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女人啊你的名字不叫弱者<三>....

一直觉得凯琳的经验跟我比较相似,家庭环境也是,所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是跟她说,就拿她的话来说,搞得两个人都像个怨妇一样,,哈哈..


她是家里三朵金花的老末,从医的父亲比较不会受到农村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影响.含辛茹苦把三姐妹拉扯大,大姐二妹也上完大专.好象她父亲还不大满意,所以,把希望都寄托到她身上.所以一直很努力,高中三年,一直是级里的一二名,脾气好,甜甜的笑容还带有酒窝,身材比较娇小.应该是不少男生的梦中情人,深得老师们的疼爱.三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如愿考上了一本..


都说大学时代不拍拖,会一生遗憾,凯琳不想遗憾,成为人们口中的书呆子,所以凯琳拍拖了,是同班的高高个头的潮汕地方的男同学,两人在一起,凯琳就是标准的小鸟依人.看着凯琳收藏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相册里他们曾经的留影,是的,曾经是很快乐的一对!


四的大学生涯很快过去,再三考虑后,凯琳决定和男友一起考研.那时双方父母都知道他们的关系,都有在读研毕业后,准备结婚.两个标准的白领,一起努力一起奋斗,然后过上幸福的生活.她应该要这样的...


只是,就在研一,就在两个人美好地憧憬未来的时候,,老天和她开了一个玩笑,一个很残忍的玩笑.一向健康的凯琳,得了红斑狼疮...晴天霹雳.凯琳不敢相信是一切是真的,但从死门关走过一回后,在看到注射了抗生素以致身体严重变形的时候..凯琳知道,是一些是真的.老是就是这么残忍.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地摆在眼前,她相信,也许,这是她的命...注定的!


生病期间,男友是做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相信这也是凯琳能挻过难关的动力和精神支柱.医学的发达,家人朋友的精心照顾之下,凯琳没有像痞子蔡书的蝴蝶一样孤独地飞走,,坚强的她而是更加面对现实,因为她知道,因为这个病,原本报考公务员的她,是不能实现了,趁生病休养的时候,自学了会计,因为她觉得以后自己的身体不适合做太劳累的工作.会计,也许会适合她自己.只是因为身体抵抗力的下降,经常生病,但比较以前,好多了...


可能讲到这里,大家都觉得,凯琳遭受的痛苦,应该要结束了.他们应该相互搀扶地幸福地生活下去..风雨过后,应该就要见彩虹..共渡过患难的一对恋人,心应该更加要在一起.现在物质化金钱化的现实社会里,患难见真情的事故,总能让我们冷漠的心能获取暂时的温暖.可现实中,风雨过后,可能更有无尽的黑暗和困苦.


凯琳的男友是家中独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别在男尊女卑思想比较严重的潮汕地区.凯琳生病的事情传到男方父母的耳朵里时,他们觉得,以凯琳现在的身体状况,拖累他们儿子不说,说不定还不能怀孕生小孩.于是原来已经接纳凯琳的他们,突然反应他们的交往.刚开始,顾及以往的情面,找种种借口来分开他们.眼看无效..两位已经没有理智的老人使出杀手锏--要么要她.要么要我们!逼着他们的儿子作选择.作为高知识分子,凯琳男友知道,在这个时候离开凯琳,从感情,道义上来说,也讲不过去,甚至还会让自己背负铁石心肠的坏男人的名分..六年的感情,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只是事情坏就坏在,,他,,是一个孝子..


在父母的压力和面对现实生活的困境,他妥协了,开始借用工作忙为理由,三不五时的失踪,手机关机..在一起时总是抱怨现在的他两手空空,这不是他应该过的生活,也给不了她幸福...正常的女人听到这样的话,都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何况因为身体原因而特别敏感的凯琳..她知道,这个男人将要离开她了,,那时心里只有无奈,没办法,她的想法是,自己的身体这样,她也不能拖累他一辈子,只是她觉得,六年的感情,不舍得放下..也在怀疑,为什么他可以这么快放下这六年的感情.难道,这六年都是假的吗?男人也说,只要他还在广州,他还是会照顾她的..呵呵,讲得很好听,自尊的凯琳,是不会要这施舍的怜悯的..


要断就断得干脆,,元旦前把凯琳自己所有的东西搬回自己的住处,,最后一件是她的电脑.在收拾电脑台的时候,她跟我说,我们拍拖是从电脑开始的,他和我一起去买的.从它开始,以它结束...我知道她很无奈,心里很难受,,只有拍拍她的肩膀..晚上睡觉时,只觉得她翻来复去,,问她,怎么了..凯琳说,,听我同学说,他过完年就要结婚了,,要家里父母介绍的,,前段时间老关机,就是回家相亲去了...


有点冷...


第二天和同是单身的海蓝在绿林地叫了两杯咖啡,聊了一下午,,天花乱坠...讲了很多很多...从同学到同事,从同事到同乡,,从男人到女人,从工作到生活,从家庭到未来...毫无重点,但是只记得我们两强调的,,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生活,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开心!今生的一切,你浓我浓也好,肝肠寸断也罢..在奈何桥上喝下孟婆汤的一瞬间,都会化成乌有...曾经苦苦追求的东西,到头到反而成来活生生的讽刺..


是的,,女人,你是水做的,但你的名字并不叫弱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