进行*。实际却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今女性就业环境的恶化,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不能再放任这种借招聘和面试之名、行骚扰和猥亵之实的劣行。要以惩处骚扰者来警告其潜在的“同类”们,世界上没有那么好占的便宜,必须让他们为自己的流氓言行付出代价,从而减少和抑制*这种危害女性身心的恶浊之风。假借测试诚信,要应聘女性回答“内衣颜色”的*丑行,当予以抨击和谴责。



本文内容于 2009-1-7 20:42:42 被姜文兆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